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原天录

更新时间:2020-11-29 13:42:06

原天录 已完结

原天录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淡淡的妖气 分类:玄幻 主角:苏牧林道 人气:

淡淡的妖气新书《原天录》由淡淡的妖气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牧林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易经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南梁国最南边陲,横卧着一道蜿蜒起伏南孤山系。再往南则是苍翠满目,人烟罕至的荒蛮十万大山。游尽孤山日夕微,暮色重重人间炊。峰回路转疑无路,或见从中一枝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仙人这么瞧得起自己,怎么带!

苏原看到若兰腹部,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殷出,赶忙撕开身上袖口,打成长条,包裹住伤口。先把毫无生机的小七扛起,又把若兰抱在胸前,刚走几步,看到地上横躺着一把铁剑,犹豫了一下,蹲下去,顺手捞了起来。

意识外放,寻个好走的方向就跑,这一跑就是一个多时辰。

现在真跑累了,渐渐放慢脚步。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力大?还是仙人本来就轻?

看到前面有个矮山洞,一个接着一个,把二位仙长抱着进去。山洞很小,而且很黑,这些丝毫难不倒苏原,意识外放能看得一清二楚。

小七身上有两处致命伤,气息全无。若兰胸口微弱起伏,呼吸得很轻,伤口在右腹部,鲜血殷红了大片的外套,淡绿色和淡青色光泽弥漫在腹部。

苏原猛然想起绿岛的植物,也是发着类似光泽,只不过颜色不一样。

玉牌上显示,红色是火属性,褐色是土属性,若兰说她是水木属性,看来水木就是绿色和青色。小七浑身没显示任何颜色,一种悲痛瞬间侵袭而来。

不能再等了,苏原看着昏迷的若兰,心横丹生,拎起铁剑,握着匕首,钻出山洞。要去找发出同样光泽的灵草,说不定对若兰有效果。

苏原将意识外放到极限,撑得头脑有些发涨。朝着十万大山方向走了两个时辰,也没见到一株发着光泽的灵草。不死心,十万大山就在咫尺,飞奔而去。

前面就有一株!可惜颜色是淡黄色,这应该是金属性灵草。这株灵草被苏原移植在绿岛空间,玉璧闪烁连连,金丝竹,荒级下品金属性灵草。

有一株就会有第二株!苏原往十万大山深处继续前行。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株发着青光的植物若隐若现。绿岛玉璧又一次闪烁连连,朱雾叶,荒级下品水属性灵草。

再找一种木属性灵草,立刻就回!

好运接连而至,向阳花,荒级下品火属性灵草;黄岐山参,荒级下品木属性灵草!

必须赶紧回去,看看能不能医治若兰。

山洞内,苏原喘着粗气,赶紧观察若兰的伤口,还好,青绿二色光芒还在,只是黯淡了不少。该怎么弄?苏原摄出朱雾叶和黄岐山参,想起孤苏门哪些亡命之徒常用的金疮药来。看来要嚼碎,贴在伤口上。

扯开包裹伤口的衣袖长条,血糊糊一片寻不清楚。拿起匕首割破若兰的外套,该死!里面还有一层。不再犹豫,双手奋力撕开内衣。

“撕拉!”

平滑白皙的小腹,精巧的肚脐,完整地呈现在眼前,一股处子幽香如兰似麝,混着血腥味,惹的苏原口干舌燥,就觉得鼻孔痒痒的。这就是女人啊!多莫美好的向往。刹那间想起了亲娘,苏原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滴答!”

这是什么流出来了?鼻血!

自己的血怎么冒着乳白色光芒?洞内漆黑一片,苏原意识一直外放,看着这一滴鼻血,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伤口上。乳白色的光芒顺着伤口,和青绿二色交织在一起。青绿二色仿佛得到养分,光芒似乎强上一丝。

真有效?眼前事实不似作假。苏原咬紧牙关,攥紧拳头,对着鼻子狠狠来了一拳。鲜血滴答滴答落下,乳白色光芒无孔不入,滋润着青绿二色。

包扎好这边,还有另一边,撕开后,苏原忍不住看了看腰下那道沟线,不需要再补一拳,鼻血流的更多。

好吧,还剩下几滴血,跑到了小七身边,低头滴落在伤口。

良久,丝毫没有效果。

苏原悲痛地抱着小七,任由泪水流淌。

“小七仙长,一路走好......”

十万大山某处山谷,一道袍老者席地而坐,正在闭目养神。忽然,对面山林中跌跌撞撞跑来一人,跑到在老者面前,匍伏拜倒。

“赵师叔,情报有变!流水涧有三名内门弟子,弟子刺杀两人,受了重伤,赵师兄他......他已仙逝!”

来人正是被苏原唬跑的那名道袍年轻人。

老者猛地睁开双眼,精光四射。一把抓起年轻人,厉声说道:“我儿赵焱纳气五层修为,你才四层,为何唯你独活!”

道袍年轻人一双贼眼滴溜溜转动,狠下心来说道:“弟子和赵师兄设下埋伏,先击杀金花娘娘七弟子,然后再击杀上官若兰。哪知道流水涧大师兄屠云霄突然出现,绞杀了赵师兄。弟子不敌,重伤逃回。”

似乎屠云霄是个狠角色,老者脸色阴晴不定,脸色立刻变得几分慈善,和颜悦色说道:“你这番功劳莫大,师叔定要在宋掌门那里替你美言几句!”

道袍年轻人大喜,赶忙叩首,就在这时,老者眼角露出一丝凶光,单掌猛地举起,狠狠击打在年轻人后脑。年轻人挣扎几下,一命呜呼。

“屠云霄!此仇不报,我赵炳儒誓不为人!”

老者取下年轻人腰间数个储物袋,略加检查,一个纵身,消失在密林之间。

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山洞里,苏原躲了三天,饿了就偷偷出去摘些山果充饥,渴了就用皮囊接些山泉解渴。

若兰师姐伤势虽然稳定,却又发起高烧。苏原心急如焚,先用山泉沾湿了布条,搭在额头,丝毫不起作用。最后一狠心,借着洞口余光,闭着眼睛将若兰脱个精光,用山泉反复擦拭,体温慢慢降了下来。

“冷......好冷......”

若兰隐约喊了几句。

苏原急忙意识外放,只见若兰脸色发白,嘴唇乌紫,用手碰了碰额头,又滚烫无比。

“若兰师姐,今日无意冒犯,若是度过此劫,苏原甘愿受罚,要杀要剐随你!”

苏原悄声说完,退去外套,将赤裸滚烫的若兰抱在胸前,又将外套包裹严实后。

为何如此难受!苏原闭眼想起了亲娘,体内那股燥热慢慢平静。

若兰渐渐停止了呻吟,脸色有了一丝红润,呼吸也逐渐均匀起来。

苏原松下一口气,连日的担心和操劳,早就疲惫,这就放下心来,转眼进入梦乡,哪知下阳锤却不自觉抬起,顺着玉门而入。

若兰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穿着单薄的衣衫,在旷野奔跑。漫天雪花飞舞,寒风彻骨。刚好看到一池温泉,赶忙跳了进去,温暖的泉眼汩汩流淌,惹得人浑身上下舒服。

就在此时,梦醒了。天已正午,借着微弱的光线,模糊地看到苏原和自己紧紧抱在一起。

“啊~~~”

一声惨叫,充斥整个山洞,苏原立刻被惊醒,就见到若兰满脸的惊恐和泪水。

“若兰师姐,你......我......”

“快闭上眼睛,放开我!”若兰呼吸急促,哪有力量推开苏原。

苏原不敢张开双眼,摸起地上的外衣套好,耐心等待。一阵窸窣的穿衣声后,传来轻轻的哭泣声。

“师姐,我......”

“你给我闭嘴!不要喊我师姐!”若兰愤恨地说道,话音刚落,若兰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小七。

“小七,小七,你怎么了!快醒醒~”若兰急切地呼唤。

“小七仙长,他死了!”苏原再也忍不住悲痛,痛哭起来。

若兰一阵眩晕,摇摇晃晃跌倒在地。

等到若兰清醒过来,苏原将匕首和铁剑摆在若兰脚下,诚恳地说道:“仙长,我知道您肯定听不下去,恳求您一定要听我解释。师姐被歹人暗算,昏迷了三天,一会儿喊热一会儿喊冷。苏原不忍心看仙长遭罪,又不敢生火取暖,大了胆子用体温帮仙长取暖。我苏原做事问心无愧,要杀要剐随你!”

“呸!好一个问心无愧!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得很!”若兰无比愤怒,忍不住爆了粗口。

“苏原就做了这些事情,若是违背良心,天打雷劈!”苏原刚说完,又觉得不妥,好像雷劈没有效果,又补了句:“被牛肉面撑死!”

哪知这句话逗乐了若兰,扑哧笑开了。

“你到底是袁苏还是苏原?哎!都是师姐的孽缘,你知道你夺走了师姐的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