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霸王奴妃

更新时间:2022-11-22 14:46:52

霸王奴妃 已完结

霸王奴妃

来源:落初 作者:梦雨魂 分类:言情 主角:张口掌握住 人气:

《霸王奴妃》作者:梦雨魂,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张口掌握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她已是相府出生时即被亲生爹爹遗弃的三小姐,重生的她选择淡然,即使身子已不再清白。她从此成了他借以羞辱他的棋子,她也是他眼中连棋子都不配的灾星,有父有夫,却似没有。他与他之间又是怎样的一段刻骨深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

一声尖叫划破长空,却不是他的声音,而是我的,原来那看似陷入情意中的男人根本就是耍着我上当,当我贝齿要合上时,他早就毫不留恋的退出,我自己咬到了自己。

对着那男人犀利的仿佛要洞穿人心的黑眸,疼痛过后的我一阵心虚,头皮发麻。

“贱人,竟然敢咬本王,你活腻了不成。”

狂风暴雨终于来临,万万想不到的是他发怒不是将我逐出府去,而是喀嚓一声我的下颌被他生生的扭脱了臼。

血水混着泪水滑下,清秀的小脸也变了形。

“求饶,只要你跪地求本王饶了你这个丑的一无是处的贱奴,本王就网开一面,绕了你,否则,你就去刑房自领二十杖。”

变态,一点儿男士风度也没有的臭男人,暴虐狂,我忍着钻心的疼,含糊不清地对上他邪魅的眸子道,“二十杖。”

听不清我说的话,可是我接下来的行动却是告诉了他我的选择。

一步一埃地我终于走出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屋子,当然我也没有傻的先去挨杖责,而是先去把脱臼的下颌复位,上了药才去刑房。

一夜间,燕王府中同时入府的三名王妃,两人被杖责,一人还因冒犯了王爷,被免去了王妃的头衔,贬为奴,一时在大街小巷中传的纷纷扬扬,说辞各异。

出了这样的丑事,皇宫相比之下却是安静的很,好似并没有受这些传闻的影响。

“桀,如此我见犹怜的绝代佳人,Chun风一度,你怎么就舍得贬为奴了哪,这岂不是让天盛王朝的好男儿同生慷慨吗。”

凉亭中,一明黄绣龙袍男子低头浅笑道。他正是当今的圣上轩辕宸。

早朝之后,便听到宫人在三三两两地谈论燕王府昨夜发生的事,虽然不屑听墙角,可是事关桀的事,他自然是关心的很,这一听之下,终于明白,为何早朝时,丞相大人和侍郎魏廷都阴沉着一张老脸不言语了。

一身蟒袍的俊逸男子剑眉微蹙,冷哼一声,“昨日嫁入燕王府的不是沈丹云,而是另有其人?”

“什么?咳咳……国舅竟敢欺君?”

一口水没有咽下就听到如此震撼人心的消息,不由猛咳了一阵,才勉强停下。

“也算不上,嫁进府中的那个女人也是他的女儿,只不过是多年前遗弃了的弃女罢了。”

“弃女?他好大的胆子,朕圣旨上明明写着……”

“写着什么?写着赐婚丞相之女与本王的婚事?那只老狐狸早已经想到了,沈丹云,怕是要等到百花节上见了。”

鹰眸闪过一丝阴戾,嘴角邪狞地一勾,仿佛猎物很快就在眼前般的兴奋,他身边的龙袍男子直看得心底打了一个突,眼珠一转,同时眼中闪过一丝狡婕,暗暗期待着那天的到来。

老狐狸舅舅,这次可不能怪朕了,要怪就怪你不该如此算计桀,表妹看来是难逃魔手了,好是可惜了一个绝代佳人啊。

兄弟相交多年,他又岂是不知,除了那个女人能够得到他的呵护备至,府中的那些千娇百媚的各色女人就算表面风光,看似得到了他的一时宠爱,其实最后都也只不过是他的暖床工具,或是用来缓解体内情毒的用具罢了。

那个叫夕颜的柔似水,单纯如一张白纸的天仙般的女子也该要回来了吧,倒是府中的这些怕是……

一夜之间,我便有王妃的角色转变成了厨房的粗使丫头,连我自己都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几次闭眼睁眼之后,还是那堆积如山待劈的木柴,和那空空如也,等待填满的水缸,旁边还有两个歪倒一边的尖底水桶。

幸好我在去刑房领罚时,先穿得厚厚的,又在屁股上垫了些东西,要不然现在还干活,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个可不是我小题大做,虚张声势,看看那个叫红儿的侧妃就知道了,听下人们说,她躺在床榻上直哼哼了一晚上,到现在还没有停哪。

说起来,我还是应该感谢当时那臭男人没有要侍卫将我架出去,要不然我铁定也更她差不多了。

“哎呀,怎么劈了这半天了,连一根都没劈好啊,看来还真是娇嫩啊。”

不用说,这趾高气扬说话的正是厨房管事吴妈了,人常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今天还真是验证了这一点儿。

同这种自己身为下人还要欺压同是下人的人交流,没得浪费了自己的口水,我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低头认真地劈着。

那吴妈又嘟嘟囔囔说了半天,无非就是认情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着攀上他们高高在上的王爷,像我这般丑陋的无盐女是不会得到王爷的宠爱的。

见我只是低头卖力地干活不言语,她也感到一个人说话的索然无趣了,留下一句,干不完活甭想吃饭就如鸭子般摇摆着走了。

殊不知身后的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露出一丝浅笑,这吴妈其实也没有我想象当中的欺软怕硬哪,而且好是可爱哪。

如此在厨房中做了两天的粗使丫头,到了第三天,也就是我归宁的日子,本以为他早已经将我这个新婚夜被扁为奴的丑陋女人忘得一干二净了,谁知道竟然会有人来请我到前厅。

到了离前厅不远处,便看到了门口那不断地在焦急着探头张望的娇小身影,紧绷的心弦骤然放松了下来。

“明月,你在东张西望的看什么哪?莫非是在看情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