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一曲凤鸣

更新时间:2020-05-29 02:26:34

一曲凤鸣 已完结

一曲凤鸣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午夜 分类:玄幻 主角:阮曲清 人气:

主角是阮曲清的小说《一曲凤鸣》此文是午夜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曲清阮是神界的公主,亦是神界的希望,但她终是年龄尚小,有些事有心无力。辰翊是神界请来的将军,去与留不过在一念之间,强大的实力让各方都忌惮。她的眉眼淡漠如画,为了神界不惜沦为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的女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关心关心你,你倒好,还嫌我多事?”白唏听得她有这么一问,语气微带不满,到显得她有人情味了。

那绫月是神界的一位神官,颇为喜爱凡尘之物,有着一副好皮囊,脾气又好,在神界交友甚广,不过因她喜爱那凡尘之物,自是叫有些自诩清高的神瞧不起,但她却丝毫不在意,面对有时若有若无的针对也不理会。她颇爱来这,只因白唏。

曲清阮望着她笑道:“这种事情,你还真不用关心,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是神界的。”

白唏听罢,又是好一阵沉默,才面带凝重,缓缓问道:“问你件事,你必须实话实说。”

“何事?”曲清阮瞧她面色沉重,心中不由得一紧,然面上却不动声色。

只见得白唏沉吟片刻后,朱唇轻启,一字一顿道:“你眉心处的那一抹印记可曾消失?”

曲清阮听罢,下意识松口气,道:“瞧你这模样,又多了一件事让你担心了,当日也都怪白媱那丫头多嘴……”“你要怪她,我可还要感谢她。”白唏难得的哼了哼。

曲清阮见她先是打断了自己的话,后是十分不满,便晓得她是生气了,便道:“是,瞒着你是我的不对了,但若要你担忧,我可做不到。”

“莫要再转移话题了,你还未回答我呢。”白唏轻蹙秀眉,道。曲清阮不留痕迹的叹了叹,道:“未曾消失。”

“怎会这样!?”白唏难得的出现了激动的情绪。曲清阮苦笑一声,道:“我怎知道,但它若未消去,便代表还有劫在等着我。”

“命运……为何不饶过你……”白唏喃喃道,面上尽是惆怅之色。

曲清阮殷红的眸子望着她,坚定道:“浅熙,命运,是可以靠自己改变的,你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

白唏听见她唤出口的名字一愣,低声道:“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啊,就连我自己,都快要忘了。”

“忘了那些不堪的过去,自是好的,但莫要忘了你曾自己改变过自己的命运。你都可以,我又为何不能呢?所以,白唏,相信我,我不会因为任何事而倒下的,我的命运,只能由我自己决定。”曲清阮殷红的眸子透着一股坚定。

她是神界公主,她自小就有属于自己的骄傲,虽然她会笑着和他们说趣,但是她知道的,他们都知道的,她是不同的,因为她,终究会成为王!

白唏垂了垂头,浅笑道:“嗯,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主子,因为你说过,你会一直保护我,保护我们。”

曲清阮听罢,面色有些不自然:“那时还小,这么丢脸的事你就别翻出来了。”

白唏轻笑出声,笑声如同银铃悦耳动听:“哪有,我觉得那时的你,很棒。”

“白唏,再吩咐你一件事。”曲清阮笑了笑,很明智的选择了转移话题。

夜幕悄悄降临。

曲清阮一身白裳坐于庭院中,细细品尝着香茶。白媱扁着嘴,一脸不情愿都走了过来。

曲清阮望着她,笑道:“怎的?谁欺负我们家白媱了?”白媱抓起白玉壶往杯子里倒水,抓起杯子就喝,也不顾烫。这样的动作连着好几次她才停下来,咬牙切齿道:“主人,厌上神叫你去厌岛一聚!”

曲清阮心中只觉得好笑,她道:“既是厌叫我去,你又为何如此生气?”

“打架输了!“白媱抿着嘴唇,鼓起两腮,明显是气极了。曲清阮笑了一声,道:“女孩子家家,要那么厉害作甚?且你打架输了管厌又有何干?”

白媱急道:“不是,他,他欺负人!”白媱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让人看了好心疼。“厌也不是那种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曲清阮秀眉轻蹙,问道。

“主人你去了就知道了,我去找应龙了!”白媱话音刚落下,眸中便带着火焰,走路都带着疾风,气冲冲的离去。

曲清阮只说了一句:“你别欺负人家。”也没管白媱听没听见。便收拾茶具,化作一道流光飞去,而其方向正是南方。

曲清阮不过片刻便到达厌岛,她落于树前,又像以前那般安静的等候着。

大树的树皮表面闪过绿光,一道声音响起:“小女娃,这些年可安好?”

曲清阮听着熟悉的声音勾了勾唇,道:“厌,我与你说过多少次了?莫要再这般唤我了,我有名有姓。”

厌对于她的无礼,不怒反笑:“女娃娃,老夫很开心,老夫今日见你还以为你变了,没想到你还是这般。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曲清阮轻笑了几声,笑声如同银铃般清脆动听:“厌,所以你找我来只是为了验证我有没有变?还欺负我的人?”

厌但笑不语,好一会他才道:“还得劳你给我看会家,我要去一个地方。”语毕,还不待曲清阮开口拒绝,一道流光便划过天际。

曲清阮虽不情愿也只好帮忙,她脚尖轻轻一点,便飞身坐于比较低矮的树枝上。

三千青丝如瀑布般随意披散于身后,月光洒在她完美无瑕的脸上,竟是做了陪衬。

辰翊刚进来便看见这副美景,她已褪去稚嫩,那对勾人的眸子也尽是淡漠,她看起来冷清,却让人好奇。

辰翊面上带着浅笑朝她走去,曲清阮垂眸看着那个离她越来越近的人,顿时明白了白媱为何如此生气。

辰翊站在树下,俯首作揖:“公主。”曲清阮淡淡的看着他:“无须多礼。”辰翊这才站直了身子。

曲清阮身子向前倾,伸出纤纤玉手,用纤细的手指勾起他的下颌,使他仰视自己。一切,若如数万年前那般。

只见曲清阮缓缓勾唇,道:“美人,本公主刚刚还在想,究竟是谁能把白媱气成那样,现在看来,就连厌也帮你,你究竟有何本领竟能支使厌?”

辰翊面上的一抹浅笑始终未曾消失,眸中也尽是是温和:“公主,我未曾欺负她,我只是请她帮忙带话,顺带嘱咐了她莫要告诉公主是我相邀,白媱姑娘十分不情愿,便要求与我斗法,她若是输了,自然照做。”

面对辰翊跳过了她第二个问题,曲清阮并没有多在意。

曲清阮微微挑眉,这个动作如今她做出来十分带有蛊惑力,加之她殷红的眸子化下淡漠便显得十分妖魅,只见得她朱唇轻启,用她那如空谷幽兰的声音缓缓道:“这么说来,你倒没错了。”

辰翊笑着望着她,温润如玉的嗓音如孱孱流水缓缓流出:“公主,我想提醒你一件事。”

“嗯?”曲清阮没在乎辰翊并未用敬语,微挑的眉毛,发出来的一个单音更是叫人心动。

“公主有着如此容颜,再加上那对动人的眸子,若做出这帮举止,叫人想干一件事。”辰翊温和道。

曲清阮眸中闪过好奇,道:“何事?”

辰翊嘴角弧度加深,眸子也泛起点点笑意,随后他飞快伸出手抓住她的皓腕,用力一拉,曲清阮只觉得天旋地转,人便躺在了地上,她的双手也被辰翊钳制着,压在地上,而她的双脚也被压住。

“你!”曲清阮美眸瞪着他,有点不知所措。她不敢起身,因为她一起身身子便会接触到他。

辰翊依旧那般温和:“公主这下明白了?”曲清阮轻咬下唇,面上浮现一抹浅红:“放肆!”

原本颇有威严的话此时她说出来却如此动人,饶是辰翊如此好的定力,眸子也微暗,他道:“公主,我问什么你答可好?”

“如此情形我能说不好吗?”曲清阮哼了哼,道。辰翊嘴角的弧度再次加深,他道:“公主莫恼,只是你方才那动作……”他顿了顿,微微俯身,曲清阮只觉得他独有的气息离她更近,只听得他温润的嗓音带着点点喑哑在她耳畔缓缓响起:“太过勾人。”

曲清阮只觉得自己的脸一烫,说不出话来。她不过是觉得好玩,且数万年前她也做过这般举止,他未曾生气不说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举止,但没想到数万年后的今天,他、他竟敢压着她!

辰翊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退了退身子,保持着之前的样子,这才让曲清阮好受点,他道:“公主,数万年前你还是个小孩,那般举止自然不会有什么,但如今……”

辰翊没有再开口,而是浅笑不语。

曲清阮自是知道他意思,只能道:“是我错了。你,先起来。”

哪想辰翊直接无视她的话:“公主,第一个问题,这些年,你去哪了?”

曲清阮咬咬银牙,问道:“是不是我不回答,你便不会起来?”

辰翊再次无视她的话,温和道:“公主,想来你并未听清,我再重复一遍问题,公主你这些年……”

“好!”曲清阮还未听他说完,便打断道:“我若是回答了,还麻烦你起身!”

“公主,请如实回答。”辰翊望着曲清阮那对几乎要喷火的美眸,不由得心情愉悦。

曲清阮咬了咬银牙,将头撇向一边,露出白嫩的脖颈,面色带着不情愿,刚要开口,便听见辰翊那温润的嗓音带着喑哑再度响起:“公主,麻烦将头撇回来。”

曲清阮一愣,顿时明白了什么,面上浮现一抹不自然的绯红,乖乖将头撇了回来,殷红的眸子小心的望着眸子微暗,眸中已没有温和的辰翊。

沉默片刻,辰翊深吸一口气,道:“公主,还请回答我的问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