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芳华绝世:轻舞美人殇

更新时间:2020-06-30 08:57:03

芳华绝世:轻舞美人殇 已完结

芳华绝世:轻舞美人殇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梦舞潇湘 分类:言情 主角:玄烨李德全 人气:

火爆新书《芳华绝世:轻舞美人殇》是梦舞潇湘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玄烨李德全,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父亲为了一个女子而遗弃在别院的落魄阿哥,却不失高贵 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嫡亲格格,依旧单纯清雅 他与她一见倾心,从此便相记与心间 转眼云烟,他是有名无权的小小皇帝 她是夺人心魂的第一才女 他与她彼此心系一身 回首过往,他是万民朝拜的一方天子,她,却已是存留在记忆里的一弯溪水,柔情蜜意还仿若昨日,耳边依旧回响婉转之声:“我叫芳儿,赫舍里芳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皇四子

顺治十四年正月底,宫廷四处还洋溢着过年的喜悦,然承乾宫内宮婢却进进出出,好不忙活。

福临站在寝宫外,不停的来回走动,不时的还往寝宫内张望,嘴里念叨着“怎么还没生出来”。董鄂妃撕心裂肺的叫喊抓住了他的心脏,福临再也无法在外等候,举步欲往寝殿去,却让太后的叫唤止住了脚步。

“皇帝。”太后轻轻一唤,将手中的暖炉放置一旁,在皇后的搀扶下,来至福临身侧。一袭暗黄色的锦凤袍子,袖口绣着金丝牡丹,嵌着珍珠,领口处镶满了各种进贡宝珠,满头乌丝只用一根紫玉簪固定。

太后执起福临的手,拉他到紫檀木床坐下,“皇贵妃是第一胎,如此疼痛是难免的。”

佟妃一件芙蓉深色长袍,素色的礼服倍显她娴静的体态。“皇上不用如此紧张,臣妾前些年生三阿哥的时候,不是也过来了么。女人总要遭受这一遭的。”

福临瞟了一眼佟妃。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如记忆中般娴静,可是她不是董鄂妃,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清如身子弱,怎可与你将门之女相比。”

佟妃双眸闪过一丝黯然,可脸上依旧扬着笑容,对福临偏爱的言语丝毫不在意。早在很久以前,她就知道自己进宫的原因是为了朝廷大局,为了家族的荣耀。她只是为玄烨不值得,一个不受皇帝宠爱的皇子,在这宫里有什么地位。

皇后轻轻拍拍佟妃的手,给她一个温和的笑容。

“奴婢给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佟妃娘娘请安。”苏麻喇姑走进承乾宫,屈膝行礼。

福临只是摆手示意她起来,眼睛一直盯着寝殿的大门。

“苏嬷嬷,你怎么来了?”皇后笑着问道。

自从玄烨出了天花,苏麻喇姑就一直照看着,就算回了宫,太后还是不放心的让苏麻喇姑照料玄烨。苏麻喇姑此时来承乾宫,佟妃心里忧心莫不是玄烨出了什么事情。忙跟着问到:“是啊,苏嬷嬷,您怎么会过来,是不是玄烨他……”

“佟妃娘娘放心。”苏麻喇姑知道佟妃关心三阿哥,为了避免她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惹恼皇上,因此急急的打断她。“三阿哥很好,只是他听闻皇贵妃生产,想来看看皇贵妃。”

福临略一皱眉,“你去告诉玄烨,让他好好学习,别来承乾宫了。”

“可是三阿哥已经在承乾宫门外了。”

太后立马道:“外头天寒地冻的,别让玄烨刚好的身子再出了毛病,苏麻,快领他进来。”

苏麻喇姑领命应允,走出屋外,将玄烨领进承乾宫。

自从皇贵妃身怀有孕,皇帝就下诏除去太医,就不许任何人进入承乾宫,以免动了皇贵妃的胎气。因此这是玄烨第一次进承乾宫。

承乾宫为两进院,正门南向,名承乾门。进了承乾门,便是一个园子。

院子内种着梅花,朵朵雪梅,白中透着微红,望过去煞是好看。听宫里人说,承乾宫一年四季都有花开,不是最好的花种还进不来承乾宫。

再往里走,便见到黄琉璃瓦歇山式顶,檐角安放走兽五个,檐下施以单翘单昂五踩斗栱,内外檐饰龙凤和玺彩画。明间开门,次、梢间槛墙、槛窗,双交四菱花扇门、窗。室内方砖墁地,天花彩绘双凤,正间内悬皇帝御笔亲题「德成柔顺」匾。殿前为宽敞的月台。东西有配殿各三间,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旋子彩画。安匾于东西配殿曰贞顺斋、明德堂。后院正殿五间,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施以斗栱,饰龙凤和玺彩画。两侧建有耳房。东西有配殿各三间,均为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饰以旋子彩画。后院西南角有井亭一座。

按老祖宗的规矩,一个宫殿可以住一个主位,还有几个小主住在偏殿。但是福临出于对董鄂氏的恩宠,自董鄂妃进宫后,就下诏承乾宫只住董鄂氏一人。

玄烨进了正殿,迎上一架双面绣的屏风。屏风前是紫檀木雕花罗汉床,上摆石青金钱蟒引枕。中间放置一几,两边铺设坐垫,典雅气派,形态庄重。

太后和皇帝就坐在这里,皇后和佟妃则站在太后的身侧。

书桌一张,楠木雕花桌边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之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桌上物品:镂雕松柏人物白玉笔架,上品狼毫,矾红青花百蝠笔,掐丝珐琅祥云瑞鹤纹暖砚盒,紫檀百宝嵌福禄寿文具盒,紫金镇纸一方,上品花墨石,御用宣纸。

屋子一角,掐丝珐琅缠枝莲座万寿字云龙烛台上婴儿臂粗的描金添香龙凤红烛和熏香的香炉一座。一幅五彩线络盘花帘挂在窗前。窗户下是一架彩绣海棠软榻。

屏风后面就简单的多了,一架描金彩漆拔步床,上系银红撒花帷幔。几个铜锁大箱,应是用于存放被褥和衣服用。

梳妆台一座,上有象牙雕花镜奁,珐琅花卉粉盒,缎缀花铜镜套,描金珐琅瓜形胭脂盒,织锦多格梳妆盒。

牵着苏嬷嬷的手,来至那紫檀木雕花罗汉床前。玄烨双膝跪地,俯身跪拜,稚嫩的声音恭敬道:“玄烨叩见皇阿玛,皇玛嬷,皇额娘,额娘。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皇玛嬷、皇额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音末,寝殿传出一声尖叫,让福临急忙站起奔向门口,顾不得还伏地跪拜的玄烨。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皇贵妃怎么样了。”

一声婴儿的哭声让福临舒展了愁眉,心中的牵挂落了下来。

门打了开来,一个接生嬷嬷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浑身通红的婴儿走了出来。福临一脸欣喜的迎上去。

佟妃心疼的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玄烨,没有皇帝的应允,她也不敢让玄烨起来。心中愈加的怨恨皇帝。就算她佟妃不是皇帝心爱的女人,可玄烨毕竟是他的亲身儿子。

对于皇帝冷落玄烨,太后心中也颇有怨言,但也无可奈何,关于福临对董鄂氏的偏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她起身扶起玄烨,拭去他身上的灰尘,牵起玄烨的小手,拉着他走向那个婴儿。眼神却在那接生嬷嬷说出“恭喜皇上,皇贵妃生了个小阿哥”之后,有所改变。

福临接过小阿哥,将他高高的举起,让他沐浴在阳光的照射下,“朕的第一子终于降生了。”

皇后闻之变色。皇上这是要将小阿哥立为皇嗣……

佟妃心中愈发不平。

太后无奈的摇摇头,看看身边乖巧的玄烨。董鄂氏生了阿哥……她心中的担忧成为了现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