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域生存说明书

更新时间:2021-05-16 13:58:26

异域生存说明书 连载中

异域生存说明书

来源:落初 作者:这个键盘好坑 分类:玄幻 主角:李秋水左耳 人气:

主角叫李秋水左耳的小说是《异域生存说明书》,它的作者是这个键盘好坑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饭要一口口的吃,时间要一天天的过,路要一步步的走,一切都有着其本身必须的逻辑!  跟随着主角的视线,去看看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  这里没有一味的装逼,没有无数的美女倒贴,也没有一次次的奇遇,有的只是用有限的信息和更谨慎的思维,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努力的求生!  李秋水暂时有着两个向往,一个是走出牢笼,去看看这个不一样的世界的风土人情;第二个是爬上那力量的最高点,去欣赏那令人着迷的风景。  为此,他一点点的努力着!  然而,这路上的人和事,即是羁绊也是磨砺!  “世事无常,然而我不忘本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酷暑的天气里,吃饱喝足之后,自然而然的一股浓厚的倦意便涌上了心头。

加之,从早晨醒来,便一直忙碌着为了一顿饱食而奔波,身累,心更累!

回到大树阴影下,烧了些开水放着,李秋水躺着发了会儿呆,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

远处钓鱼的老者提杆钓上了一条指头长的小鱼,不经意间望向了这边,脸上堆起一丝笑意。

“一个奇怪的乞儿!”老者如是的对李秋水评价道,当然这话李秋水是听不到的,即便听到了,他也听不懂。

夏日绵绵,睡午觉虽然惬意,但是伴着酷暑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

李秋水一觉醒来,大大的打了个哈欠,仍旧觉得头重脚轻,坐起身子,望着那双小脚丫子发了好一会儿呆,才复想起如今的境地。

“唉!”

今天的叹息格外的多,缺少信息、缺少交流方法、未知的人文还有着未知的危险,李秋水一阵苦笑,如今最大的愿望竟只是想混个温饱?

如此这般自怨自艾了会儿,再站起时,眼中又再次平静了下来,李秋水并不介意无人时稍稍舔舐伤口,但是战斗不能畏惧!

又在河中洗了个澡,搓了搓汗湿的袍子,望着上面一个个洞,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得多多计划计划了,省的哪日天气突变了,连个御寒的衣物都没有,那可真是极惨的。

如此这般,李秋水又叹了口气:“唉!”

河岸边已经没有了垂钓的人了,空旷旷的。

喝了口凉白开,润了润因酷热而干渴的嗓子。兴许是睡得时间并不长,烧木头的余烬里还有着些许火红,撒上些干草,吹了吹,于是很快,火便又起了,随手扔上两个大腿粗的木头,李秋水望着河面默默沉思。

十来分钟后,李秋水长身而起,沿着河岸行走。两个方向,两趟路,热的很了,便在河里洗上一遍。

一路上,有好几处是钓者们留下的痕迹,看样子都是喜欢坐着石头钓鱼,李秋水撇了撇嘴,望着石头的眼珠转了转,一手摸着下巴:“这里的人都喜欢盘坐?”

一个模糊的想法生起,旋即又被他搁置一旁,无他,得先有个存身之地再说其他。

如此,又走了会儿,视野却是越走越开阔,一望无际的荒芜,毫无人烟,乱石林立,杂草丛生,间或的点缀着几棵孱弱的小树,一条小河从中弯弯曲曲的通过,消失在了远方。

于是,他又兜转了回来,向着小树林的方向走去。

小树林里主要是草丛灌木比较多,高大的树木很少,多不粗壮,许是因为靠着一条小河,植被生长的很是茂密,但小树林其实并不大,以小河在其中长度算,估计也就五六百米的长度吧。

以防毒虫蛇蚁,李秋水并没有贸然进入小树林,而是从侧面绕过。

绕过小树林,沿着小河又走了会儿,视野再次开阔了起来,不远处又一座小树林后面竟是有了一座小山,小河在山脚处拐了个弯儿,绕山而过。

来到小山脚处,一小块空旷的地面,不远处依稀的可以看见几处院落人家。山脚处杂草丛生,久没有人迹,李秋水只一眼,就觉自己应该安家于此,只待哪天风向合适,过来一把火烧了那些杂草,就是一处好地方,草丛范围并不大,火势应该不会很大也不会烧多长时间的。

异世界的风景很是奇特,不知不觉间日头已经西斜,腹中再次饥饿了起来,望了望袍子里兜着的二十来个河蚌,咧了咧嘴角,晚上接着煮河蚌。

试探的拉起下的地笼子,意外的,里面竟然有了一条三十多厘米长的大黄鳝,李秋水挠了挠脑袋,他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还能捉到黄鳝,本来是想着有几个龙虾、螃蟹的就好了,竟是有意外之喜。嗯,这里有龙虾和螃蟹,他在小镇上看到过。

又在地笼子里塞了些河蚌的内脏,又扔回了水中。

以磨尖的木棍和打磨的石片为工具,虽然晚餐很丰富,可是制作的过程却极是血腥无比。

又是好一轮残日,红彤彤的,很漂亮,很像他死的那天的。

李秋水站在小镇外看了好一阵。不觉间,又想起了她,大仇得报的她应该是心满意足了吧?李秋水不确定的想着。

又想起临死前模模糊糊的那一声哭喊,他非常的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听到了,非常虚幻的感觉啊,虽然不希望是那样,相反的,心里总有种压抑不住的期待来。

压下这种心思,又想起临死前的最后一掌,那凝聚了他全部生命的被他温养了三十年的最为精纯和温和的内力种子该是顺利的送进了她的体内才对,那是他对她的最后的补偿了。

不由自主的又想起来三十多年前的那个画面,那一晚他明明只是走在路边,为何却又跑到了那路边的武馆里大杀特杀,一夜间竟是屠尽了武馆中的所有人,三男两女,那恰恰正是她的爷爷、父亲、弟弟、奶奶和母亲,直到一个月后在一个陌生的小诊所醒过来,杀人前和杀人后的记忆竟是一点儿也没有了。三十多年来,努力了无数次,仍是不能找回那残缺的记忆,真是让人绝望啊!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小镇门口边上望残阳,让偶尔路过的行人不断侧目。

李秋水攥紧了拳头,他相信,总有一天,丢失的记忆,他都会想起来的。

转身走进了小镇,陌生的世界的夜晚,还是要在人多的地方好些,人嘛,毕竟多是群居动物,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存需要上,群居才是主流啊。

一路上又耗费了些时间,待到找到白天选好的地方,天已经有些昏沉沉的了。

这是一处无人居住的小院,大门上生锈的铁锁以及门槛上厚厚的一层灰尘都代表着这是一处很长时间都无人居住的地方,却正是李秋水现在需要的。

无人处,很轻松的便翻过了低矮的院墙,院子里不出所料的满是杂草,只是中间石头铺就的一条约一米来宽的小路上还算通畅。一脚踏上去,溅起好大一片灰尘。

家里竟有石头铺就的小路,以李秋水一天的观察和了解来看,这家主人以前当是极富裕的。

主人家的房间基本都已经上了锁,便不好再去打搅了,一间类似厨房的小屋却是没锁的,锅碗瓢盆、斧头、铲子等厨房用具一应俱全,虽然落了厚厚一层的灰尘,但基本都还能用。

将一张桌子吹打了下,李秋水便和衣躺在上面,所幸这具身体还小,蜷起身子勉强能睡。

屋外有淡淡的月光洒落,屋内已陷入了黑暗,睡意很快涌了上来,这具躯体依旧还是虚弱的,李秋水很快便睡了过去。

“睡醒之后我会在哪里呢?”这是李秋水睡前的最后的一道念头了吧,这里虽然很真实,好像真的是一个真正的世界,李秋水真的再一次拥有了生命,可是他却真的无法兴奋起来。若是真实的世界,2020年的地球上不可能有这么一个落后的地方,那么他是在哪里呢?

心底的深处,浮荡着“这也许只是一个梦”的些许的期许,也许叫他自己都没发现,在他的潜意识里,即便是死他也是不愿意离开地球,离开那他守护了一辈子的她啊!

长夜漫漫,小镇一片安静,并没有什么不识趣的人或者物来打搅这气氛。

李秋水睁开眼,入眼是一小片黑暗和一小片莹白,那是黑夜和月光的颜色。也许是这夜过于漫长,也许是他内心的不安让他无法久眠,于是他便在这夜中醒了。

望着月光洒落的地面发了一会儿呆,李秋水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耳边有蚊子的嗡嗡声,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生物之一。

“真是到了哪里都少不了你们啊!”

不自觉的念头又开始跑偏,胡思乱想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收拢住万千思绪,闭上了双眼,呼吸缓缓的平稳下来。

哪里都需要实力,强一点总是没错的。

这种事情他已经重复了三十年了,算得上驾轻就熟,很容易的便做到了。放松了身心,脑海里空明中,一缕轻烟般的念头浮起,在身周的空间里捕捉那一丝玄妙的感觉,若有若无的总不真切,他不急。

上一世,曾几何时,强如李秋水也曾有过梦想。十一二岁的年华,又正是各种武侠小说、武侠影视剧集中爆炸了的年代,于是,李秋水便也和无数的少男少女一样做起了武侠梦,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像那些大侠一样神功在身,仗剑走天涯,去快意恩仇。

有一段时间里,李秋水和小伙伴们从街边搜集了各种传说中的武侠秘籍,有内功的有外功的,他们整天聚在一起,防备着家长们,偷偷摸摸的练。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也许秘籍根本就是假的,也许是资质不够,也许是毅力不足,总之,磕磕绊绊的坚持了半个月后,他们散了。

李秋水那时也只有十二岁而已,也是个孩子,他也并不比别人更有恒心有毅力,他自然也是放弃了的。

只是,每日睡觉前,他却是养成了放空身心静静地用心体会天地的习惯,这非常的有助于睡眠,每每总是在那种玄妙的无知无觉中陷入沉睡,睡眠质量非常好。虽然不再梦想着练出绝世内功,但并没有什么坏处不是,而且那种感觉真的不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里有了些异样的感觉,好像多了些东西,暖暖的,年少的李秋水也曾兴奋的一跳三尺高,以为自己无意中成了绝世高手,可是随着时间流逝,一切好像都还是没什么变化的,他除了力气大了点,人聪明点,并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时光的脚步继续前进,不知不觉间少年已经到了十八岁的芳华,人也更成熟了些,体内的那股热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壮大到能够被他轻易的控制的地步了,于是他又一次兴奋的翻阅了无数的秘籍和文书,可现实却又给了他当头一棒,住了两次医院之后,他再也不敢胡乱折腾了。

两次险死还生之后,他那颗兴奋的头脑终于清醒了下来,那些秘籍全都是不能用的。每日老老实实引着一小股热流,让它消散在身体里,可以强化身躯,这是他不多的成果。久而久之,身体却是愈来愈强悍了起来。

上学之余,李秋水又开始了练剑,抱着一丝期望,万一练成了呢?他一个人瞎琢磨着。

这一年,18岁的李秋水终于不负众望的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也从此有了更多的时间。

安逸的大学校园生涯中,偶尔的一个清晨,他发现了一个在清晨练剑的女孩,和他一样同是大一的新生,练的有模有样,一看就是科班出身,不像他是个半路出家自己瞎琢磨的野路子。

对练剑的痴迷,他终于是厚着脸皮,每日起早偷偷的躲在边上偷学。

不知不觉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日早起的学生能便能看到每日晨间宿舍楼后小树林旁一起练剑的男孩女孩。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两年后他们自然而然的成了情侣。她教他练剑,他教她学习,可能他真是个天才,仅仅两年的功夫就变成了他指点她练剑了,而她也很自然的开始帮他打理起生活来。

他们的爱情一直都很平淡,他们并没有山盟海誓,也没有热血激扬,只有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未来是一定会结婚,成为夫妻,一辈子在一起的,他和她一直都是这么坚信的。

她是本地人,家里是开武馆的,就在离学校不远处,他也早已和她的家人打成一片,对这个天赋极高的少年她的家人很满意,并没有什么挑刺的,他便也常去逛逛,或者帮帮忙。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什么境界,他只知道在他所遇到过的所有人中,已经没人能在三招之内不落败的了,不过,他并不在意。

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平淡,但两人都是乐在其中的,并不想着改变。

按照她的家里人的意思,毕业后,他可能是要接手她家的武馆的,因为她的弟弟志并不在此,对武馆毫无兴趣。

然而,命运弄人,在一个夜晚,他冲进了那家武馆,手上染满了鲜血离去,他却记不清整件事的起始和经过。

一个月后,他在一家小小的黑诊所中醒来,身上除了一些已经痊愈的皮外伤,他很健康。小诊所的医生告诉他,有人给了他很大一笔钱让他照顾他直到他痊愈并自行离去,其他一概一无所知。

他的记忆里只有他杀了所有人,其他的一无所有。

他不相信这种事,他疯狂的查找证据来证明他并没做过这种事,直到有一天有个人给他送来了一盘录像,他打开,播放。他穿着和那天一模一样的衣服在武馆中将所有人一一刺杀,可能是心绪不宁竟受伤了,伤口和他身上留下的疤痕位置都一样。看完了录像,他愤欲狂,然而,那个给他送录像的男人又出现了,一场交谈后,他带走了他。

他来自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看中了他,以超高的价码和令他恨欲绝的威胁说服他,于是他妥协了,因为了她!

在近乎的死局中,在无尽的时光中,他一天天的成长起来,虽然他的武力已经几乎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了,可是他依旧不敢妄动,于是他开始思虑权谋。

而他和她也终究如两条外八的线,一路奔腾着,距离越来越远。

只是,还是有些遗憾,他那缺失的记忆还是没能找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