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怜梦乾清

更新时间:2022-11-22 14:46:45

怜梦乾清 已完结

怜梦乾清

来源:落初 作者:浅色怜梦 分类:言情 主角:马养狗 人气:

经典小说《怜梦乾清》由浅色怜梦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马养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郑秀锦不慎穿越乾隆四十五年,这个仅仅只有十四岁的小女孩,该如何面对古代的人和事,跟我一起来看看吧。  当几个古代男人闯入她的世界里,她最终会选择谁?  六爷永瑢,一个比她大二十三岁的男人,对郑秀锦来说,六爷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六爷心里也会这样想吗?  八爷永璇,一个雕塑出场,阴冷的面部表情给郑秀锦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的恩怨,就从雪地罚跪开始。  十一永瑆,一个以小气吝啬而出名的男人,没有给郑秀锦好印象。  十五永琰,一个内心没有储君皇位的男人,一心只想着平平淡淡生活的男人。  十七永璘,一个不断制造事端只想着玩的男人,却和郑秀锦成了好朋友。  福康安,从第一次见面故意饿着郑秀锦,到后来的为郑秀锦打抱不平,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又是郑秀锦的什么?  想知道答案,就跟文看看吧。QQ群:18128396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睛,映入眼帘的男人,他的眼眸似曾相识…亦曾相见,嘴角微微的扬起,无力的笑笑,从嘴里溢出微弱的蚊蝇声,“是…你…”

他把我放下,盖上了被子,“对,是我,你晕倒在轿子里,昏睡了三天。”

我双手支撑着身体,保持平衡,想要坐起来给他鞠一躬,或者行个礼。

他急忙按住我的肩膀说道,“不要动,你现在额头还很烫,有些高烧,你的身体很虚弱,你放心,这里很安全,谁也不会伤害你,你就安心的在这休息。”他温柔的说完这几句话,走到门口对着那位姐姐说道,“好好照顾她。”

那位姐姐微微欠了一个身,“是。”随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房间。

我抬起手摸摸额头,确实有些烫,不对…等等…我的衣服,什么时候我的衣服被人换了,换成了古代人的衣服,顺手摸摸裤子,坏了…谁给我换了衣服,衣服裤子都被人换了,手机…我的手机呢?

我从床上滚到了地上,使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可最终还是无力的瘫坐在床边,心里用力撕喊道,把手机还给我,我就这么一点念想了,你还要剥夺吗?是谁不经过我的允许就动我的东西?

那位姐姐从外面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碗,可能是看我在地上坐着,有些着急了,小跑起来,差点摔倒,手里的碗也险些滑落,她把碗放到桌子上,走过来扶我,“小妹妹,你怎么下床了?你的身体很虚弱。”

我甩开那个姐姐的手吼道,“别管我,谁给我换的衣服?”

她像是很吃惊一样,微怔了几秒后回答,“我…我帮你换的,你那身衣服都一股馊味了,我给洗了。”

她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牙齿咯咯作响,“你为什么要洗?那口袋里的东西呢?东西呢?在哪?”

她看我情绪激动,慌忙的扶着我,“别恼…王爷说那东西是你的,他先收着,等你好了再给你,别气了,来、躺好…你都三天没吃东西了,我熬了粥,可香了,我去给你拿。”

我半躺在床上,冷笑一声,“三天?我足足有十天没吃东西了,哪里是三天?”

她听了我的这句话,像是特别惊讶,粥碗也摔在地上,我紧张的把目光投向她,“怎么了?你没事吧?有没有烫到?”

她摇了摇头,“没事没事,我把这收拾了再去端。”她忽然停下千个身,“王爷吉祥。”

我顺着她请安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他。

她收拾好了地上的碎碗,就出去了。

他走到了床前,看了我一眼,手贴在我的额头上,我要是体力好的情况下,第一反应一定是躲开,或者把他的手推开,可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手贴在我的额头,却无能为力。

他把手缩了回去说道,“还是烫,你怎么高烧不退啊?睡了三天,就连给你喂药都成了难题。”

我没有接他的话茬,“你是王…爷?”

他嘴角扬起微微一笑,“是王爷。”

我又继续问道,“这里是…”

他把手机放在我的手里回答,“质郡王府。”

他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先是福康安就已经让我难以接受了,现在又多了一位历史人物,“质郡王?六爷…永瑢?”

我的反问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他能听个清清楚楚,微微一怔,看着我问道,“你认识本王?你怎么知道本王叫什么?你胆子可真是不小,还敢直呼本王姓名,直呼救命恩人的姓名,你还是第一个。”

这略带责备的夸赞即宣泄着他对我的不满,又不令我难堪,不满中又带着幽默,我知道刚才直呼他的名字是大大的不敬,“谢王爷救命之恩。”

就在我们说话期间,那位姐姐又回来了,这次回来不是端着一个小碗了,而是稍大的一点碗,还拎着一个木桶。

六爷从床上站起来,看着那位姐姐,又看看她拿过来的这些东西,“小荷,你这是…”

小荷盛了一碗粥,擦了擦汗说道,“王爷,小姑娘说,她已经十几天没吃东西了,刚才那一碗不小心打翻了,我重新熬了一锅。”

六爷看了看小荷,又看了看我,“十天?怪不得会饿晕。”

小荷端着粥,走到床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一边喂我一边问道。

我小口喝了一口粥,回答道,“郑秀锦。”

此言一出,六爷急速的回头,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又掷地有声的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我一字一顿的回答,“郑秀锦”

六爷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抛下一句,“知道了。”随后就走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一说起自己的名字,他会这么大反应,还有,福康安说的那件事,难道是真的?

我试探着询问小荷,“小荷姐姐,六爷他怎么了?怎么这么大反应?”

小荷听见我的话,没有马上回答我,而反应极其吃惊,“你叫王爷什么?六爷?你怎么这么称呼他?”

我抿嘴笑笑,“他排老六,所以就叫六爷呗。”

小荷把粥碗放在桌子上,说道,“你不是刚醒来吗?这些谁告诉你的?”

原本是我在问小荷问题,现在反倒是我的一句话惹小荷问出那么多问题来,我急忙转移话题,笑了笑说道,“小荷姐姐,把粥碗给我吧,我自己喝就行了。”

小荷把粥碗递到我手上,“慢点喝,还有的是,要是不够,我再去熬。”

我点了点头,三口五口就把粥喝没了,看了看空碗,,摸摸肚皮,“吃饱了,这粥好香啊。”

小荷接过碗不相信的看了看我,“这么快就吃饱了,你不是已经十天没吃东西了吗?怎么这么快就饱了?”

我掩口笑笑回答,“我是饿了十天啦,可我的胃完全装不下半桶粥。”我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地上的粥桶。

小荷笑了笑把粥碗放在桌子上,“你精神多了,我也就放心了,你的烧退了没有?”

还没等我回答,门外就传来了喊声,“小荷…把这药熬了。”

小荷迎上去把药拎在手里,“是王爷。”随后就走了。

六爷看了看粥桶,“等等…小荷,把这个顺便拿走。”

小荷跑跳着返回到屋里,“王爷,奴才把粥桶忘了。”说完冲着我笑了笑,拎起粥桶,腋下夹着粥碗就走了。

六爷走到床前,拿起手机,左瞧右看,“那天在轿子里,本王就好奇想问你,可看你紧张的样子,本王就没问,这个是什么?”

我见状,急忙伸手去夺手机,他向后一躲,“到本王手里的东西,你还想拿回去?”

我瞪了他一眼,瘪着嘴,把头扭了过去。

“小妹妹,药好了,来,喝药。”随着小荷的声音由远及近,我转过头,看见半碗颜色类似于红糖一样的汤药,当药碗凑近我的鼻子那一刹那,我否定了我的判断,这药虽说色泽上和红糖差不多,可是汤药的味道真是令人受不了…

小荷看我盯着药碗发愣,看了看六爷,又看了看我,“秀锦,你不吃药烧不会退的。”

六爷听了这句话,身子微微一颤,接过了小荷手里的药碗,另一只手举起手机,“郑秀锦,你听好了,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你要是还想要这个铁块,你就把药喝了,养足了精神,来跟我抢,喝…喝了烧才能退。”

看着帮我逃过一劫的手机,它真是太可怜了,到了古代人的手里,还被称为“铁块。”我看了看六爷,又看了看那半碗汤药,横下心来,为了把手机要回来,喝就喝吧,夺过汤碗一仰脖,半碗汤药顺着嘴巴灌进喉咙,抹了一下嘴角,把空碗递给小荷,“小荷姐姐,谢谢,这几天辛苦你了,等我烧退了,我就走。”

小荷和六爷面面相觑了片刻,六爷最先开口说道,“小荷,你先下去吧。”

小荷说了句,“是。”拿着碗走了。

我伸出手,手心朝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许赖皮,还给我,把手机还给我…”

六爷看了看手机,嘴角扬起了微笑道,“等你好了,本王一定给你,你多大了?”

我毫不掩饰的回答,“十四…”

我回答完毕之后,看着他没有什么反应,也许是在想什么问题吧,他沉思了片刻,就起身走了,现在我不能确定,我被六爷救下,还有没有可能回到现代,还有我的手机,他要是不给我,我就不能走,帮我逃过一劫的手机啊,你不幸的落在古代人手里,真是悲哀…不过,这个六爷和小荷倒是对我挺好的,不像是坏人,小荷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二十岁左右,那个质郡王看上去快要到四十了,按照时间计算的话,1780年,他应该37岁,每次见到他,心里都很舒服,很温暖,特别是他脸上的微笑,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