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英雄联盟之盖世君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9:19:18

英雄联盟之盖世君王 已完结

英雄联盟之盖世君王

来源:落初 作者:呸呸呸 分类:玄幻 主角:嘉文盖伦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呸呸呸原创的玄幻小说《英雄联盟之盖世君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嘉文盖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有些人天生拥有皇冠,有些人则为自己加冕。前者让人羡慕,后者令人尊敬。嘉文就是令人尊敬的盖世君王。本书以德玛西亚皇子为第一视角,描述英雄联盟那个瑰丽神秘,波澜壮阔的世界。仅以此文,向那个我们从未到过,却又无比向往的英雄联盟玄幻世界致敬。欢迎来到英雄联盟!欢迎来到英雄联盟之盖世君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你错了。”

盖伦深邃如海底的眼睛闪烁出淡漠的冷光,“战争没有结束,战争永远也不会结束,只有死人,才会看到战争的结束。”

的确,对于瓦洛兰大陆的绝大部分人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现在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和平繁荣时代。

但对于盖伦这种站在大陆顶端的人来说,他们所看到的,所接触到的,绝不仅仅表面这么简单。

盖伦微微仰头,目光穿透乐斯塔拉身上散发出的绿色光芒,神情淡漠地望着远处无尽的虚空。乐斯塔拉恍惚地感觉到,他的目光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穿过了自己,凝聚在的虚空中的某个世界中,他的身形似乎也停留在了那个世界中,眼前如雕塑般冷漠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投影。

似乎是想起当初那充满硝烟与血腥的符文之战,以及隐藏在其中的巨大阴谋,盖伦低声道:“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争,没有真正目睹过牺牲,你根本就不可能懂得什么叫战争,什么叫牺牲,今生,只要经历过真正的战争,见识过真正的血腥战争,便不会想再经历一次,再看一次。”

说着,盖伦如黑洞般的眸子爆发出慑人的光芒,用自己的目光钉住了遥远虚空中的某一处地方,语气渐渐森然:“阴谋家挑起战争时所想象的鲜血,远不如在战场上亲眼所见那般殷红。但愿他们见到了……”

的确,阴谋家挑起战争时所想象的鲜血,远不如在战场上亲眼所见那般殷红。但对于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阴谋家来说,欺骗和阴谋就是一种完美的艺术,正如蛇身上美丽的花纹。

盖伦收回那穿透这个世界,直达宇宙虚空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绿色光芒,为儿子不惜付出一切的伟大母亲,轻轻一叹。

随着这一声轻叹,盖伦浑身刚毅坚硬的气质顿时冲淡了不少,“乐斯塔拉殿下,如果你到达我这个境界,那么,你就会真正洞察到某些东西,或许,我们之间,就会没有那么大的隔阂了。”

“我到达不了你那种境界,我没你那么冷酷,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一个平凡的母亲。”乐斯塔拉冷晒道。

盖伦无言以对,他明白,两人之间,永远有着无法沟通的隔阂。

人到了不同的年龄,具备了不同的地位,承担着不同的社会角色,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也会像变色龙那样随着季节与环境的色彩变化着,这是不争的事实。

乐斯塔拉只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女人,而站在大陆巅峰的盖伦,这个有着德玛西之力荣耀称号,代表着德玛西亚力量的男人,所看到的,所接触到的,则是更多。

他看到的是整个符文之地,以及符文之地以外的广阔世界。

望着如一尊雕塑般沉静漠然的盖伦,乐斯塔拉一阵恍惚,这个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男人,他所接触的世界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理解范畴,他整个人,就如同暗狱深渊一样,让人无法触摸,无法揣测。

盖伦指着地上的嘉文,冷冷道:“作为德玛西亚皇子,光之盾皇室仅存的血脉,变强是他唯一的路。我知道今天这一切会给他带来阴影,我就是想要他在这种高压的阴影下成长,我想让他把我当成敌人,只有,这样他才更快速的成长,也只有打败我,他才能走出我所给他带来的阴影与怨恨。”

“的确,嘉文是德玛西亚皇子,但他首先,是我的儿子,是我血脉的延续,是我灵魂的寄托。只有创造了一个生命,才能更加清楚的体会到生命的伟大。”乐斯塔拉看着漠然如雕塑,却隐然散发着一种上位强者气息的盖伦,她的眉头中深藏着淡淡的阴翳。“你不明白。像你这样自我,霸道的男人,永远不会有这种细腻的情感,也永远体会不了血浓于水的伟大与神圣。”

“或许是因为生命的神圣庄严,或许是因为我曾经悲惨的经历,在我看到自己刚生出,奄奄一息的嘉文对我展现出笑容的那神圣一刻起,我就决定,一定要好好守护这着他,让他健康快乐的成长,自由地选择自己的人生,绝不让任何人将责任,命运这些东西强加在他的身上,听好,是任何人,包括号称瓦洛兰大陆数百年来最惊才绝艳的你!”

盖伦不置可否,淡淡道:“语言与感觉有着永远的隔阂,你不明白我的做法,我不了解你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清楚,既然如此,那就用最原始方式解决吧,让我看看,身具蛮族与精灵血脉的你,这些年来有了多大的进步。”

“好!”乐斯塔拉的眼神骤然凌厉起来,身上的长袍咧咧鼓舞,深深的眼窝里燃烧着碧绿的火焰,她厉声道:“也让我来看看,德玛西亚的最高统帅,符文之战后最年轻的硕果名将究竟有多强!”

话音刚落,一座巨大的魔法阵便出现在乐斯塔拉脚下,她身上的绿色光芒冲天而起,撕裂了黑暗的天幕。

方圆三百米。

盖伦瞬间就计算出了绿色光芒所笼罩的范围。

光芒笼罩的地方,一株株碧绿色花草丛破土而出,展现出生命的傲然翠绿。

看着脚下冒出一株株绿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盖伦那雕塑般冷峻仿若万载不变的脸终于有了一丝惊讶和由衷赞赏:真的是,好强大的技能!

“如果,在当初的符文之战中,她也在场,参加战斗的话……”盖伦轻轻的叹了口气,如幽潭黑洞般的眸子中罕见的出现了一丝落寞。

技能,指的并不是一个人的资质与技巧,而是一种独特的能力,像乐斯塔拉的‘生命之洲’就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技能,它能够使处于绿色光芒之中的人快速的回复生命力、魔法力,于个人来说,这种没有明显杀伤力的技能可能显得过于鸡肋,但在战场上,这种技能绝对可以决定一场大型战争的胜负走向!

三百米的范围,可以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盖伦认识乐斯塔拉,那是在瓦洛兰大陆的符文之战结束之后——那场战争已夺走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滋,滋滋……”

悬浮于乐斯塔拉雪白赤足下的魔法阵骤然光芒大盛,一道绿色的光柱冲天而起,似把漆黑的夜空捅开了一个窟窿,整个城堡,都被碧绿色的绚丽光芒照耀的如同白昼。

乐斯塔拉长发飘舞,精灵独有的精致美丽的脸蛋在绿色光芒的照耀下变得更加动人,巨大的绿色光柱贯通天空,犹如一道巨大的绿色雷霆自虚空中落下,将乐斯塔拉全身笼罩。

无数细小的绿色雷电旋绕在她周围,爆发出‘噼啪’的清脆声。

乐斯塔拉面沉如水,可方圆三百米内的空间都仿佛被她那庞大无比的力量震动着,颤抖着,牵引着,如同被火燃烧至沸腾的水。

她在积攒力量。

让一个魔法师有足够的施法时间,无疑是一件非常的危险的事情,一个积攒到极致的术法,往往能击败比自己强大的对手,甚至越级强杀。

在符文之地中要走向强者之路,无外乎魔武两途。无论是魔法还是武技,都派系繁多,职业复杂,没有严格的准则分出两者之间的优劣。但大陆上人人都知道,要是处于同等级数的魔法师和战士一对一单挑,胜利的往往是战士。

其关键就在于时间。

符文之地上有句谚语:掌握了时间的魔法师,就是最强大的魔法师。

单以威力而言,魔法师的法术所蕴含的威能一般会强于战士的武技。然而,魔法师凝聚力量,释放术法需要时间,并且施法容易受到干扰而失败。战士则相反,他们的武技的威力相对于魔法而言虽然较小,但他们却对这力量有着绝对的控制力,可以随心所欲的发挥出它的威力,并且不容易收到干扰,因此,在同等级的情况下单挑,往往是战士取得胜利。

但是——往往,并不代表绝对。

真正的魔法天才,就能扬长避短,在与同等级的战士单挑时,懂得充分的计算自己的术法时间以及完全了解自己术法的威力,将时间精确到微秒,距离精确到毫米,用自己对自身魔法造诣的认知打败对手,展现出魔法的终极艺术。

能做到这点的魔法师,往往是惊才绝艳的天才,可惜的是,在魔法滥用的符文之地,天才虽多,但惊才绝艳、能将魔法以艺术形式展示出来的的天才却凤毛麟角。

身负精灵血脉的乐斯塔拉就是一个惊才绝艳的魔法天才,以乐斯塔拉现在传奇之境的实力,当她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所发动的法术,威力绝对强大得让人难以想象!

然而,盖伦却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这一切,任由乐斯塔拉积攒力量,发动她最强的法术,这不是狂妄,而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乐斯塔拉运转着全身的魔力,贪婪的吸收着‘生命绿洲’内所蕴含的每一丝元素之力。面对那个静默站在地上的男人,她丝毫不敢大意,必须调动所有力量,全力一击,才有获胜的可能。

仅仅是——可能而已。

乐斯塔拉指尖轻轻一动,一个碧绿色的球形光罩飞向了躺在的地上的嘉文,将他保护了起来。

当乐斯塔拉将力量,魔法,意志,精神,生命全部融合到一起,达到术法释放的巅峰状态时,她终于发动了蓄力已久的全力一击!

“神技——奥义——虚空神罚!”

瞬间,那道绿色的巨大光柱仿若带着天地之威的雷霆,对着盖伦当头罩下,瞬间将他笼罩其中!

“轰隆隆!轰隆隆!”

光柱中蕴含的无数道雷霆狂暴轰击在盖伦那如山岳般的身躯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整个天地,似乎都在这暴乱的轰炸雷霆中震动了起来。

绿色光罩能够隔绝声音,却隔绝不了震动。被光罩保护着的嘉文感到一阵头昏目眩,虽然他听不到那万千雷霆炸裂的声音,但那地动天摇的恐怖威势,让他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力量。

无数绿色的雷电猛烈的冲击着盖伦那如钢铁般坚硬的身体,将他淹没在一片雷霆汪洋之中。

在那强烈光芒下,乐斯塔拉依然可以将盖伦那刚毅冷峻的脸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张如雕塑般棱骨分明,也如雕塑般沉静默然的脸,沉稳,刚毅,冷峻——就像是一个雕塑家刻意塑造的一代枭雄,Xing格强烈的面孔,这样的脸,从来都不会出现懦弱,恐惧,疲劳之类的表情,他永远那么刚强,能够给人足够的安全感。

却也永远那么冷酷,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丝毫的温暖。

一如现在,身处万千雷霆中的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那狂暴的绿色雷电,仿佛就像温柔的细雨飘到他身上一样,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

在那万千碧绿色的雷霆轰炸中,盖伦仿佛是一尊从世界初开就伫立在那里的雕塑,会一直在那里伫立到世界毁灭,如果不是他那闪烁着幽深光芒的碧绿眸子,乐斯塔拉真的会以为那只是一尊雕塑。

闪电,光柱,震动,爆炸声慢慢变弱,直至消散。

盖伦那巍峨的身影依旧傲然如山。

盖伦那万载深潭般的碧绿眸子漠然的看着漂浮于高空之上的绿色光团,在瓦洛兰大陆的力量阶级中,乐斯塔拉的实力绝对算得上强,但在他眼中,却无疑于婴儿,跟躺在地上幼小的嘉文没有任何区别。

一切戛然而止,只有那如水流般的绿色光芒温和地流淌。

“生命绿洲”这个天赋在大型战争中的作用无可替代,但用于一对一的情况,特别是面对盖伦这种绝世强者,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望着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的盖伦,乐斯塔拉满脸不可思议:她拼尽了全身所有的力量,居然没有让盖伦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哪怕是一根头发!

如此大的力量悬殊,令乐斯塔拉猛然惊醒:“难道,你……”

“嗯。”

盖伦‘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无数人一辈子都不敢去妄想去突破的境界,在他看来,就好像喝了一口水那样简单,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无论是修习斗气还是魔法,每突破一个等级,自身力量,寿命,生命力都会有明显的提升。越往后修炼,越难以突破,每一等级之间的差距都会越来越大,力量和生命力上的差距也让越级挑战的可能Xing越来越小。

在符文之地的等级体系中,一共分为三十个等级,每升一级便能解锁一个符文插槽。若要按照境界段位分类,那么整整分为七大境界,分别是英勇黄铜,不屈白银,荣耀黄金,华贵铂金,璀璨钻石,超凡大师,最强王者。

这就是整个符文之地等级体系。以流通货币区分的等级体系同样也反应了符文之地的物价体系。

如现实中的两者的物价一样,白银和黄金有1:1000的巨大差别。

无论是价格还是实力方面,都将白银和黄金严格的区分开来,泾渭分明。

因为达到黄金圣域段位,意味着技能的觉醒。

技能,是每一个强者的立身之本。

黄金的下一境界,就是铂金。

黄金在铂金面前,宛若蝼蚁。

在符文之地上有一句著名谚语:只有铂金强者才能杀掉铂金强者。

这句话之所以流传大陆的原因在于,铂金,意味着终极技能——神技的觉醒。

铂金之上,就是处于大陆顶尖强者的段位,璀璨钻石。在地域辽阔,人口数以百亿计的符文之地,钻石强者十分罕见,比例不到千万分之一,也就是一千万个人中,未必能出现一个钻石强者。

对于钻石段位的强者来说,数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们能随便虐杀青铜,白银,黄金。

现在,乐斯塔拉已经是一名觉醒了两次终极大招的钻石强者,可在盖伦面前,依然毫无反抗之力。

哪怕是同一个段位的强者,强弱之分也会相差悬殊,毕竟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这五大段位中,每一个段位包含着五个等级,按照强弱一次分为I,II,III,IV,V。

何况乐斯塔拉只是处于璀璨钻石的初级阶段,璀璨钻石V,自然不会是盖伦的对手。

乐斯塔拉脸色有种异样的苍白,娇弱的身躯在虚空中摇摇欲坠,这是魔力枯竭的象征。刚才那记禁忌之术虚空神罚,已经将她全身的魔力掏空。

魔力透支的后遗症相继而来,她从喘息到剧烈地咳嗽着,艳红的鲜血从她的口中溅出,滴在她洁白的长袍上,显得凄艳无比。

盖伦岿然不动,淡淡地说道:“放弃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乐斯塔拉没有答话,而是稳住了身形,傲立于虚空之中,双手划过一个玄奥的魔法符号,低声吟唱起来。

慢慢的,她的面容变得更加苍白,美丽柔和的脸此刻却充满了坚毅,虽然明知道不是对手,但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一定要奋战到底,直到用尽全身的每一丝魔力。

乐斯塔拉的吟唱倏然中止,她的手指向苍茫的,漆黑的,看不到半点星光的天。

召唤,骨龙。

虚空中,一个硕大的骨龙头颅探了出来,随后,它庞大的身躯慢慢的自虚空中走出,整个古堡外围四分之三的空间已经被这前所未有的巨大骨龙所占据。

在骨龙庞大身躯的映衬下,偌大的古堡就像一个孩童的玩具,而盖伦,则像一只被巨象盯住的蚂蚁。

骨龙洁白的骨架上无声的燃烧着黑色的火焰,空洞的眼眶则燃烧着妖异的火红,就像是它的眼珠,紧紧的盯着盖伦。

人类在面对比自己庞大生物时,那种因为自身**怯弱瘦小而本能产生的恐惧感很难压抑的住。

大的东西,往往带来大的压迫力。

但面对这身形庞大,气势惊人的骨龙,盖伦淡漠的神色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施展了召唤术后,乐斯塔拉身上的最后一丝魔力终于被彻底榨干,无力地从高空中重重地跌落到雪地上。

绿色的光芒如潮水般消退,原来绽放的碧绿花草瞬间枯萎,消散在空气中,没有了魔力的支持,乐斯塔拉再也无法持续自己天赋‘生命绿洲’,因此,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先前的狂风,暴雪,黑暗交织的状态。

“妈妈!”看到自己的妈妈跌倒在地,嘉文即使畏惧骨龙那庞大的气势,但还是鼓起了勇气,跑到了乐斯塔拉身边,紧紧的抱着沾染血迹,浑身已被雪花弄得潮湿的乐斯塔拉,稚嫩的小脸挂满了泪痕,显得楚楚动人。

作为彼得和乐斯塔拉的儿子,嘉文的容貌完美糅合了彼得的阳光刚毅和乐斯塔拉的美丽细腻这两种相互矛盾的特质,年纪虽小,但看起来已经有一种魔异般的魅力。

“孩子,对不起,妈妈已经尽力了,但是还是不能,为你争取到……自由。”乐斯塔拉修长的手认真的抚摸着嘉文稚嫩滑腻的脸庞,眼神说不出的慈柔,现在,她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嘉文身上,丝毫不关注骨龙与盖伦之间的战斗。

她知道,那是一场没有完全悬念的战斗。

那甚至不能说是一场战斗。

完全不是同一等级的战斗,很快就会结束……很快。

“啪!”盖伦轻轻扬手,那修长有致的五指弯拢,握拳,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阵轰鸣的爆炸声,仿佛空气被一种强悍的力量压缩握爆。

盖伦的拳头上,出现了淡淡的金色光芒,他魁梧雄壮的身形一闪,骨龙那庞大的身影瞬间分崩离析,一根根骨架断裂,如飘飞的纸屑,溃散在空气中。

只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实力堪比圣域的骨龙全身都被盖伦那霸道的力量粉碎。

解决完骨龙之后,盖伦向着嘉文母子大步走来,他那沉重的步伐每一次落下,都会让整个地面微微颤抖,在那高大雄健的身躯内,澎湃的力量根本无法压抑,纯金色的斗气丝丝散溢出来,带着迫人的气势。

他漠然地走着,风雪似乎也不敢触怒他的威严,竟没有一片雪花飘到他的身上。

“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我要将你封印。”

盖伦张开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手,淡淡道。

“在你封印我之前,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乐斯塔拉碧绿色的眼睛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不过三十多岁,权势和力量却已经处于瓦洛兰大陆顶峰的男人。

“可以。”

“如果嘉文真的没有通过你的考验,你是不是真的会眼睁睁看他死去。”

“是。”盖伦的回答一如既往简洁明了。

乐斯塔拉那漂亮绿色眼睛立即蒙上一层死灰色。

残酷的答案,瞬间将乐斯塔拉伤刺的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狂傲,为什么你这么冷酷?”乐斯塔拉失声痛哭。

“够了!”盖伦终于失去了耐Xing,淡漠的语气中多了一分威严的怒气:“乐斯塔拉殿下,我已经宽容了嘉文三年的时间了!把你们从皇宫接到这里的三年来,我都遵守和你的约定,从来没有强迫嘉文做任何事,现在时间到了,你就应该履行约定!三年!你知道浪费三年对一个身具优秀血脉的天才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三年的浪费,对德玛西亚皇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他的起步,已经比其它天才晚了至少三年!他是我见过的资质最高的孩子,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他的命就是我的!如果在规定的年龄阶段,他没有做到我所期待的,那么,迎接他的命运就是死亡。你说我冷酷也好,说我残忍也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须按照我的意志,按照大家的期望跑下去,永不停止的跑下去!”

“我不可能在让你纵容他了,浪费他的天赋了!作为德玛西亚皇子,作为帝国皇位的继承人,他的人生,注定没有童年,如果我还他一个童年,那么,我就欠他一个成年!”

乐斯塔拉大声地嘶喊:“可是……他的符文已经被封印了!”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强求他变强!你明明知道,他的符文被封印了,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根本无法突破黄金!而黄金,在你眼中又算得了什么?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要强迫他?”

“放松无异于虐待,溺爱即剥削!”盖伦的剥离了所有的感情:“你要知道,父母再大的成功都弥补不了孩子教育失败的缺憾,既然他是德玛西亚皇子,是皇室的唯一的继承人,是帝国未来的支柱,那我就有责任有义务用一切手段去使他变强!”

“他的命运,在他还未出生时,就已经注定了!”

“没有谁的命运,是在还没出生时,就已经注定的!”乐斯塔拉大笑起来,可眼泪却抑制不住的滴落。

晶莹的泪滴倒映出嘉文那张虽然稚嫩,却充满着关怀与焦急的脸,乐斯塔拉转头凝视着嘉文,他的身上,完美的遗传了精灵王族的俊美,特别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竟比自己眼睛的还要漂亮几分,这充分说明了嘉文身上的血脉比她更为优秀!

“妈妈,不要哭……有我在。”

听着嘉文那虽然稚嫩,却充满坚强和力量的声音,乐斯塔拉顿时破涕为笑。

“孩子,你是妈妈最美的笑容。”乐斯塔拉轻轻抚摸着嘉文柔软的发丝,温柔地笑着。

自嘉文生出起,她就对嘉文特别疼爱,因为他是她生命的延续,是她未来的寄托。

她知道,在盖伦的教育和压迫下,她的儿子,未来必定会站在大陆的最巅峰,成为一个盖世君王,统领千军万马,如同彗星一样照耀整个大陆的历史,他将会生活在荣光的包围中,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渡过光辉灿烂的一生。

只是,那样被安排好被强迫的一生,究竟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呢?

乐斯塔拉轻轻叹了口气,说:“我亲爱的嘉文,人的一生中有两条路,一条是自己应该要走的路,一条是自己想走的路,你只有把自己应该走的路走好了,才能更好地区走自己想走的路,明白吗?”

“嗯!”嘉文乖巧地点了点头,有种不属于孩童的成熟。

乐斯塔拉没有再说话,而是带着温柔的微笑静静的望着嘉文,她要将身为母亲最美丽、最温婉的形象,永远留在他的心中。

在盖伦斗气的牵引下,飓风挟着鹅毛般的大雪向乐斯塔拉吹来,慢慢地将她整个人覆盖,形成一个雪球。

金色的光芒亮起,盖伦那闪烁着金色斗气的手轻轻地按在了雪球上,顿时,雪球变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琥珀玄冰。

透过玄冰,嘉文可以看清妈妈那面带微笑的温柔容颜,碧绿色的眼睛带着欣慰与鼓励的光芒,永远萦绕着他,给他的心房注入温暖与动力。

金色的光芒慢慢淡了下来,直至消散。

盖伦望着透明的玄冰,脸部那刚硬冷漠的线条忽然软化,变得有些萧索。

嘉文下意识地伸手,想去触摸那块透明的玄冰,抚摸妈妈那温柔的脸。

快要触摸到的时候,那稚嫩的小手却被狠狠踩在地下!

没有任何前兆,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剧烈的疼痛不断冲击着嘉文的痛感神经,让他整个人都弯了下来,小小的身形如一个被煮熟的红虾。

另一只没有被踩着的手用力地想要拨开盖伦的脚,却如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痛……吗?”

说着,盖伦碾了碾脚,顿时,嘉文那稚嫩的手掌便被碾出温热的鲜血来。

“为什么,我感受不到蹂躏你的快感,感觉不到你的痛呢?”

盖伦的声音有一种剥离感情的冷漠:“是因为你不哭喊的原因吗?”

“还是因为,你,太弱了?”

盖伦冷冷地说:“在我看来,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强者和弱者。”

“两者的区别在于,强者主宰弱者的命运。”

他嘴角掠过一丝讥诮的弧度,脚再度碾了碾:“正如我现在,主宰着你的命运。”

嘉文紧紧地咬着牙邦,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剧烈的痛楚却让他目眦尽裂,晶莹的液体不断从通红的眼眶中流出。

那只没有被踩住的小手不断地想拨开盖伦那比钢岩还要坚硬的脚掌,却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他的指甲成片脱落,流出鲜红的血迹。

“弱者,就只能被踩在脚下。”

盖伦的情绪没有任何波动,淡漠的说道:“人的生活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像草一样活着。你尽管活着,每年还在成长,但是你毕竟是一棵草;你吸收雨露阳光,但是长不大。人们可以踩过你,人们不会因为你的痛苦而产生痛苦;人们不会因为你被踩了,而来怜悯你,因为人们本身就没看到你。何曾看到一个人会为了踩死一只蚂蚁而痛苦?就好像我现在踩你一样。”

“但是,我希望身为德玛西亚皇子的你,能像树一样成长。即使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但是你体内流淌着光之盾皇室的优秀血脉,就像是一颗优秀的种子,即使被人踩到泥土中,依然能够吸收泥土的养分,让自己成长起来。也许两年、三年你长不大,但是十年、二十年,你一定能长成参天大树,当你长成参天大树以后,遥远的地方,人们就能看到你;走近你,你能给人一片绿色、一片阴凉,活着是美丽的风景,死了依然是栋梁之才。活着死了都有用,这就是你作为德玛西亚之皇子做人的标准和成长的标准!”

盖伦再次轻轻碾了碾脚,顿时又有一大片血迹在他的脚底下涌出:“只有卑微过,才会更加懂得什么是尊荣。所以,请永远记住我,请永远怨恨我,让你感到卑微,让你感到渺小的我。”

“将来有一天,如果你能打败我,那才能解除我亲手设下的封印,重新见到最疼爱你的妈妈。将来有一天,如果你能打败我,那么你也像现在我对待你这样把我踩在脚下,懂吗?”

嘉文依然是紧紧的牙,没有说话,那只不断扭动的手也放弃了挣扎,昂着稚嫩俊美的小脸看着盖伦,倔强而刚毅。

一股怨气已经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扎根,化为将来打败盖伦,将他踩在脚下的动力,只是,嘉文还不懂,将来和如果都是很遥远的词汇,特别是两个词结合在一起时,就不仅是遥远,而是遥不可及。

“很好,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明白了某些东西,既然这样,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盖伦松开了脚,嘉文那只温室培育出来的稚嫩小手此刻已经血肉模糊,“给我跑!不准慢香香的走!不准停!去,继续你的战斗,把属于的你胜利拿回来!”

嘉文颤颤巍巍站了起来,他的眼睛无畏地直视着盖伦那淡漠得没有半点温暖的双眼,然后转过身,继续奔跑了起来。

他想起了妈妈刚才说的话,人生有两条路要走,一条是自己应该走的路,一条是自己想走的路,只有把自己应该走的路走好了,才能走自己想走的路。

嘉文无从选择,因为眼前这个名叫盖伦的男人根本没有给任何他选择的余地,正如盖伦所说,他的命运,在他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那将会是非凡,璀璨,荣耀的一生。

可是,那样的一生,他会快乐吗?

盖伦望着那透明晶莹玄冰中凝固的温柔笑容,冷硬的心忽然变得柔软,他看着嘉文那不断奔跑的倔强身影,从未有过疑惑的心忽然有了一丝疑惑。

……

十三圈!

嘉文终于支撑不住,再次倒下!

盖伦那宛如鬼魅般的身影立刻出现在嘉文身边,对着躺在地上的嘉文狠狠一踹,厉声说道:“我是叫你拼命去跑,不是叫你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听明白了没有?”

嘉文用双手支撑着雪地,用尽全身的力气让自己站了起来,如一条腿受伤了的狼,慢慢地踱步,之后开始一种奇异的姿势奔跑。

冰冷的空气随着呼吸进入肺部,让嘉文整个肺部疼痛欲裂,他的眼睛已也已经被凌厉的寒风刮的快无法睁开,晶莹的眼泪不断流出,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哀号,稚嫩的脚掌在冰冷的风雪里慢慢冻裂,渗出温热的血液来,但是,跑着跑着,他却突然放声狂笑。

肆意而张扬,悲伤且豪迈。

积蓄在体内的委屈,积蓄在体内的不解,积蓄在体内的不甘,瞬间燃烧成熊熊大火,将嘉文全身点燃。

他忽然觉得自己全身都沸腾了起来,身体内似乎有愤怒的岩浆在喷发,有万千雷霆在奔腾!

“血脉,终于受到刺激,要苏醒了么?”盖伦的冷漠的嘴角勾起一个欣喜的弧度。

一股不甘不服不屈的火热猛然再从盖伦的体内狂涌而起,化作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他在风雪中奔跑着。

跑!不要走!不要停!

在孤独中奔跑,在眼泪中坚强。

十八圈!

嘉文再次倒下,一个天资卓越,但从小没有收到过训练的儿童,忽然要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下围着一千米的巨大广场跑二十圈,这无异于**。

如果不是凭借与生俱来的优秀天赋和血脉,他早就死翘翘了!

盖伦的身影再次闪现在嘉文身旁,看着趴在地上,因为体力透支过度,整个人都缩成一团,身体不受控制的不停颤抖的小盖伦。他喘气喘得那么急,急得让人担心他有可能会突然一口气喘不过来,心脏突然停止跳动。

虽然是处于狂风暴雪之中,但汗水浸透了嘉文的全身,他趴雪地上,淡淡的水气不断从他身上腾起,随着他的身边不断颤抖,他的胸膛里还传出一阵阵与冰雪摩擦的‘咔擦,咔擦’声!

他真的已经尽力了!

盖伦俯下了高大的身躯,凝视着瞳孔已经溃散的盖伦,第一次,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自己的赞赏:“我承认,你让我惊讶了。”

“我以为你最多最多只能跑十五圈,因为那是你体力的极限,但现在,你已经跑了整整十八圈,你真的已经做的很好!”

“但是!”盖伦的语气恢复了先前的冷漠与严厉:“我还要你再站起来!”

“我说过,这不仅仅是一场想停就停的训练,这是一场战斗,要么胜利,要么死亡!我要你跑的是二十圈,你打破了自己的体力极限,跑出了令我惊讶的十八圈,但是还是不够!还差两圈,我要你再站起来,再跑起来!面对自己的敌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面对他,遇强则强,永不言败,举起自己的双手去和他战斗,然后取得胜利!”

“不要告诉我你做不到,你是德玛西亚皇子,你是光之盾皇室的唯一希望,你也或许会是君临天下的君王!”

“风是你的敌人,雪是你的敌人,黑暗是你的敌人,恐惧,懦弱,还有疲惫更是你的敌人,就连我,你一直当做最敬爱的哥哥,也是你的敌人!最疼爱你,呵护你的妈妈也被我封印了,现在,整个世界都是你的敌人!你除了自己坚强起来,再无别的出路,既然你已经跑了十八圈,既然你已经跑了这么长路,在这最后关头,你怎么可以放弃!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你想想,当初是什么支撑着你跑到了现在!”

声音虽然严厉冷漠,却似乎带有某种奇异的力量,振聋发聩,令神智快要散溃的嘉文重新清醒起来。

当你想放弃的时候,想想当初为什么坚持走到了这里?

为什么?

嘉文直视盖伦那如万年深潭的眼睛,猛然发现,自己之所以能跑完前十五圈,就是因为这双冷漠而严酷的眼睛!

他想得到他的认可,他想得到他的赞赏,他想体会他的温暖!

从小,嘉文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和盖伦之间虽然有着一种奇异的联系,但是却被一堵无形的冰墙阻隔,父母对他关怀备至,宠爱有加,但嘉文最想要的,就是眼前这个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的认可。

他幼小的心中一直以来都渴望得到盖伦的承认和赞赏。所以才会壮着胆子在黑暗的冰天雪地中奔跑!

后来的坚持,则是因为不甘,愤怒,苛求胜利的本能以及母亲在被玄冰封印那一刻,那慈柔的眼神,温婉的笑容。

既然走到了这里,为什么不在坚持一下呢?

那就——战斗吧!

战斗!

这个词语就像是燎原的火种,在嘉文的胸膛中熊熊燃烧,迅速蔓延,将他全身的血液都变成了沸腾的火焰!

他的生命里,遗传着战斗的独特因子,遗传着光之盾皇室的高傲,更遗传着对胜利的执着向往!

此时,他那独特的遗传因子,已经完全被激发!

可是,他实在是太累了,他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虽然精神亢奋,斗志犹存,但身体的每一个机能都处于休克状态,他的意志,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啊!

嘉文的心里也发出一声狂野到极限的狂嗥:“战斗吧!”

嘉文站了起来,步履蹒跚的踱着,是踱,不是跑,他已经彻底跑不动了。

等到十九圈的时候后,嘉文再也踱不了,他就只有——爬。

小小的身体以一种诡异而丑陋的姿势,如同蠕动的大虫般在冰冷的雪地中艰难地爬行。

他宛若星辰般明亮的琥珀色瞳仁中忽然闪过一丝青翠的碧绿,仿佛有几尾碧绿的鱼游动在他的瞳仁里。

“就算整个世界都放弃了我,我也不会放弃我自己。”

凭着这股执着的意念,这股对胜利的向往,这份永不服输的精神,终于,嘉文取得了自己人生第一场胜利!

二十圈!

当抵达终点,嘉文终于彻底昏死了过去,但他全身,都在进行一种无意识的抽搐,那是身体完全崩溃的前兆。

一团金色的光芒自盖伦指尖流出,灌入了嘉文的身体中。

剧烈的抽搐倏然而止。

嘉文陷入了无尽寒冷的昏迷中。

在他昏迷的那一刻,深深的烙印进了他的脑海中的,是两双眼。

一双深邃幽深,沉重,冷漠,严厉。

却总是能最强烈的激起他的斗志,激起他的愤怒!

那是盖伦的眼。

一双碧绿盎然,总是带着充满生机的温柔与溺爱。

那是母亲的眼。

即使在被封印的最后关头,她依然要展现最美,最温婉的形象留给给自己的孩子。

就是在这两双眼的注视下,嘉文赢得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胜利。

从那以后,嘉文每天在都在自虐般的残酷训练中度过,无论寒风暴雪,电闪雷鸣,从未间断。

每一次训练,他都要把自己折腾的筋疲力尽。有时,他无力的倒在空旷的演练场上,任凭暴雨拍打,狂风吹拂,雪花覆盖,他会怔怔地看着天上怒吼的惊雷,如同受惊的小兽。

这时,他总会想起母亲那双温柔碧绿的眼。

也总能从那双温柔的眼中得到慰藉与温暖。

即使被厚厚的玄冰封印,但嘉文却感到他和妈妈之间依然存在着一种奇异的联系,就好像她总是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用那慈柔的阳光,静静地守护着他。

母子连心,那是即使剪断肚脐也剪不断的浓浓血脉之间的联系。

这浓浓的母爱使盖伦深深地认识到:即使你是一只矫健的雄鹰,也永远飞不出母爱的长空;即使你是一条扬帆行驶的快船,也永远驶不出母爱的长河,在人生的路上不管我们已走过多远,还要走多远,我们都要经过母亲精心营造的那座桥。

人的生命似洪水奔流,不遇着岛屿和暗礁,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

卑微的生命因爱和感激变得高贵,荒寂的沙漠因爱和感激成为绿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