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被召唤的墨余君

更新时间:2020-05-29 02:26:54

被召唤的墨余君 连载中

被召唤的墨余君

来源:落初 作者:F说 分类:玄幻 主角:伍墨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F说的原创小说《被召唤的墨余君》,主角伍墨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睡梦中,一个美女问墨余: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坐骑?坐...骑...?墨余毫不犹豫的同意,于是穿越到灵者大陆,成了美少女的魂宠......群:647331247感兴趣的可以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很像丹药学练出来的炉渣。“

”这是火药,你这有没有拳头大小的铁质容器。“

”没有,不过我有铁矿,你要什么样子的,在工坊可以马上做出来。“

”来不及了。“

”很快的,把铁矿用熔炉融化,倒入塑形器里,用灵气勾勒出想要的形状,然后就可以了,很多傀儡的基本零件都是这么做的。“

”我靠,去特么的车床,这玩意领先一个位面啊。“

墨余两眼放光,口水流的像黄果山大瀑布,吓得伍潇潇不自觉的后退了好几步,这家伙的表情好像上个月被游街的采花贼看到自己时的样子啊。

......

“老伍,这么久了,你孙女该不会吓跑了吧,还回去拿装备,据我所知虽然她一直嚷嚷着要当骑士,实际上还铸不出灵具吧,没有阵纹的普通盔甲只能防防野兽,可挡不住我家亦然的青狼,哎呀,好,好,抬高点,腿再抬高点,哈哈,你家这些舞姬倒是比我们冯家出色不少,哈哈,这腰腿,好看。”

冯绍广磕着瓜子手舞足蹈,全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哼,你们舒服的躺在父母怀里学礼仪的时候,老子已经在蛇忙山脉当浪人了呢,后来被冯家找到认回,带着小小的冯家数十年就成为平城第二大家族,这期间有哪一刻是靠的是风度和礼仪。现如今冯家很有可能一跃成为平城最大的家族,就更不需要玩那些虚头虚脑的东西了,爽快,爽快啊。

伍烈阳脸色有些难看,虽然他也知道潇潇恐怕只是一时气话才邀战冯亦然,魂宠是破壶,辅职里又只有符咒一门的火符有些涉猎,输的难看已是必然,但是伍家之人绝没有逃跑一说,这冯家说话也是太过分了。

灵者大陆公认法则,灵者只有在学园全面的资源为前提的条件下自主研习并且自己决定今后的路才有可能封号,盲目的对一个灵者进行指导只会灭绝了他的可能性。

所以伍潇潇虽然灵气量已近一阶灵者后期,战斗手段却几乎没有。

“冯爷爷真是着急,半个时辰可是都还没到呢,潇潇怎就是逃跑了,还是您其实并不会计算时辰,那您可以问问城主爷爷嘛。”

墨余准备完毕,杂七杂八的怕有几十斤重,便让伍家人驱使鬼力载着他和伍潇潇以及一堆装备飞空而来,人还在半空呢,就听到冯家家主大放厥词,而伍烈阳面有愠色却无言以对,伍潇潇立刻就出口了,这也是因为,事已至此,已经是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管的心态了,在说这家伙也并不值得自己许多尊敬。

“哟,小小年纪牙尖嘴利,对爷爷辈的长者就这么说话,伍家家教在这几年也是一同没落了啊。”

“这倒不是伍家教的,是跟着冯爷爷你现学的哩。”

伍潇潇毫不退让,哼,打不过你孙子我还恶心不过你这没文化的老头么。

周围开始有压抑的喝彩声和对冯家的嘲笑声,冯绍广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心中发狠:要是以老夫再早几年的脾气,定然将你捏成肉泥喂了我的灵宠。

罢了,说不得过几年就是我冯家人,到时候再给你点苦头吃,这样想罢,心里的火气才消了些许,转头阴恻恻的对孙子吩咐到:

“亦然,对方可是女流之辈,又契了只没用的魂宠,你出手可不能太重,慢慢的指点她才行。”

“亦然明白,必会约束青狼小心进攻,好让潇潇妹妹多学点东西。“

冯亦然自然知道爷爷的意思,心中暗道这是爷爷的指示,潇潇你也别怪我心狠,不过今天让你多吃些苦头,也好让你将来听话些。

高台的屏障升起,又自顶上闭合,对决正式开始。

冯亦然想要展现实力的差距,连站都懒得站,直接找了一角席地坐下,打了个哈欠说道:

”潇潇妹妹,你有什么手段,就先使出来吧,哥哥就坐在这里不动弹,你能逼得我站起来就算我输。“

你的魂宠是个破壶,你自己顶破天能丢两张符咒就不错了,让你先使两招显了我的气度,再让青狼轻轻的吹几道风刃拍几爪子,给个十几道伤痕也就差不多了,不能给少了,给少了爷爷不高兴,也不能给深了,万一留下疤痕就不好了,唉,真麻烦啊。

冯亦然正在烦恼,墨余却开口喜道:

”当真?说话不算是小狗!“

”当然是真的,你尽管动手吧。“冯亦然轻蔑的撇了撇嘴,瞧你高兴的,好像我不动你就能赢似的,我可是唤师,我不动青狼能动啊,就算青狼也不动,你凭什么攻击我?又凭什么防御青狼的远程风系术法。

”嘿哟。“冯亦然的话刚说完,墨余已经拿起一堆土制手雷,喊一声号子,甩开了膀子噼里啪啦的投了过去,因为赶制的紧,没有时间测试,所以引爆时间尽可能的设计的长了些,正担心命中率呢。

这是什么?冯亦然有些疑惑不解,投掷铁球?类人形灵宠确实有很多都拥有投掷技能,可是既没有灵气的灌注,也没有阵纹激活的光芒,所以你难道只是想凭肉体的力量用这些拳头儿大小的铁球砸死我?哈哈,哈哈哈哈,力气还有不足,好几个都没投到这么远呢,而且这威力,我给你只野兽兔子你都砸不死,更何况我有一阶灵宠青狼的保护,哈哈,笑死我了。

冯亦然伸手接住掷的较远正巧落向他的一个铁球,其他的落在他前方,被他命令青狼都拨到一起,准备加持疾风丢回去,让她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投掷。

咦,这铁球上还有个洞,正往外冒着细小的白烟,前面的一堆也都在冒烟,对面的伍潇潇和她的魂宠为什么跑到了最远的高台边缘,还蹲下来捂住了耳朵?难道这铁球有古怪?

确实没有灵气在里面,也没有阵纹的痕迹,他摇了摇,里面塞的实实的,又凑到眼前细看,铁球上刻着一道一道的格子条纹,实在是没有什么奇异之处啊。

这时一阵炽光在他眼前爆开,紧接着他的耳朵在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后整个世界就安静下来,再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嗡嗡嗡的震动在脑中回荡。

轰轰轰的爆炸接连不断,隔着护罩都能感到震动不止。

“亦然!”冯绍广大吃一惊,身形一闪就出现在高台上,阻隔的屏障就像烈日下的一层薄冰快速的融化,爆炸的硝烟也被随手驱散。

冯亦然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无非是些失明失聪脑震荡之类,身负灵气的灵者小半日也就能恢复如初。然而外型是极惨的,头发和眉毛都烫掉了,衣裳褴褛,面黑脸肿,颇有他妈都认不出的感觉。

“可恶!”怀抱着自己的爱孙,冯绍广心火直冲脑门,催动兽符,抬脚一跺,一条巨大的蟒蛇张着大嘴从地下钻出,将将显露蛇头的部位就合嘴缩回,一出一回仅在一瞬,许多的人甚至还没有看清蟒蛇的样子,黑影一闪,大半个高台就消失了,留下一个黑黝黝深不见底的空洞。

悬停在高空的墨余惊颤不已,我的乖乖,吓出老子一身冷汗啊,这就是冯家家主,八阶唤师的一脚么?幸好自己的漂亮主人的爷爷也是八阶啊,关键时候眼睛一花,人已经被一只大鸟擒在了数百米的空中。

“呕~这起码是十倍重力加速度下的海盗船体验啊,呕~我的胃,我的肠子,呕,要出来了。”死亡极度靠近的后怕和瞬间的加速失重让墨余全身发软,“潇,潇潇~救我,让你爷爷放我们下去。”

伍潇潇还在失神之中,赢了?这就赢了?用那个所谓的手雷?墨余还准备了据说更厉害的火铳和火炮呢,咦,四目金雕,爷爷的灵宠怎么出来了,哇,墨余怎么又流眼泪又流鼻涕,呀,还吐了,好恶心。

当伍潇潇终于明白身为破壶的墨余能靠着魂契漏过来的一点灵气保持突然承受加速还不昏厥是多么坚强并招呼金雕降落后,墨余觉得坚硬的地面真是太令人感动了,尽管他的身体还软趴趴的像是没有骨头一样。

一股沁人的清凉从魂契涌出,慢慢的充斥全身,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不见。

原来是伍潇潇通过魂契共享过来的灵气,可惜共享停止后,墨余体内剩余的灵气就像千疮百孔的气球里的气体,不多时就消逝一空,令墨余遗憾不已。

这时墨余才发现现场的气氛十分的严峻,伍烈阳正浮在空洞之上与冯家家主对峙,平城城主与数千的宾客也都神色凝重的站立起来。

干扰对决,以大欺小,对其他家族的子弟痛下杀手,无论哪一样都是会引起众怒的劣行!

冯绍广也意识到自己一冲动犯了众怒,十分后悔,幸好伍家的小丫头并未出事,事情还有说道的空间,反正冯家也不在乎什么名声,如今厚着脸皮付出点代价也就是了,毕竟,还有城主大人会帮自己说话。

“老夫真是老糊涂了,一失神差点酿成大祸,幸好伍老哥威风不减当年啊,虽然说正是有城主大人和伍老哥这样的高手坐镇老夫才有所松懈,但是此次确实是我冯家的大过错,我愿认罚。”

伍烈阳并不理会,伍家虽然式微,也不是怕事的人儿,今天大不了领教一下你这冯老狗的虚空双蟒!

不过终于还是没有机会,城主站出来给了一个台阶,用颇有兴趣的语气问道:

“哦,如何个认罚之法?”

“首先,潇潇姑娘刚刚所用的是傀儡术中的技术吧,能不使用阵纹达到如此大的威力,虽然在今后的灵者之战中并无什么用处,但是也可以看出傀儡一道颇有领悟了,我恰好有有一块翠木晶核,对傀儡制造还算有用,就与芥鬼一同奉上,为你压惊。”

”其次,我冯家为了反省这次的过错,将闭门思过半年,这半年内,不入荆棘谷和蛇忙山脉猎妖,日常所需,都将以高出现价两成的价格从各位手中收购。“

”最后,为表示对伍家的歉意,四院招生的名额,我冯家愿意让出一个给伍家。“

一共三句,给伍潇潇,伍家,平城众人都许下了令人心动的好处,一招壁虎断尾用的毫不迟疑,可见冯绍广能带领冯家崛起,还是有几分枭雄之色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