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南墙不负我勇往

更新时间:2022-11-22 15:03:51

南墙不负我勇往 已完结

南墙不负我勇往

来源:掌中云 作者:知南 分类:言情 主角:秦商商陆深沉 人气:

主角是秦商商陆深沉的小说《南墙不负我勇往》此文是知南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为还债,心甘情愿代替她躺在他的身下,谁知他却用手…… 原以为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痴恋,谁知道在他的温柔攻势下,我竟然步步沦陷。 他有着世界上最坚硬的心,最冰冷的情…… 到最后我才看清楚,他是我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黄粱一梦的空欢喜一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直到他的那根手指碰到我额头上的伤口。 我打了个激灵,所有的情~欲瞬间被浇灭,穿帮的恐惧铺天盖地而来。 果然,他挑逗的动作全都停止,手指在伤口上反复摩擦了许久,问,“不是撞伤了腿吗?怎么额头上也有伤口?”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寂静无声的夜里,我清晰地听到了两种不同节奏的心跳声。 我的,慌乱无比。 他的,沉稳有力。 “刚刚洗澡的时候,地上太滑了,我不小心撞在墙角的。”我随便扯了个理由,也不管靠不靠谱。 “嗯,身体不错,这么快就结疤了。” 陆深沉听完我拙劣的谎言后接的漫不经心,手指却有意无意地往下滑,攻城略地。 我却跟说谎被拆穿的孩子一样,心慌到不能自持…… 他再没说话,把我放倒在床上,我闭上眼睛准备和他纠缠在一起时,他却只是从背后抱住我。 “既然伤了,就早点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来日方长。” 令人迷恋的男性荷尔蒙气味抽身离去,我郁闷至极,也不知是我没有魅力让他一次又一次地不愿意碰我,还是…… 他压根就没准备碰林静言…… 我越想越害怕,但这种细思极恐的事情,让我压根就不敢朝下面想下去。 因为不管是哪一种坑爹的真相,最终倒霉的全都是我,他不碰我,我没办法怀上他的孩子,就赚不到足够的钱离开江家! 我默默地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得冷静,如何引诱一个男神这样高深的学问,不是一朝一夕能领会的。 终于等到了陆深沉均匀的呼吸声后,我开口唤了他两声,确定他已经熟睡才披上衣服走出了房间。 林静言在二楼的书房里等着我。 她挑眉见推门的是我,便直接开口问,“做了吗?” 明明是挺侮辱我人格的,我却得装作没事人的样子摇头。 “没用的东西。”林静言低声骂了一句,但我还是听见了。 接下来她抬头,依旧跟上次一样刷刷签下一张支票,纤细的眉头一皱,十分厌恶地把支票一甩。 轻飘飘的一张纸,准确无误地落在我的脚边,跟它主人一样似乎在嘲弄我。 我总不好对一张纸发脾气吧,只好调整下情绪,故作轻松地回到,“林小姐放心,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做得漂漂亮亮的。” 然后我略微思考了一下,略去了陆深沉给我吹头发这一段,把晚上房间发生的事情大致给林静言一说,顺便告诉她明天需要在额头上贴个创口贴。 “你下次注意点,别再伤到哪给我添麻烦。”她撇了撇嘴,很是嫌弃。 然后从书桌前站起来,擦过我的身边,“对了,下周开始来陆氏上班,职务是我的特别助理,这样我要是跟深沉有应酬或者出差,你可以随时跟着,给你一周时间理清楚你家里的琐事,我不希望这些影响我跟陆氏的声誉。” 我盯着她的背影,明明是和我一般的声音,身形,年纪。 她是高岭之花,而我,只是路边杂草,任由她的一句话决定命运。 不过她说的倒是个好事,能拿双份工资,我何乐而不为? 林静言高傲地回房间后,我便在林母和孟嫂鄙夷的眼神中离开了别墅。 回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通知我说我妈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颅脑受伤严重,或许会智力退化,变得形同三岁孩子一般,建议我要是没时间的话,最好请一个护工二十四小时陪着。 这又是一大笔开支。 江以安欠的赌债,我爸已经变卖公司来偿还,但是还差一千多万,按这样的情势发展下去,我每个月赚的钱给我妈交完医药费护理费,剩下的都不够偿还高利贷的利息。 现实赐予我的是铺天盖地的黑暗,可望着病床上我妈天真的笑脸,我就明白,我不能倒下。 我是我妈这二十年来唯一的精神支柱,只有我活的好好的,她才能活下去。 庆幸的是,我妈虽然智力有些退化,但没有如医生所说一下子退化到三岁,她渐渐不太记得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但她始终记得我的名字。 我会坐在床边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告诉她我找了一份工资很高的工作,她拍手给我鼓励。 我也会给她唱我小时候她给我唱的儿歌,哄她睡觉。 就这样陪了我妈一个礼拜,早上林小黎就带着护工过来了。 她是我的闺蜜,也是今年才考到这家医院的实习医生,她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保证会照顾好阿姨,我这才安心。 临走的时候,我妈眼里含着眼泪说,“商商,我会乖乖听话,你要好好的。” 你看,她就算不记得自己多大了,却还记得要我好好的。 我点点头,抹了一把眼泪离开了病房。 来到陆氏填好任职表格交完材料以后,前台小姐就交给我一张绿卡。 陆氏的规章制度很严格,用什么颜色的卡刷电梯,只能到达有权限的那个楼层。 因为早上耽误了一点时间,我拿到卡就急匆匆地随意找了一个电梯冲进去,林静言的脾气不是特别好,第一天就迟到的话,她百分百会对我没什么好脸色。 但倒霉之神似乎特别乐意眷顾我,我的卡在那个电梯里怎么也刷不开。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原本跟我一起进电梯的人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按下了指纹。 “不好意思,能帮我刷一下卡吗?我第一次报道,可能不太会用。”我十分窘迫地转过身去,却对上了陆深沉深邃的眼睛。 那如同汪洋大海一样的瞳孔里,写着疑惑两个字。 “对,对不起……”第一次在白天遇见陆深沉,我就跟见了鬼一样,慌不择路地狂按电梯开门键想要冲出去。 然而,电梯已经开始上升。 金碧辉煌的电梯内饰,四面镜子让我根本无处可躲。 尽管陆深沉在夜里从未见过我的脸,可我还是一直低着头生怕被他认出来。 幸而白天的陆深沉跟电视里一样高冷,一句话不说地站在那。 直到电梯‘叮’地一声,我也顾不得几楼,疯一般地就冲了出去。 结果跟林静言撞了个满怀。 她愤怒地瞪了我一眼,碍于陆深沉的面子上没有责备我,而是疑惑地问,“你怎么从这个电梯出来了,这是董事们的专用电梯。” “我坐错了电梯。” “她走错了电梯。” 我跟陆深沉几乎是同时出声。 林静言的脸色登时就不好看了,她一句话不说,上前就挽住陆深沉的手腕,“走吧深沉,董事们还等着我们去开会呢。” 可她虽用了力,陆深沉却纹丝不动,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 我暗叫不好,林静言更是立马撒娇道,“深沉,你怎么了嘛。” 陆深沉似乎是漫不经心地开口说了一句,“我觉得她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