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凉帝

更新时间:2020-07-13 03:24:07

凉帝 连载中

凉帝

来源:落初 作者:张锟 分类:玄幻 主角:陈凉小陈凉 人气:

主角叫陈凉小陈凉的小说是《凉帝》,它的作者是张锟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情义玄幻王朝争霸热血江湖】这是一个庞大而又气势恢宏的故事。少年从小城镇走进江湖超一流门派,然后与江湖、庙堂之上纠葛不清。棋盘纵横十六道落定子,庙堂江湖四十州起风云。这一切或许是天意而为。那么少年便逆天而行。(一名文青的梦想之路!)书友交流群:28296634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道拳影打过来,毫无防备的许啸觉得鼻子一阵自内而外的酸痛,然后从鼻孔里开始哗哗流出液体来,从唇齿上滑过跌落在地面上,一滴一滴接连不断,地面上犹如开起了血红的花儿,比起天边那抹残阳更加鲜艳甚至惊艳。

陈凉知道现在是跑不了了,而且挨打也是跑不了的,所以他就没有介意那些境界高于自己的人,毅然决然的出拳了。

这一段时间的变态炼体,陈凉手臂上的劲力较于之前自然也是飞速暴涨,这些全都被许啸的鼻子承受下。

所以从鼻子间传来的巨大痛感让许啸眼角处不由自主地闪烁起泪花,唇齿间流过的液体让许啸心里愤怒又带着恐惧。

他以为被许朝如扔死狗一样扔在地上的陈凉不会出手,毕竟他带了这么多人来,然而他想错了,想错的代价就是忍不住痛苦的嚎叫。

他甚至想起了上次在巷弄中被陈凉虐打,他出身富豪许家,是许家的嫡房少爷,自小便荣宠万千,可以说从未受过皮肉之苦,顶多也就是许家家主也就是他爹恨铁不成钢的怒斥。然而现在的他竟然受了两次皮肉之苦,或者直白点说被人打了两次,而且两次还都是同一个人。

许啸一边受着鼻间的痛苦,一边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疼痛而颤抖地怒喊。

“啊!”

“给我杀了他!”

最先动手自然是许朝,不过动的并不是手,而是脚,因为此时的陈凉还是趴在地上。

这一脚踢出去的格外用力,许朝心里有点晦暗的心思,上次在那间房里被刘以渐一拳轰飞,虽然说刘以渐有着他没曾想到的境界实力,被一拳轰飞也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是这种丢脸的事情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心里追究起来,无论身份还是境界,刘以渐自然不敢去想,那么这一切自然全部算在了陈凉身上。

这一脚是许啸哭喊出来的报复,何尝不是他许朝自己的报复。

陈凉一拳打过去后就对接下来的事情有所防备,甚至在决定打出那一拳之前在心里就已经有所演算。

所以在许朝这一脚踢来之前,陈凉便身形敏捷闪躲到了一处。

许朝这一脚自然踢空,甚至这用劲过猛踢空后的重力不稳差点让他出丑地趴在地上,好在毕竟是入了第九境,一丝玄力自体内玄府而出,稳住了身形。

躲过这凌厉的一脚后,陈凉手掌猛地拍地,以地面为支撑后迅速站立起来,他在心里大概演算出了许朝的攻击,却忘记去演算一旁的几名陌生的面孔。

陈凉身形刚稳下来,耳边便传来一道劲风,身形马上随之而动,或闪躲开去或迎面防御。

但是对方的出招速度远远大于陈凉的反应,蕴含着极强的劲力和玄气的一掌打在背后,陈凉整个人由不得自身地被轰飞起来。

之前踢空的一脚已经让许朝恼羞成怒,见陈凉被一掌轰起,玄府中玄气迅速抽离,而后一股玄气在虚空中形成一道道带着纹理的透明浪潮。

有浪潮声哗哗,有拍岸声啪啪!

夕阳下,一道以陈凉身形的弧线划过,由高处缓缓落下,还未落至地面,一道浪潮哗哗而过把将至地面的陈凉拍打而起,一道未止,虚空中紧接着又一道浪潮哗哗而来,拍打在陈凉身上,发出类似于拍打岸边的啪啪声响,只不过因为拍打的是**,声音显得较于闷沉。

浪潮中的陈凉感觉很疼,腹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疼,很疼!

第二道未止,第三道如约而至!

……

整整接连不断拍打了六道的浪潮才偃旗息鼓,陈凉闷哼一声,喷溅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从最后一道中滚落地下,然后浑身如同碎裂一般疼痛的难以动弹。

许朝这惊浪诀仅仅拍了六道浪!

其实他在这段时间里已经悟到了第七道浪,他没有用第七道浪,其一他认为六道浪足以解决,或者可以说这就是他这个第九境与第三境的天地差别,其二陈凉不能死,倒不是说许朝突然心生善念,想着放陈凉一马,而是还没有到陈凉死的时候。

因为许啸!

许啸捂着早已经肿大起来的鼻子走到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陈凉前,不过还是刻意的保持出了一定的距离,虽然说现在的陈凉已经动弹不得,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许啸还是心有忌惮。

大概是因为鼻子的肿痛,许啸不想开口说话,所以隔着些距离从喉咙中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吐到陈凉那张已是灰尘和血渍的脸上。

过了几息后,大概是百分百确定了此时陈凉已经没有动弹的能力后,他才走的更加靠近了些,然后抬起脚踩在陈凉的脸上,踩在刚才吐到吐沫的地方,然后腿脚用力的揉捏。

这只脚揉捏累了,便换上另一脚踩踏。

浑身动弹不得的陈凉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久,许啸才收回那只脚,然后慢慢蹲下身来,说了一声:“不会把你打死,这次就到这里了,以后慢慢来。”

……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天边那抹残阳仿佛已经到了极限,如血的色泽更加深沉,或者可以说是悲痛了半边天。

在这条显得僻静的道路上,沐浴着残阳的陈凉依旧趴在那片地上,这具身体动弹不得,但是思绪足以飘动千里万里,不过此时的陈凉并没有思绪万千,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睡一会儿,因为睡着了,就不怕眼角处的泪水忍不住会涌出来。

委屈感充斥着这个仅仅十六岁孩子的眼角。从小没有父亲母亲,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叫过,但是并不是说他不渴望去说这两个字眼,他也想像城镇中那些孩子一样有了委屈能够和母亲父亲说说,从两位至亲那里得到了慈祥的安慰,哪怕是一次。

可是仅仅一次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坚强了十几年!

然而他今天,现在,特别想哭,很简单的道理,就是因为委屈!

不是委屈受到的侮辱,而是委屈受了委屈永远没有机会去和父亲母亲说。

“陈凉!”

然后,然后陈凉耳边传来了很一道很熟悉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