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强婚霸爱,二婚娇妻深深宠

更新时间:2020-07-14 05:07:01

强婚霸爱,二婚娇妻深深宠 连载中

强婚霸爱,二婚娇妻深深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人生路远 分类:玄幻 主角:裴唐宁 人气:

火爆新书《强婚霸爱,二婚娇妻深深宠》是人生路远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裴唐宁,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婚当天,丈夫抛下她自己一个人跑去慰问怀孕的前女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我是哪儿不如他的意?”乔安西顶着喧闹的重金属音乐站起身扭动腰肢,“身材不行吗?”

犹如葱白一样的双手抚上被酒精烫红的双颊,“还是奇丑无比?”

隔着窄小的方桌,乔安西凑近唐宁。

浓重的酒精味喷吐在唐宁的脸上,“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乔安西扬手将唐宁的手打掉,“那他为什么要逃婚?”

“呕~”醉态频出的乔安西干呕一声,推开唐宁的手,“我得去趟洗手间。”

转头,乔安西却在洗手间前拽住了酒保的领子,“‘鸭子’呢?给我找个‘鸭子’!”

被钳制的酒保面露尴尬,虽然这事在酒吧中再正常不过,但这么不加掩饰明目张胆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慌忙将口袋中的钥匙交给乔安西,“您上楼稍候。”

乔安西摸扶着墙壁上了楼,钥匙在门前掉落,再站起身时就看到虚掩的房门。

她摇晃着大刺刺地倒在床上,口中喃喃说道,“安子谦,这次我要让你尝尝被戴绿帽子的滋味!”

淋浴声止住,浴室的门开,围着白色浴巾的男人走出。

赤膊着上身,精壮的肌肉怒吼一般似乎要从手臂上挣脱出来。

还未擦拭干净的水珠,顺着皮肤纹理滑落。

裴景炎用毛巾擦拭湿发,光着脚径直坐在床边。

在他毫无准备之时,一个力道将他扑倒,裴景炎顿时被压得动弹不得。

刚要反击,伸手却触到一副火热的身体。

同时浓重腥臭的酒精味扑面而来,“酒吧的效率真是越来越高了!”

乔安西眯着眼,笑嘻嘻地摸了摸裴景炎的脸。

并且一路向下摸去,裴景炎顿时急了,“喂!你干什么?”

乔安西摸索一阵,潮红的双颊顿时荡漾起一抹傻笑,“找到了!”

接着不管三七二十一搂着裴景炎的脖子,“咔咔”就是两张照片。

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裴景炎呆愣地瞪大了双眸看着趴在自己胸口之上的女人。

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裴景炎见多了,可像乔安西这样的疯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在裴景炎发怔的间隙,乔安西用了十足的力气搂着他的脖子,似是安慰一般地说,“没事就一会儿,钱我出十倍。”

闻言,本就不悦的裴景炎更是蹙紧了眉头。

话语之间已猜出大半,这烂醉如泥的女人定然是将他当成“鸭子”了!

乔安西摇晃着,将手机调成视频模式。

涨红着脸打了个酒嗝,用搂着裴景炎脖子的手轻拍他的脸颊,而后在视频中笔了一个中指。

“安子谦看到了吗?‘鸭子’!”说着,乔安西用两指轻捏裴景炎已经黑成锅底的脸颊,拽出难看的表情,接着用手轻拍了两下,眯着双眸用无比低沉的声音说,“今晚我就睡了他!”

听到这里,裴景炎终于忍受不住奋力挣脱。

“扑通”身上的人径直掉下床。

被推倒在地的乔安西没有丝毫不快,脸上挂着笑意,仍在鼓捣着手机。

而后翻身坐起,盘着腿笑嘻嘻地向裴景炎晃了晃手机,“发出去了。”

裴景炎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看来有必要叫保安来一趟了。

见他不悦,乔安西努力睁大双眼正色道,“你是我见过最帅最帅的‘鸭子’。”

这话一出,裴景炎的面色彻底挂不住了。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乔安西估计已经死了一万次。

裴景炎转身将衬衫套在身上,欠身去拨前台的电话。

突然房门被一道大力推开,磕在墙上反弹回来。

裴景炎一手拿着听筒扭头望过去,就看到一人犹如踩了风火轮一般进了门,劈手夺过裴景炎手中的电话挂断。

又一阵风般将地上烂醉的人架起来,毕恭毕敬鞠了一躬,“对不起,我朋友心情不好喝醉了,多有得罪。”

裴景炎面色如尘,可对方已经把话说成这样,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没成想被架着的人急了,挣扎着不肯走,“唐宁!我还没给钱呢!”

这下,唐宁是真得尴尬了,她恨不能将乔安西捶晕扛走。

只见眼都睁不开的乔安西一副极认真的表情,转而绽开如花的笑容,“我忘了问多少钱。”

“还站着做什么?不赶紧过来帮忙!”唐宁抬头向门外寻求帮助,酒保很快进门与唐宁合力架着乔安西往出走。

“就是他。”乔安西迷糊着瞅着身边的人,“给我找的‘鸭子’!干得漂亮!”

唐宁无奈,简直是交友不慎,她甚至能看到从乔安西口中喷出的飞沫。

走到门前,乔安西紧抓门框扭头冲内里的人叫嚷,“帅哥留个联系方式,我好把钱打给你。”

“安西别胡闹了。”唐宁小声斥责,拉扯她始终抓着门框的手。

一旁帮忙的酒保也冷汗直冒,欲伸手扛起乔安西。

立在房中始终黑着脸的裴景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缓缓走近。

一把将乔安西扬着的手机夺过,迅速在键盘上输了几位数,而后丢进乔安西怀中。

在众人毫无反应之前,房门“砰”地一声被合住。

呆愣的乔安西再次挂上傻笑,“相信我,我乔安西向来不会食言!”

酒保已吓得两腿发颤,再不敢多耽误一秒,扛着仍在赌咒发誓的乔安西下了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塞进出租车。

经这么一闹,裴景炎湿漉漉的发倒是干了。

他瞧着手机上的未接电话,半晌才露出一抹冷笑。

关于安子谦逃婚的传闻,裴景炎倒是略有了解。

据说他本人已经到了现场,却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置新娘和所有宾客于不顾落跑了。

世家婚姻多半是因利益而生,很少能遂了本意。

令裴景炎没想到地是这安子谦倒有几分骨气,竟做出这样的事情。

转念想了想刚离开的女人,裴景炎再次皱起眉头。

经她这么一闹,连夜转机回来异常疲惫的裴景炎竟毫无睡意。

“小林,帮我查一个电话号码。”

“我想知道她到底是谁。”说话间,裴景炎的黑眸不断闪烁。

起身踱步到窗前将虚掩的窗彻底打开,有风吹进来。

多年一直搁在裴景炎心中的事,渐渐浮上来,很多事情是该有个了断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