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界之箭雨神风

更新时间:2021-04-22 13:52:00

异界之箭雨神风 已完结

异界之箭雨神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做墙等红杏 分类:玄幻 主角:戈尔弗林 人气:

《异界之箭雨神风》作者:做墙等红杏,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戈尔弗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少年手持神箭,可射落日月星河,破千万大军,无坚不摧,不可匹敌,让世人闻风丧胆,堪称一代无敌箭神。到最后,才发现但是属于他的修真之路这才刚刚迈出第一步,但是相信那结局已经不会是难题,更不会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阵阴冷地微风轻轻吹过弗林地脸颊,使得他感受到一股凉爽之意,可是此刻弗林却没有一丝清凉地意思,反而额头上却布满了层层细汗。一阵脚步声传来,使得弗林眉头一皱,“该死的,难道又有消息传来了吗?”“大人,神使大人已经到低音城外了,同行的还有数人,而且他们还有……”说话者吞吞吐吐地,让弗林感到一阵恼怒,但是紧接着弗林脸上却露出大喜之色。“原来不是魔殿那方面的信息。”弗林长出了一口气,在丝皮斯戈尔与逐鹿魔芋刚刚与百里飘风发生争斗的时候,现已成为低音城的城主,早已掌控周围各种大小信息的弗林,自然听闻到风声,只是弗林却没有坐看俩虎相斗的喜悦,不但如此,反而自听到丝皮斯戈尔与魔殿发生争斗时却愁眉不展。为什么?自神使回神殿找寻帮手,暂时离开之后,弗林越加感受到自己这方高手的不足,这个时候,魔殿和丝皮斯戈尔双方,争斗的结局不论是哪一方胜出,下一个遭殃的都会是他弗林!有些时候,鹬蚌相争,渔翁也不一定得利啊。“你说什么?神使回来了?”弗林一脸喜色地望向眼前的传讯兵,看他语气吞吞吐吐的,顿时一脸不快,“快说,而且什么?难道神使是重伤回来的?”现在弗林最怕他依仗的人物有所损伤,虽然知道这个世界上能伤神使的人不多,甚至没有,但谁知道会不会又从哪里冒出一股诡异的力量敢阻击神使,毕竟城中那股势力和城外魔殿的势力都是最好的例子。“神使没有丝毫损伤,只是神使带回来……”传讯兵有些迟疑地望向眼前的城主,但看城主已经由刚刚一脸急色,转变成面色红润的正常人,才大着胆子说道,“可是神使不仅自己回来了,而且他还带回了几艘战争级的星际战舰……”“什么?你说什么?神使居然带回来了星际战舰,而且,而且还是几艘?”弗林听见这话,顿时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要知道战争级的星际战舰可是只有各个星系中的帝国才能具有的。一个中等规模的战争级的星际战舰舰队,光是一年的修缮保养费用,就相当于整个纳西城的税收的六成以上,不过舰队带来的经济效益也是非常惊人的。要知道星际战舰可不光是在战争之中才有作用,平时的时候,星际贸易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这里要说明一下的是,不论是叫纳西城还是叫低音城,其实都是一个地方,在音域星的官方文献里,曾经有过这方面的记载,古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一个叫做纳西族的部落,后来渐渐发展成为今天的城市规模,随着这个星球被命名为音域星,这座城市在官方的文献之中,也被命名为低音城,但是人们还是习惯于将这里叫做纳西城,毕竟如今生活在这座城市之中的人们,绝大部分都还是纳西族的后代。战争级别的战舰换成往常,可是弗林想都不敢想的东西,要知道音域星虽然是三个高科技为主的星球之一,但是像战争级别的星际战舰远远不是弗林这样的边缘副城主能够得到的。即使以前的低音城的城主也是不可能掌控的,整个音域星除了那高高在上的五大帝国,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养的起这种级别的战舰!看见弗林有些微微发愣,传讯兵不禁微微轻咳一声,“是的,城主,神使他们的确带回来几艘战争级别地星际战舰,这是神使刚刚在门口吩咐我向您转达的……”“啊?神使已经到低音城了吗?”弗林听见这话,惊疑的看了一眼传讯兵,在他想来神使估计还在城外,未在城里,但现在好像神使已经回到了城里,而且就在自己府门外。“是的,城主,神使大人现在已经在门外等候着您召见。”传讯兵语气极为快速的说道。“那星际战舰可是停靠在府门外?”弗林问道。“那到没有,据神使大人说,星际战舰现在停留在音域星的外太空。”“那还等什么?还不随我去见神使大人。”弗林训斥一声,快速的走出了城主大厅,向着府外快步走去。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传讯兵。巍峨地低音城主府门前,此时除了静立在俩旁身披盔甲的武士,还有着原本就在弗林府上住过多日的神使,只是此时几个神使一脸恭敬的站在一个老者身后,像是老者才是几人的首领。如果这一幕,让那些星系帝王看见,恐怕会惊讶无比,什么人能让神使如此恭敬?莫非世界变天了?“神使大人在哪里?神使大人在哪里?”随着一阵语气急速的话,弗林快步走出了城主府。“哈哈,弗林大人,您好。”原本和弗林有过交情的一位神使,自人群里率先迈出一步走出来说道。弗林听见说话声,向着说话之人看去,同时脸上急匆匆的表情早已不见,眨眼间就换成一股和蔼的笑容,“哈哈哈,神使大人您回来了,真是想煞弗林了,自从神使大人一走之后,弗林真是坐着不安稳,睡觉也睡不好,日日思念大人您啊。”“呵呵,大人客气了。”神使谦虚的笑了笑,转身向弗林介绍道:“大人,这是我师伯,龙脊真人,在神殿中也可算是有数的人物之一,一身法力强横之极,这次能请他老人家出山,大人所谋之事,必定是十拿九稳了。”弗林惊疑的看了看老者,然后躬身施礼道:“弗林见过大人,能见到神殿中的高层弗林今生足以为傲。”脸上一片诚恳之色。“大人谬赞了,呵呵,龙脊不过是神殿中小人物而已,当不起高层啊,呵呵。”龙脊看着弗林向自己行礼,微微躬身还了一礼,和蔼地道:“对了,大人这次来你这里,我们可是给你带来一份礼物啊,呵呵,希望大人您能喜欢。”“哦,能让大人称之为礼物想必不凡吧。”弗林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几艘星际战舰而已。”龙脊脸上却没显示出异常神色,一副淡淡地表情。“什么?真的是星际战舰?”弗林一阵惊叫,虽然早已经明白龙脊要送的东西是星际战舰这种好东西,可是被他当成黄粱一梦,不敢奢想,可是眼前这位神殿高层已经许诺,想必这事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看到弗林脸上显露出地神色,龙脊恰到好处地点点头,“自然,呵呵,的确是星际战舰,哦,对了,大人你要是想要看看它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动身前去,现在他就停留在音域星的外太空之中。”低音城,魔殿处……刚刚被圈入异度空间中的丝皮斯戈尔,在看着身旁地黑风十九煞被凌空摄走,空中幻化出地众魔图像,面露焦虑,只是身为魔殿四方长老,他也不是平凡之辈,面对异变,一身法力催动起来,全身被笼罩在一股淡绿色的光芒之中,堪堪抵住异度空间的幻象攻击。“百里飘风小友,暂歇住手……”丝皮斯戈尔一身法力通玄,虽然是个聋哑的残疾人,在这个时刻,居然还可以利用法力,直接将自己的意图传递出来,在场的众人,几乎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精神传音,这虽然不是声音,但是却比直接的声音还要清楚明晰。虚空中一阵沉默,根本无人理会丝皮斯戈尔的话,如果硬要说有,可能只是众魔地怪笑和少数人凄凄惨惨哭泣声。“百里飘风小友,今日我等此来绝无恶意,逐鹿地话只是一时心急之言,还望小友不要往心里去。”丝皮斯戈尔利用精神传送‘喊’出这话之后,沉默一阵,继而又道:“如果逐鹿有得罪的话,还望小友看在往日地情面上海涵一二,丝皮斯戈尔不胜感激。”空间突然转寒,一时之间,狂风呼啸。雪花洋洋洒洒地飘了下来,虚空中光芒连连闪烁,百里飘风真身自光芒中闪烁而出,“呵呵,刚刚小子闭关未出,众魔情急之下将前辈圈在此地,还请前辈见谅。”嘴里虽然如此说,只是百里飘风却没有任何阻止这场争斗地意思,现在魔殿一方已经征战,如果凭借现在的实力将丝皮斯戈尔一行人留在这里,岂不是更好。“无妨,无妨。”丝皮斯戈尔连声说着,只是马上又道:“小友可否看在丝皮斯戈尔薄面上将逐鹿一行人放出。”百里飘风眼神闪烁不已,洁白色地雪花,将百里飘风脸照映地洁白无比,想了一阵,百里飘风迟疑道,“前辈……”“我知道这样做让小友很是犯难,毕竟这空间是合计数十位修真者的力量汇聚而成,一旦中途强行停止,阵中人会有不小地损伤,只是,还望小友看在往昔的情份上卖丝皮斯戈尔一份薄面。”丝皮斯戈尔看着半空漂浮地百里飘风,语气有些哀求地说道:“如今魔殿剩余地人已经不多,如果逐鹿魔芋与黑风十九煞折损在这里,那么我魔殿在无抗衡神殿地有生力量……”百里飘风沉思一阵,良久才开口说道:“那么,听长老的意思,是为魔殿着想了?”“为魔殿着想,那是丝皮斯戈尔义不容辞地责任。”丝皮斯戈尔大义盎然的说道。两人之间的交流,一直是以精神层面进行,在其他人的眼中,只是看到两人虚空悬立,对面相视许久,也不见动手,情形颇为古怪。半空漂浮地雪花,随着丝皮斯戈尔地话音一落,霎时间停止,百里飘风的身影瞬间又向上升了一截,“那么,如果我让你认我为主,你会愿意吗?将我推送到魔殿的首领位置,让我带领魔殿打破神殿赋予我们身上地枷锁,挣脱神殿的掌控!”说完话,百里飘风眼睛直盯在丝皮斯戈尔地脸上,让丝皮斯戈尔一阵错愕。“这个……”丝皮斯戈尔面露迟疑。显然对于百里飘风的提议有忌惮之意。“你就说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得了。”百里飘风断然一挥手,将丝皮斯戈尔将要说的话埋葬在肚里。丝皮斯戈尔沉默一阵,良久,仿佛是下定了决心,抬头看向才说道“百里飘风,让我认你为主,断然不可能,如果你不将逐鹿魔芋放了,今日我将与你不死不休。”在丝皮斯戈尔看来,如果将百里飘风捧为魔殿之主,以他张扬的性格肯定将自己与魔殿带入万劫不复深渊。话罢,一股气势徒然从丝皮斯戈尔身上传出。百里飘风没有细看丝皮斯戈尔身上流露出地气势,伸手将身边飘落地雪花接住,眼看它在自己手上慢慢融化,才又继续的说道:“现在如果你与我战,你说谁会稳胜?”“天时、地利、人和都被你占了,自然是你稳胜,不过就算你能胜,但我也会让你付出足够的代价!”丝皮斯戈尔语气极为肯定,似是已下定决心,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呵呵呵,西方长老说笑了,真要细算下来的话,小子还是隶属您的那一派,又怎会加害长老您呢。”百里飘风曾接过西方长老一块木牌,真要算起来他的话也并无过错,百里飘风笑了笑,他又接着说道:“可是我现在已经自立门户,而你带人强行闯入我的领地,如果您不留下点东西,这可让我无法向手下交代啊,呵呵,长老您说是吗?”“你要要什么?哼,不会是我们地命吧?”丝皮斯戈尔哼了一声,想来是已经不耐烦。“其实也没什么,既然你不愿臣服于我,而且也是来我魔殿强抢秘籍,那么您不介意将自己修炼地秘籍留下吧?呵呵呵。”百里飘风说道这儿,轻松地笑了笑,然后又接着道:“当然,如果您不想交的话,外面那二十个人我都会让他们永远长埋在这里。”“如果我将秘籍给你,那你就将我们这些人统统放掉?”丝皮斯戈尔看着悬浮在半空地百里飘风,疑声问道,“小友此话当真?”在丝皮斯戈尔看来,秘籍虽然重要,但是逐鹿魔芋与他的手下对他来说更为重要,他们是魔殿的支柱!如果支柱一倒,那么魔殿的实力最少会下降四分之一!虽然说秘籍对自己来说也同为重要,但是拿出于魔殿实力这种大事上一比较的话,将显得渺小之极。“我所说的当然算数,前辈难道还信不过吗?”百里飘风表情淡漠地回道,“现在看来,你只能赌一堵了,看看我所说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呵呵呵,当然了,我也可以给你时间考虑考虑,只是外面那些人的生死也会随着你考虑,会随时而死。”伴随着百里飘风的话,虚空地外面又响起几道惨哼声,如元婴哭泣,可为惨烈无比,丝皮斯戈尔听声就能辨别出,那是黑风十九煞中的几个。“好吧,我地秘杀真音可以给你,只是还望等我回到住所后,再送给你,你也应该知道像这种秘籍,我是不能随时带在身上的。”丝皮斯戈尔似是下了很大决心,抬头看向半空的百里飘风说道。百里飘风处于半空之中,耸了耸肩膀,一脸淡笑没有接话。“好吧,算你赢了。”又是一阵沉默,伴随着周边丝丝的惨叫声,丝皮斯戈尔率先开口说道。“呵呵,长老能识大体,实乃魔殿之福,天下众人之庆啊。”百里飘风笑呵呵好的在半空说道。一阵摸索,丝皮斯戈尔在怀中掏出一本早已泛黄小楷书,略微心疼的看了看,然后扔向半空中的百里飘风,百里飘风接过之后看了看,确认无误后,才笑着对四周的空间喊道:“解除空间禁制,放他们出去。”虚空中略微晃了晃,空间突然爆破,丝皮斯戈尔看到黑风十九煞连同逐鹿魔芋在内的二十人,见那空间已经产生大片地缝隙,全部身影爆起,窜出这片空间。只是原本与他们纠缠的,百里飘风肉身连同众魔却没有阻拦之意,一脸大笑得看着他们鹿魔芋在内地二十人狼狈的身影。“后会有期。”丝皮斯戈尔见百里飘风说话算话,真将众人放出,沉默一阵,对着百里飘风拱手一别,不待百里飘风回话,身影宛如蛟龙一般爆窜而起,飞落到逐鹿魔芋身影处挺住。“妈的,我要干死他们,黑风十九煞听令,给……”逐鹿魔芋刚刚见丝皮斯戈尔身影飞过来,为了挽回刚刚在虚空中吃过的亏,他先一步嚎叫着,就要复仇。只是话还未说完,就被后来至上的丝皮斯戈尔拉住,以百里飘风现在的功力,虽然可以胜过丝皮斯戈尔,但是要窃听他的精神传音却还是做不到,何况他也没有偷听他人说话的习惯。不知道二人说了些什么,逐鹿愤愤然下令手下罢手。逐鹿魔芋不甘的哼了一声,恨恨地看向身下那群人身影,说道:“今日,算我们栽了,但它日我逐鹿魔芋必然会来报今日之仇!”瞭望一眼身下那群人影,逐鹿魔芋又说道,“走吧,现在看来音域星已经不适合我们了。”丝皮斯戈尔点点头,也是赞成逐鹿的说法,只是逐鹿却是惊疑的望了一眼丝皮斯戈尔,逐鹿魔芋可是知道丝皮斯戈尔在音域星花费的精力是多少,那可不是以单位能衡量的,呕心沥血不过如此。现在听闻丝皮斯戈尔要放弃音域星怎能不惊讶?“丝皮斯戈尔,你不会要放弃音域星吧?”沉默半响,逐鹿魔芋看向一脸落寞地丝皮斯戈尔问道。“嗨,不是我想放弃音域星,时不待我啊,我呕心沥血数十年潜伏在音域星中,本想找到散林绝一举振兴魔门,可是现在秘籍已被别人得到,我还继续停留在音域星有什么用?还不如另谋他路。”一脸落寞地丝皮斯戈尔沉默半响,才将自己的意思传给逐鹿。魔殿废墟上,百里飘风听见一脸落寞地丝皮斯戈尔,暗暗点头,暗叹魔殿长老真乃高人,深深明了拿得起放的下地含义,魔殿迟早会在此人手上大兴,只是可惜此魔殿非彼魔殿,二者不能混为一谈。狠狠地再次瞪了地下众人一眼,逐鹿魔芋一声大喝,“那好吧,我们走。”身影瞬间拔空遥遥直上,飞向外太空,身后跟着一脸落寞地丝皮斯戈尔以及狼狈不已的黑风十九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