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这天道我不干了

更新时间:2020-10-29 16:57:33

这天道我不干了 连载中

这天道我不干了

来源:落初 作者:笔名清自在 分类:玄幻 主角:李三师尊 人气:

火爆新书《这天道我不干了》是笔名清自在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李三师尊,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天道我不干了!罢工!去下界种种田,钓钓鱼,调教调教小徒弟,调戏调戏小红颜;跟石头谈人生,跟溪水讲大道。你我有缘,送你场造化!罢工天道带徒弟去主世界修仙,去末世打丧尸,去小世界打电竞……啥都干,就是不怎么干正事。见过御加特林飞行的仙人吗?脚下一边突突一边飞。小徒弟家仙子:“我家仙尊去了趟虚无后便越来越不正经,一开始只是穿着像乞丐,我们也没当回事,可后来更是疯疯癫癫,穿着怪异不说,更高喊着名为‘德玛西亚’的奇怪口号出府而去。我们都觉得仙尊是中邪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的高了,眼界自然也就宽了,看到的也就多了。如初始村村民这般普通人可能穷极一生都无法了解大山外的世界;如明晓仙尊一息万步,一步万里,一念可覆盖整个大界,一念可探天外天;再如天道穹天道御,强如明晓仙尊甚至更强者想要探索的虚无不过是其掌中弹丸。未知的虚无之外不知又是怎样的世界。

“这间房子本是我儿的婚房,可他说他想去大山外面的世界看看,不止我儿,那一代人不少,十里八村近小百号人,喊着寻仙的口号、竖着求道的大旗,一起,离开了世代生存的大山。你来自大山外面的世界,依你看,他们能够成功吗?”

“山海相依,鱼虾羡山远眺之,一线之隔仅能远眺,越过既是崭新世界,亦是毁灭。”

鱼虾仅能羡山而不能进吗?并不是,时代变迁、纪元交替,无尽时光中它们能够进化出适应陆上生存的能力,它们能够走出深海,他们亦能走出大山。他们需要一个带领他们迈出那一步的人,以及可以迈出那一步的契机。穹有道可以是契机,但绝非那个人。

“这个很难说,要看个人的天赋与机遇,土埋的麒麟出了土可大方光华,可若土中埋的是石头,无论到哪它都是石头,哪怕雕成麒麟,它依旧是石头,是不一样的石头。除非有高人指点,点石成金;或遇仙人化石成灵。”

可即便路遇高人,人家凭啥去指点一块毫不相干的石头,有缘?那得挫成啥样才会跟石头有缘,指点只耗子也比一块石头强。朽木不可雕,顽石不可化,得闲成什么样才会跟石头讲大道?也不是没有,比如……某天道。

砂石本无灵,山海本无智,却硬是被闲到*疼的某天道闲出了灵智。曾言:“有修无类,大千万物皆可入道封正!”

初始村中央的广场上世代供奉着他们的图腾,那就是一只石灵,于大山之中经历无尽岁月而衍生出的灵智,已达化形程度,它守护着初始村的村民,就连村民惧怕的吊睛白额虎与柳瞳蓑鳞蟒见到它都要绕道而行。

可惜,村长的儿子没那个机遇,与其一起因向往大山外面的世界而离开的人都没那个机遇。寻仙求道?有什么仙、什么道,能比得上天道?

唉!为何都想去到外面的世界?上达神域根源,下至大山村民,都向往着外面未知的世界,既然想出去那就出去吧,待大千世界自衍入正轨,本天亲在为你们在虚无之外开辟一处域外战场,让你们玩个够。

村长再道:“小伙子来自大山外面的世界,可曾见过仙人?”

“仙人?没有。”穹有道摇头,他所塑造的前半生从未与所谓的“仙人”有过任何交集。

“嘿嘿,其实我们这大山里就有尊仙人,我还跟仙人说过话呢,你若是有机会遇到,说不定你也能迈入仙人之列。”村长的语气中透露着无比的自豪,能与仙人有交集那也算是有仙缘了,凡人看来仙缘加身可保一生无病无灾,殊不知他们口中所谓的仙人也有生老病死。

“大山之中有仙人吗?”穹有道喃喃自语。

是啊,大山之中有仙人,可又何止一尊。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十万大山资源丰富一片沃土,天材地宝数不胜数,山外仙人谁不眼馋?可按照游戏套路剧情,新手村的附近定有着强大到令人发指的支线副本,等级不够无法开启,村民口中的十万大山,在山外仙人口中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山外山,界中界——藏界山!

这里,是连此界界主都不敢涉足之地!而今山中藏天道,藏界山已是大千世界第一副本!

传说藏界山中内含脱凡晋升之道,不少卡在瓶颈者冒死入山,久之山中聚集了不少村民口中所谓的“仙人”,他们大多都在大山边缘处活动,鲜有深入者。能走到初始村这个位置的,勇气可嘉,当奖励晋升机会。

“我还是算了,仙人哪是我这种平庸之辈可以遇到的,就算遇到我也没那个天赋。修仙啥的,靠机缘,咱没那个命。”穹有道摇着头,他前半生的设定视仙人如蝎虎,避之不及又怎会趋之若附。一切随缘。

“说的也是,若有那命就直接出生在仙家了,何须生在大山碰运气。”村长叹口气道。

也不能这么说。生在仙家就命好了吗?只不过高罢了,论修仙靠机缘,生在仙家可见不到天道。论命,山中村民可比山外所谓“仙人”的命好多了。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这鱼竿与葫芦一并赠予你吧,这河里的鱼可肥美了,想喝果酿可以随时来找我,不过下次可就不是白喝喽。”村长晃悠着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将手中鱼竿递给穹有道;穹有道接过鱼竿并未起身,仍盘坐青石之上目送村长离开。

“山,是好山;水,是好水;人,也是好人。活人不该为生计发愁,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穹有道举起手中葫芦又是一口酸甜果酿,晃着手中葫芦,听着葫中果酿见底的声响若有所思。

很快日落西山,霞飞九霄,初始村的村民在河边聚集,在河的下游,距离穹有道的住处有很远一段距离。

天色不早,穹有道收起鱼竿,拎着葫芦沿河畔顺流而下,若所料不错,今晚应该还能从村长那讨些果酿。

果不其然,今晚篝火旁畅饮,男人们都喝酒,只有妇女跟孩子喝村长家的果酿,这回可便宜穹有道了。看着村长家挑来的一桶桶果酿,孩子跟妇女又能喝多少,既然今晚畅饮,那剩下的果酿穹有道可就不客气了,不过不会白喝的。

好心的大木在忙完手中活的第一时间去找穹有道,可惜去晚了一步,穹有道已经提前出发了。大木携妻子匆匆赶到时,正见穹有道站在篝火旁侃侃而谈,讲着大山外面的世界。

穹有道是这场盛宴的主角,村民们围坐篝火旁,而穹有道站在篝火前,一只手里拎着葫芦不时地喝一口果酿;受热情村民们的邀请,来讲一讲外面的世界。

看着穹有道被篝火映红的身躯,隐约勾勒出金色轮廓,大木心中不仅感慨:“不愧是我有道兄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