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风烛焰

更新时间:2020-09-17 20:37:55

风烛焰 已完结

风烛焰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果实 分类:玄幻 主角:兰卡安娜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果实原创的玄幻小说《风烛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兰卡安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风,扰人欲摧;烛,燃于篱下;火,热之蔓延。生与死,名与暗,爱与恨,草草编织——于这世界之下,扰乱、腐蚀、散播,最终形成脏兮兮的一团,而我们在这纷乱中生长,细微的总也感受不到张狂着来自整个世界的一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警告过他,可他不听。”祖文解释。 汗宁坐在桌子一旁,自刚刚开始神情就开始凝固下来,并且好像还要持续很久的样子。 “祖文,你看清楚了吗?他真的进森林里去了?” “安娜,我说过了,我没有看见——不然我不会让他踏进去。”说完,他带着十分疲惫的身子在屋子中找了一处坐了下来,“我只是猜想,而且士兵每天巡逻的时候也经常会看见他跟萨米人一起,而且时常出入森林。” “这件事你也知道吧?安娜,你很清楚他每天都在干些什么。” 安娜点点头,然后将头垂下,孱弱的目光暴露出来,并在眼线中逐渐开始闪光。 “父亲,我们不去找他吗?” 汗宁依旧愣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间缓过了神,“你说什么?” “我们该尝试一下,无论结果怎样……” “父亲,我觉得或许可以从那几个孩子下手。”祖文说,“如果能找到那个时候和兰卡在一起的那些孩子,可能还会有些线索。” “是啊。”安娜说道,然后突然目光坚定地说,“我想我大概知道那几个孩子的家在哪。” 整个萨米人的部落十分简陋,在这个区域之内,几乎找不到任何值得称赞的文明所在,目及之处都是木头,泥沙,粪便,干草。他们唯一显得与动物不同的是会采集一些果实储存,同时也会做一些简单的播种。但他们所种出来的东西汗宁到现在依旧觉得不习惯,因此所有食物和备品都是从弗洛兰迪城用马车运过来,在那稍微平坦的没有森林的覆盖道路上,一次也需要半天时间才能到达。 这些人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同时过的也相对平稳,每天只是吃饱喝足就够了,就算几乎没有吃饱喝足的时候,至于蔽体的东西也往往是看见什么便用什么。大概自从这些人诞生开始,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难,这让所有人几乎都生活在一种表面上聚合在一起但实际上却十分散乱的“独居生活”。洛克伐人踏足这里的那天,他们就像看见几只鸟飞过一样。而对洛克伐人来说,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像是肮脏的泥坑,即没有心思占取这个地方,也没心情打他们脏了自己的武器。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洛克伐人经历了太多苦难,如果并非大的危机或是非常值得夺取之物,他们根本无心应战。于是,这些外来者带着人马车辆,以及各种还留存下来的用于生存的东西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这里一路穿过,尽管经历过各种悲惨,却没有人对这里的一切有丝毫羡慕之意,可见他们的原始程度如何了得。 安娜带着父亲——而后还有祖文跟着——从泥巷中穿行,在经历了几个弯之后到了最终的目的地。 这一家的结构与其它的萨米人建筑没什么不同,围墙木头打的桩子,上面糊上泥土。但由于雨水的关系,泥土被浇落,在地上堆起一大堆。而那些木桩有的生了许多枝条,甚至于有的已经长成了一棵小树。 从这些地方看来,这个家建立的并不算太早。 这座房子跟那堵毫无用处的围墙一样不值得一说,完全是相同的构成,只不过屋顶上覆盖着一些防雨的茅草而已。院子中凹凸不平,因为长久没有降雨而产生了尘烟。一些干草堆在墙角,还有一些散乱的木柴,所谓的田园作物跟各种杂草充斥在一起,能顾使用的果穗也十分干瘪,失去了应有的生机。 屋子的房门实际上是半开着的,屋子里面则很暗,为了解决这一点,房间的窗子往往是用一块大洞代替。实际,这些人大概都不知道窗子是什么,而在这里洛克伐人也找不到制作玻璃的材料,只能用树条编制替代,即便这样,也比那种裸露的状况要好得多。 这家人似乎并不在家,汗宁率先推开门,见里面尘灰许多,不知是否这一家已经荒废了。就在这时,屋子外面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他们便从屋子中迅速出来,门口正站着一个目瞪口呆的脏兮兮的孩子。 安娜和祖文相互看看对方,然后躲到两边,汗宁从两人中间穿过,仔细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周围。以萨米人简单的语言问了他几句,在对方紧张干涩的吐出几个字之后他转过了身,对他自己的两个孩子说道:“你们回家去,我会处理这件事。” 事情实际并没有汗宁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尽管这个孩子答应带他去找自己的小儿子,但他还要求带上另一个伙伴。而时间已至下午,步行的话会浪费很多时间,并且,本来他想尽可能将此事隐秘处理掉,但他心里却有一丝怪异的紧张感,这让他最终做了一个并不太讨好他个性的决定。 在马匹备好之后,他带着两个自觉比较信任的卫兵贾姆和蒙塔上路了。其中一个孩子坐在贾姆前面,而自己则带着另一个孩子,由村落的入口下了森林之中。 整个村落存在于一个比较平缓的山坡上,但从远处去看,这里并不能被称作“山”,这个地带更像是萨米人的开拓者给森林地带剃了头一样。杂草,时不时窜出的树木,仿佛早已将这个“黄土盖”打破,让人认不清这里到底是人类所居住的地方还是一片正要试图回归的森林。 汗宁没有继续回望,眼前有更急迫的问题等着他。按照马背上孩子的指示的路线,骑马一点达不到臆想的速度,从外面到森林深处的过渡很快,排除玛杨河流域,其余的地方草木疯长,几匹马就算在主人的各种催促下也显得十分谨慎,又似乎是不敢踏入这块森林。 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汗宁的马首先感到了异样,在各种灌木的包围中,他们不得不牵马前行,而他并未抓紧手中的缰绳,将视线锁在那个打头的孩子身上。就在这时,那匹马甩甩马头,很容易的将缰绳挣脱,然后转过头去,随即向来的方向跑去。 因为汗宁的爱马首先挣脱了缰绳,这让贾姆两人抓紧了缰绳,但又走了几步之后,它们也开始变得急躁不安,甚至一步也不愿再往前踏一步。 “等等!” 贾姆面前的孩子很快地向前跑了几步,跟上了第一个孩子,然后两人诧异的回头看着他们。而在这时,另两匹马也相继挣脱了,不紧不慢地往家的方向走去,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看,但是始终没有停止脚步的意思。 “回来!”蒙塔大喊,没有任何结果。 “让它们回去吧,我们继续。” 两位卫兵表现的很诧异,但也不想违背长官的命令。 于是,在两个孩子的带领下,他们继续前进。 很快,那段难走的塞满杂乱无章的灌木的地带过去了,他们来到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地带。草已不像先前那么茂盛,只是偶尔有那么几簇,花朵因为毫无遮拦也在阳光下展露出来,芬芳感令人沉醉。而地面上松软的包裹着苔藓的地皮和乱石则给人一种异常干净的感觉,汗宁朝天空看去,这里的树木并不像其它地方的那么遮天蔽日,树藤与光线阴阳参差交错于空中,宛如仙境一般的效果似乎也证明了这个地方的古老,那盘曲的树干好像比几代人的历史更加绵长。 尽管眼前变得宽阔许多,但他们发觉自己能看见的地方仍在少数,或者这印证了这样的景观也占据了很大的一片,不是说几棵造势的老树扫清了这一小块地带,显然这里属于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地带,而根据马的反应,可能还是一块难以逃脱的处境。 两个人纷纷察觉到这种平静的异样感,长剑持于手中,稍有动静便会转过身去,但最终发觉只是几只鸟在树藤上跳动的影子而已。相对的,两个孩子表现的却平静得多,汗宁注意到这一点,并没有掏出武器。 几个人分散的漫步于阳光透射的帘幕中,对光影的转变也异常敏感,而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这让人不停的在心里打着颤,尤其是贾姆他们两个,显然已经丢掉了身为一个士兵应有的勇气。 “贾姆,蒙塔,收起你们的武器!”汗宁对他们说道,然后用目光暗示了一下。 这时两人才发觉两个孩子已经落了他们很远,于是他们赶忙将剑收回鞘中,向前快步跑了起来。 两个孩子从一颗老树跟前停下,当然或许也不能算太近。他们在等待着汗宁几个人跟上。 “这是什么?他们要给我们看什么?”这里除了一棵树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汗宁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棵树,而那两个孩子的意思也确实如此,没有其它可疑的地方。至于这棵树的后面,则是一些相同的树木。他并没有急于去问他们问题,而是对眼前的一切再次审视了一遍。这棵树并不算粗,但沟壑纵横的树皮证明了它的历史,在它的半人高的地方自然缠绕着一些树藤,树藤的尖端垂下。树冠至高无比,这些树木的高度甚至高过他刚刚遇到的树木的两倍,在那树冠深处厚重的叶子在沙沙作响,沿着高空将声传下,一种油然而生的惧畏感让他冷不丁地向前跨了了几步。 “长官?”两个卫兵疑惑地看着眼前,然后紧紧守住自己身边的两个孩子,仿佛生怕他们两个逃脱一样。 汗宁用粗糙的手在树干上摸了一把,潮湿的树皮上也略略生了一层红褐色的藓子,同时还夹杂着其它各色的他所不了解的东西。接着,他又抓起了树藤,然后向上一拉,眼神不知不觉注意到了地上的几根碎了的黄色的草绳,然后—— 他蹲了下来,似乎再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比眼前的这个东西更能证明一切了,兰卡的确来过这里。汗宁捡起那根匕首,匕首上沾的露水还没有干去,同时刀刃上还有一丝微红的类似血液的东西。 匕首的柄上雕刻上了一个难看的名字:兰卡。 汗宁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一个匕首,显然是兰卡从家里的某个地方搜出来的,再或者就是他姐姐给他玩的。这个孩子将匕首上原有的漂亮的雕文卸下,然后夹上了两根半圆木头,还雕上了自己的名字…… 想到这里,汗宁一阵悲哀拂过,他看向后面,两个孩子纷纷摇头,而且他们的表情也突然变了,由原来的生涩变成意料之外的恐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