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魔

更新时间:2020-05-29 02:37:31

天魔 已完结

天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孤云白鹤 分类:玄幻 主角:白鹤基因图 人气:

主角叫白鹤基因图的小说是《天魔》,它的作者是孤云白鹤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终日混吃等死,在二一边缘挣扎的平凡大学生,竟因缘际会成为“魔鬼继承人”!白鹤被魔王选中,一跃成为异世界的暗黑主神,还艳福不浅的邂逅神族第一公主──艾莲娜,与她结伴踏上冒险之旅,一路上的遭遇让他看尽人性的贪婪、邪恶和软弱……在前面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命运?而魔族则蠢蠢欲动,想用鲜血唤醒白鹤身为魔王的自觉──要他带领魔族的子民征服这个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喂,老大,我是白鹤。今晚我不回寝室了。跟哥儿几个打声招呼,别把我当失踪人口啊!”

“哦,又去看星星啊?你又不打算当天文学家,有那时间还是复习一下功课,小心被当!”

“放心,又不是没被当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挂掉手机,白鹤躺在十三陵水库的大坝上,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

不知道是第几次通宵看星星了,这已经成了白鹤的习惯。其实白鹤对天文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也不想当个天文学家,否则也不会一头栽在昌平这个山沟里学法律了。

白鹤真正感兴趣的是中国的古文化,他深信中华五千年的璀璨文明当中,有许多现代文明也无法解释的奇迹。

白鹤曾经研究过中医、武术,甚至易经八卦、奇门遁甲,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在纸上似乎头头是道,可在实际应用上却总是缺少点什么。难道漫长的岁月中真的埋没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天空的乌云逐渐散去,白鹤又开始聚精会神的观察起北斗七星来,他偶然得到一本讲奇门遁甲的书,书已经破旧不堪,甚至连一些字迹也无法辨识,封面因为受潮的关系墨迹已经变成一团乌黑,连书名是什么都不清楚。书中深奥的语句让白鹤看得一头雾水,所以才会在深夜来到十三陵水库观察星象变化以求突破。

一颗流星慢慢的划过天际,彷佛是一个跳跃的音符,奏响夜的序章。

白鹤轻轻一笑,嘲弄地看着它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了,微弱的光芒想要和无尽的黑暗抗衡,简直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不知道为什么,这凄冷的夜,让白鹤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彷佛这无尽的黑夜才是他的归宿、他的家。

一颗奇怪的流星缓缓的划过天空,闯入白鹤的视线——它不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而是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在黑暗中燃烧的黑色火焰!虽然是在浩瀚的夜空之中,白鹤依然可以清晰看出那是黑色的火焰。

不同于夜空的黑暗,这颗流星所发出的黑暗无比的深邃和恐怖,彷佛是死神的眼眸,审视着生者的灵魂……

白鹤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有一种快要撕裂的感觉,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侵袭着身体的每一处,在血管中无边无际地延伸着,不同于肉体的疼痛,这刻骨的痛楚似乎是来自灵魂深处,彷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着他的灵魂。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渐渐陷入黑暗之中……

“醒来吧,黑暗的传承者!”

白鹤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巨大黑影在眼前若有似无的闪烁着,说不出的诡异。

“你……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撕心裂肺的痛楚已经平息,但恐惧却依旧笼罩在心头,益发阴冷。白鹤戒备的看了看四周,弄不清楚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只觉得无限的未知堆积在脑海里,一点头绪也没有。

“我是黑暗的主宰,执掌毁灭之力的暗黑魔王。”黑影虚无的闪烁着,语气中透出无比的威严。

白鹤觉得这声音很奇怪,因为它似乎不是传进自己的耳朵里,而是直接出现在脑海之中。

“魔王?”白鹤诧异地道。若是平时,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把对方嘲讽一番,因为这个玩笑实在开得太过拙劣;不过看看眼前这诡异的景象,他还是忍了下去,心想:莫非是在作梦?梦里的魔王居然是个影子,自己的想像力也实在太匮乏了。

“这不是梦,你见到的只是我的灵魂。”魔王的声音如低沉的钟声回荡在白鹤的耳边,“不要怀疑,我可以看穿你的思想,这就是暗黑魔法的神奇之处。”

“灵魂?莫非你已经死了?”白鹤轻轻的问,他只觉得黑暗中有一双可怕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那锐利的目光似乎要洞穿自己的心。

“是的,我的身体已经在和光明神王的一战中毁灭了。”黑影的语气中充满愤怒和不甘,“所以我才不得不穿越空间来到这个世界,选定你作为我的继承者!”

“原来真的有灵魂存在。”白鹤喃喃自语着,恐惧逐渐被好奇心所取代,忍不住问道:“做你的继承者?那你要我做些什么呢?”

“简单的说,就是到我的世界去,带领我的子民征服整个大陆,还有打败我的宿敌——光明神王。”

“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不过很抱歉,我对打打杀杀一点兴趣也没有,而且我还要回去复习功课。”白鹤漫不经心的说。

“哈哈哈!”暗黑魔王愤怒的狂笑着。

每一个音节彷佛是利箭一样刺痛白鹤的心,巨大的恐惧又笼罩在他的心头。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暗黑魔王的笑声戛然而止,冷冷的问。

“我……”白鹤刚刚说了一个字,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在颤抖,他暗骂自己没用,深吸一口气平息自己的情绪,才平静的说:“魔王很了不起吗?那你怎么还会被那个光明神王杀掉?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办得到?”

“住嘴!”暗黑魔王粗暴的打断了白鹤。“如果不是艾莲娜封住我的灭世魔剑,他早就被我杀掉了。”

“到我的世界去,你将不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我的传承者,新的暗黑主神。”说到这里,魔王语气一缓,“想想看,你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成为统治整个世界的王者,可以拥有财富、女奴、宫殿!”

“你是在诱惑我吗?”白鹤轻笑一声,“的确,我喜欢金钱和美女,但却不想为了这些放弃现在的生活,更不想到你的世界去。我喜欢自由自在,财富和权力不过是世俗的枷锁,在这背后要背负太多的责任和使命;否则,你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暗黑魔王沉默了,他没想到权力、财富、美色无法打动眼前的人类,但是他却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他相信,这样一个富有智慧却又不轻易被诱惑的人,或许可以完成自己无法完成的宿命。

“你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价值是什么呢?一个普通的人类,终日为生计奔波,庸庸碌碌的过一生,你甘心吗?”

“在我的世界里,人类占据了富饶的土地,却永无休止的自相残杀,而魔族却在贫瘠的土地上挣扎,这公平吗?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选择战争,为了生存而战!”

“没有暗黑魔王的庇佑,魔族永远也不可能战胜神族,他们注定要饿死在贫瘠的土地上,而人类却尽情的挥霍。我逃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已经燃尽我的灵魂,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最后所能为我的子民做的,只有寻找一个继承者,去延续我的力量,带领他们走出苦难的命运……难道你忍心看着我带着遗憾消逝,看着我的子民在苦难中灭绝吗?”暗黑魔王诚恳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在敲打白鹤的心。

隐隐的,白鹤开始动摇了,两个不同的念头在脑海挣扎着,不知该何去何从。

“何况你已经回不去了。你的灵魂已经和肉体分离,如果不去我的世界转生,就只有灭亡!”魔王最后冷冷的补上一句。

“什么?”白鹤一愣,随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怒道:“就因为要我成为你的传承者,你就杀了我?你这个卑鄙的恶魔!”

“闭嘴!”暗黑魔王也愤怒了,作为黑暗的主神,从来就是别人对他顶礼膜拜,哪需要像今天这样费尽口舌、用近乎恳求的语气去说服一个向来他所鄙视的人类!

“不要和我说那些虚妄的道义!我本来就是恶魔,人类和神族那一套虚伪的东西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就是我,只要我认为是对的,为什么要在乎别人怎么说?记住,这才是暗黑主神!”

白鹤沉默了,毕竟在死亡面前,那些虚妄的道义根本没有什么说服力,何况他心里也非常赞同这番话。随心所欲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而不去理会别人的看法,这正是他所向往的;但是他知道这是强者的权力,只有绝对的强者才有资格这样做。

“我应该怎么做?”白鹤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这场较量中,他是失败者;面对强者,弱者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你的灵魂吸收我的力量之后,我会把你送到我的世界,在我创造的身体中重生。那时候,我的意识将会消失,一切都交给你了。”

说到这里,白鹤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些基因图的图案。

“这是在这个世界中你身体的基因,你可以依照这个基因,在我的世界中以你原来的样子重生!”

“如果忘了怎么办?”记这个鬼东西实在很麻烦。

“那就会以我最初的样子重生。”

“最初的样子?”白鹤诧异的问道。

“暗黑魔王以龙为最初的型态,之后才会变成魔族的模样。”或许是因为心愿已了,暗黑魔王心情很好,淡淡的说:“如果你喜欢被一群母龙纠缠或者被一群猎龙者追杀的话,就不用去记它。”

白鹤苦笑一声,赶忙将基因图记在心里,这时耳边传来暗黑魔王的声音。

“好了,已经没有什么时间,现在我把力量融入你的灵魂之中,等你醒来的时候,就进入我的世界了。记住,到玄龙山找回失落的神器灭世魔剑,才可以成为真正的暗黑主神。”

忽然,黑色的火焰迅速旺了起来,白鹤渐渐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白鹤发现自己依然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中,不同的是,这里感觉暖暖的,而暗黑魔王的灵魂已经不见了。

“这就是另一个世界吗?记得那家伙好像说过,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到了他的世界,可是我为什么不能动呢?”白鹤努力的动了动,想走出这无尽的黑暗,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法移动身体。他甚至怀疑这个身体到底是不是属于自己的,为什么感觉那么不真实?

“难道还在意识的世界里吗?”白鹤心念一动,开始集中精神。恍惚间,身边的景物开始慢慢的变换,朦胧的红色、纤细的血管……随着意念的转动,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清晰。

眼前纵横交错许多基因图似的立体图像,染色体好像水中的水草似的,一条一条的在这个空间里漂浮着。

“对了,基因图,改造身体!”白鹤想起暗黑魔王最后说的话,他可不想变成一条龙,哪怕是再英俊的龙!

在意识的世界里,白鹤觉得自己就是主宰者,这里的一切都会随着他的意念而变化,繁琐的基因逐渐与他头脑里的图案合而为一。这实在是一个浩大而繁琐的工程,意识的世界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所以连白鹤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过了多久,无聊的时候他也曾想改变自己的形象,或许换上刘德华的脸加上阿诺史瓦辛格的肌肉会比较酷,但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毕竟自己是个生物文盲,一个不小心给自己安上彭恰恰的鼻孔、小亮哥的身高就不妙了。

在这期间,白鹤透过自己的意识对周围开始探索,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蛋里。大概是龙的蛋吧!

真是悲哀啊!在白鹤的意识里,和蛋沾边的都不是什么好话,笨蛋、傻蛋、王八蛋……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是从蛋里出来的,那真是丢人到家了。

蛋的外面是什么样子呢?白鹤很想知道,却偏偏无法看见。他的精神力根本穿不过厚厚的蛋壳,虽然经过无数次的尝试,却总以失败告终,最后还是放弃了。反正总有一天会看见,到那个时候这个世界都将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接下来,为了打发时间,白鹤开始了漫长的学习。

暗黑魔神留给他的不只是强大的力量,还有他的记忆。自创世神创造暗黑魔王开始,直到与光明神王的最后一战,全部的知识和经历都完完整整的保留在他的意识里,这才是一笔真正的财富。

最初白鹤不过是抱着一种偷窥的心态,想知道暗黑主神残暴的面具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渐渐的,他却为自己卑鄙的想法而感到羞愧。暗黑魔王其实是一个悲剧英雄,为了魔族的生存,他一直坚持与强大的神族、精灵族、人族、矮人族,甚至兽人族战斗着,即使是死去一刹那,他所想的也是要将自己的信念传承下去,为魔族留下希望。

对于暗黑魔王,白鹤的心情非常矛盾。一方面当他是个仇人,一个杀死自己并且把自己放逐到这个陌生世界的仇人;另一方面,他又把暗黑魔王当作是一个值得敬仰的英雄,一个敢于颠覆现有的秩序,为自己的子民鞠躬尽瘁献出生命的悲剧英雄。在这种爱恨交织的感情作用之下,他对自己的未来也开始迷茫——他注定要走和魔王一样的路吗?

接下来的日子,白鹤又把暗黑魔王当作老师,他学会暗黑魔王留在记忆里的大部分东西。从魔法到武技,再到各种语言,当然,仅仅停留在理论上。通过学习,他对这个世界有了最基本的了解。

创世神创造这个世界后,创造风火水土和战神五大主神,又把自己的生命分化成光明与暗黑两大主神,分别继承他的创造之力和毁灭之力。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有七大主神。最高的主神就是代表光元素的光明神王和代表暗黑之力的暗黑魔王,其次就是风火水土四大元素主神和战神雷米特。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大陆,被海洋南北分割。大陆上生活着人类、兽人、矮人、精灵、和龙族,以及其他一些数量极少的种族。

而神族和魔族分别居住在神界和人界,神界与人界的交界之处就在高达三万米的神山顶端。神山终年积雪,布满万年坚冰,附近的魔法波动非常诡异,常人只要接近就会发生魔暴,在强大的魔暴中灰飞烟灭。

而魔界的入口则是在黑暗沼泽之底,除非有强大的力量,否则还没有进入魔界的入口就会被黑暗沼泽所吞噬。

在各个种族中,神族和精灵族是光明神王所创造的种族,而暗黑神龙则创造了魔族和龙族。至于人类和兽人,是当初创世神所创造的。人类信仰光明神王,而兽人则背弃了神,他们相信力量是世间的唯一法则,所以他们拥有强壮的身体却不能使用魔法。

意识世界的生活无比枯燥,如果不是暗黑魔王浩如瀚海无穷无尽的丰富记忆,白鹤一定已经崩溃了。

不知过了多久,白鹤觉得自己体内的能量正在慢慢的增强,而意识却越来越难以移动。最后,他的意识终于被局限在身体之中,身体似乎也有了实体的感觉。

这天,白鹤正在幻想着这个世界的样子,忽然间体内的能量开始膨胀,像火焰一样炙热的能量充满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白鹤痛苦极了,彷佛身体要爆炸一样。他痛苦的挣扎着,烦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终于,力量涨满他的体内,再也无处宣泄,就在白鹤的意识将要再一次消失的时候,异变出现了!

白鹤觉得能量从他皮肤的毛孔瞬间爆发出来,将坚固的龙蛋炸得四分五裂,他终于破壳而出。

躺在地上,白鹤试着睁开眼睛,在适应外面的阳光之后,他迫不及待的开始观察这个世界。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湛蓝的天空,几片浮云在空中缓缓的移动。似乎和自己世界的天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清澈了许多。他轻轻的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

实体的感觉真好!白鹤心想。

放眼望去,四周都是湛蓝的天空,这里大概是某座山峰的顶端。他的脚下堆满各种闪闪发光的东西,银色的铠甲、金色的钱币、蓝色的宝石……琳琅满目,反射着太阳的光芒,亮晃晃得白鹤的眼睛都有些疼痛。

峰顶大概有十个足球场的面积,白鹤踏着满地的财宝,向边缘走去,心里盘算着怎么从这该死的山顶下去。虽然他已会风系魔法“风翼”……,但毕竟只是停留在理论阶段。万一不小心从半空中掉下去,那可就惨了。

白鹤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毕竟自己才刚挂了一次。

他不知道其实他在蛋里已经待了一百年。

山峰的下面全是水。原来这座山峰在一个很大的湖泊中央,湖泊的外面围着一片绿油油的草原,再远处就是一望无际的森林了。

怎么下去呢?

白鹤忽然想起可以用空间魔法瞬间移动,即使失败了也不至于挂掉。白鹤忽然发现自己原来这么胆小,或许是在黑暗的意识中待怕了吧!

身为拥有暗黑主神力量的白鹤,使用魔法毋需吟唱咒语。在这个世界里,使用魔法是依靠魔力和精神力的,用精神力调动魔力,就可以施放出魔法。但是人类体内的魔力是有限的,当人类体内的魔力不足以施放魔法的时候,就必须靠咒语来调动身边的魔法元素“元素魔法”或者借助神力“禁咒魔法”发动魔法。

高级的魔法师发动低级的魔法不用吟唱咒语,只需要冥想集中精神力就可以了;相反,一个低级魔法师施放低级魔法必须吟唱咒语,来调动周围的魔法元素。

不过,想像中的黑色魔法阵并没有出现,白鹤苦笑一下,原来理论和实际竟然相差这么远。

“唉!想不到新主人竟然是个笨蛋。”

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从白鹤的头上响了起来,着实吓了他一跳。

“在没有得到暗黑神器之前,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根本无法使用主人留给你的力量,更没有办法控制风火水土四元素。”

白鹤赶忙回身,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他诧异的问:“是谁?”

“我在你头上。”

清脆的声音又从白鹤的头上响了起来,他循声望去,发现一只小鸟。

“你在和我说话吗?”白鹤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毕竟被一只鸟骂笨蛋还是头一次。眼前这只小鸟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乌黑的羽毛上彷佛涂了一层油,光可监人,煞是可爱;如果有个少女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尖叫着把它抱在怀里。

白鹤也险些尖叫起来,对他来说这鸟儿就好像救世主一样可爱;既然它可以说话,也就意味着它能够找到人来帮助自己。

“笨蛋!当然是和你说话,这里难道还有别人吗?”黑色的小鸟拍打着翅膀在白鹤眼前绕来绕去,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他。

“你是谁?”白鹤被它看得浑身不自在,迟疑的问道。

“我是暗元素的守护神兽。”黑色小鸟语气颇为骄傲,“这个世界上对于暗元素的控制,除了暗黑主神以外就是我最强。”

“哦,那你还真是了不起。”虽然心里不相信,但白鹤还是敷衍一句。

可惜的是,这只鸟似乎并不好骗。

“哼,你不相信?”小鸟在白鹤头上盘旋,不屑的说:“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鸟,我是暗之神兽,没有我的帮助你连这座山都下不去。”

白鹤暗骂它的刁钻,嘴上却不得不应付。

“怎么会不相信!暗元素的守护兽当然了不起。”说到这里,他赶忙转换话题:“那么,能不能请你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既然是暗元素的神兽,那你一定知道暗黑神器在什么地方罗?”

“这里是魔界的龙神谷,是龙族的圣地。”小鸟轻轻的落在白鹤肩上,慢条斯理的说。它就好像羽毛一样轻,白鹤甚至感觉不出它的重量。

“至于暗黑神器灭世魔剑就在魔族恶魔森林中间的玄龙山顶,那是一个连魔族都很少接近的恐怖地方,里面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魔兽,以及被诅咒的亡灵。”

“我会送你到恶魔森林的边缘,然后你自己去寻找灭世魔剑,成为新的暗黑主神——这是老主人对你的考验。”

白鹤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对于暗之神兽的话,他没有一点的畏惧,反而充满期待和兴奋。

或许是在意识世界里寂寞了太久,想到即将到来的考验,他竟然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心中充斥着万丈豪情。他忽然鼓足气力仰天长啸,低沉有力的啸声在这清澈蔚蓝的天空下、郁郁青青的山谷里回荡,这一刻,彷佛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脚下颤抖。

暗之神兽这次并没有出言嘲讽,眼前的白鹤忽然给它强大的压迫感,让它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就像以前面对暗黑魔王的时候一样。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白鹤才渐渐安静下来,震聋发瞶的啸声还在山谷中回荡着。他心中一下子痛快许多,离乡背井的苦闷、初临异界的不安,以及在意识世界中的寂寞,在这一声长啸中完全发泄出来。

“我们出发吧,一切拜托了。”白鹤微笑地看着暗之神兽。

暗之神兽没有再发牢骚,身上忽然散发出强大的力量,一道黑色的光芒将它的身体包覆起来,瞬间变大。

当白鹤再次看清楚的时候,它已经变身成一只凤凰模样、威风凛凛的神兽,巨大的身躯、宽阔的背脊足够让一个人睡在上面。

“你还满帅气的嘛,我还以为你不过是只宠物鸟呢!”白鹤爬上暗之神兽的背脊,紧紧的抱住它的脖颈,在它耳边说。

“都说了我不是鸟,我是神兽!你这个笨蛋要我说几次才能记住!”暗之神兽怒道。

“没办法,你实在是太像鸟了。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白鹤,你叫什么名字?”白鹤问道。

还没有等他说完,暗之神兽就已经载着他飞到了半空中。

白鹤心中暗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到了空中,真不愧是暗之神兽;更令他惊讶的是,他感觉不到一点的气流,彷佛是静止在地面一样。

正诧异的时候,暗之神兽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的名字就是米特卡拉.达科尔洛赛特,你要记住了。”

暗之神兽似乎对自己的名字很满意,不过白鹤就不一样,他甚至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唯一的印象就是这个名字又臭又长,异常的拗口。

“你的名字太长了,不如给你起个简单的名字吧。嗯,叫什么好呢?”

无数的辞汇在白鹤脑中闪过,他反覆的斟酌筛选着,力求找到一个最为简单贴切的名字。

暗之神兽却不领情,大声抗议:“我才不要换名字!”

不过白鹤并没有理会它的抗议,脑中灵光一闪,一个绝妙的名字脱口而出:“就叫你小黑吧!哈哈,既简单又贴切。”白鹤得意笑道:“怎么样,这个名字还满意吧?小黑?”

暗之神兽气愤的大叫,甚至威胁要把他摔下去,可是白鹤却怎么也不肯放弃这个苦想出来的绝妙好名,暗之神兽最后也只能自认倒霉。

在它无奈的叹息声中,终于到达恶魔森林。

“这里就是恶魔森林的边缘。”小黑把白鹤放在地上,变回巴掌大的可爱模样,“灭世魔剑就在那座山上,只要你能够得到它,你就能够成为真正的暗黑主神。”

从斑驳的树影间,白鹤隐约看到那座黑色的山峰,在这阴暗的森林衬托下显得阴森恐怖,彷佛是一个未知的地狱;黑色的迷雾弥漫在树木周围,满地的落叶堆积得异常深厚,彷佛从来就没有被践踏过。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努力去完成了。”小黑在白鹤的头上盘旋了几下,彷佛是在告别一样。

它好像一道黑色的闪电消逝在白鹤眼前,只传来它清脆的声音:“希望能够再见到你,白鹤!”

白鹤微微一笑,漆黑的眼眸中彷佛有一团黑色的火焰在燃烧。他扬起头看了一眼这片清澈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步向森林的深处走去。

他知道,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命运就在他的脚下,而命运的方向必须由他自己来把握。

来吧!魔兽也好,光明神王也好,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让我们来较量一番吧!暗黑的宿命,就由我来完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