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皇绝宠:倾世梨花后

更新时间:2020-06-30 09:14:42

邪皇绝宠:倾世梨花后 连载中

邪皇绝宠:倾世梨花后

来源:落初 作者:凯瑟琳吃老鼠 分类:言情 主角:小王爷墨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邪皇绝宠:倾世梨花后》是凯瑟琳吃老鼠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王爷墨卿,书中主要讲述了:初见时,梨花倾天下。她是惊世的天才太傅,他是破落的皇子。她聪慧狡黠,偏偏不懂人间情爱。此去经年,辗转江山,她与他携手天下,共谱长歌。天啦,居然还是不懂情爱!这是一个默默追妻,苦心孤诣的邪皇,各种教她七情六欲的苦逼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没再说话,不一会儿,骨碌碌的马车停了下来,停在了敬王府的门口。

“田太傅,这大雨也不知何时才能停,不妨去敬王府喝杯茶吧。”秋如意突然出声道。

刘御微微眯眼,眼神十分冷冽,似是在怪她不该多言。

秋如意的背后升起一层冷汗,脸色有些苍白。

田恬没有发现秋如意的异样,微微一笑道:“不了,我还要回去批阅试卷,下次再来吧。”

秋如意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与刘御一起下了马车。

田恬的马车慢慢地消失在泼天的大雨中,刘御冰冷地看了秋如意一眼,非常不悦。

秋如意有些急了,追上去说道:“王爷,皇上非常喜欢田太傅,田太傅是个能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的人,若是王爷与田太傅交好,那对于王爷成就大事是极为有利的!”

刘御一言不发地回了或渊阁,秋如意急得直跳脚,不料却听到头顶房梁上传来了墨卿的声音:“如意,欲速则不达。”

秋如意愣了愣。

“田太傅是什么人?你别以为她是个小姑娘就当她好骗,我隐在暗处守在王爷身边时,仔细观察过她,她武功高强,便是在西庸都罕逢敌手,一个十二岁的女孩,知识渊博,武功深不可测,足见她不简单。又加之我观察了她的手,她手上茧子乃是长年劳作造成的,而且她肯定不止做过一件事,随于博文云游四海的这些年,想必吃过不少苦,这样的女孩,虽说不会京城贵女们勾心斗角那一套,但也绝对不是个容易被骗的傻孩子。”

秋如意点点头,背上全是冷汗:“是我托大了。”

“下次切记不可自作主张,田太傅若是用得好,是一颗极好的棋子,若是用得不好,只怕适得其反。”墨卿沉吟着说道。

田恬回到自己买在京城的一处住宅内,拿着手中的一叠试卷沉思了一下,又走出了宅院,对看守马车的人说道:“还是再进一趟宫吧。”

这些试卷不仅是她考察学子们的一份卷子,更是她选拔人才的一份卷子,从这些人的卷子中,就可以看出每个人的秉Xing,从而因材施教。

要知道**************,只看要往哪个方面培养而已。

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小了不少,田恬坐上马车,落下了帘子。

马车很快便到达了皇宫的正阳门,田恬跳下马车,朝守卫的侍卫出示了自己令牌,走了进去。

熟门熟路的走到了皇上的养心殿,有太监大声唱喝道:“田太傅求见!”

“进来!”屋内传来了皇上有些疲惫的声音。

田太傅跟着小太监走了进去,此时,皇帝正坐在桌旁和皇后闲聊,桌上的奏折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田恬行了个礼。

“田太傅来了,”陈皇后微微一笑,“赐座。”

“谢皇后娘娘。”田恬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敢问田太傅此时来求见,有何要事?”皇帝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

“回禀皇上,微臣入太学院第一天,为了了解学生们的深浅,特地出了一道题目,让学生们以治国为题,写一篇策论,这些是学生们交上来的试卷,请皇上过目。”

田恬将手中的试卷交给了一旁的太监,太监将试卷呈了上去,用裁纸刀剪开,拿出了里面的一叠试卷。

“有意思,”皇帝翻看着手中的试卷,“田太傅果然别出心裁。”

看完所有试卷之后,皇帝拿出其中的一份试卷说道:“这份策论写的好,朕十分满意。”

“能入皇帝青眼,想必是个好苗子。”田恬说道。

皇帝将卷子递给了她,田恬一目十行地看完了卷子,目光落到了落款上,微微一笑:“竟是敬王的卷子呢。”

皇帝的脸色顿时便有些不好看了。

田恬说道:“皇上,想必之前在太学内发生的事,皇上已经知道了,不知道皇上怎么看?”

“燕儿蛮横骄纵,是该管管了,”皇帝面色阴沉地说道,“朕稍后会跟敏贵妃说说的。”

“皇上,微臣说得不是这个,微臣注意到,敬王其实非常聪明,在微臣提出那几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将所有的答案熟稔于心了。”

“是啊,”皇后帮衬道,“御儿是个十分聪明的孩子,而且知礼数、懂进退……”

“皇后!”皇帝靠在椅背上,拨弄着手中的念珠,闭了闭眼睛,打断了她的话,明显是不愿多提了。

“是。”皇后悻悻地不再说话。

“刘远,将太子、二皇子和敬王的卷子挑出来留下。”

“嗻。”皇帝身旁的刘公公应声说道。

卷子很快便被挑了出来,皇帝将慕容燕的卷子拿在手中看了几行,叹了口气:“年少气盛、自以为是、趾高气扬,唉。”

这回皇后倒是没再说话,田恬也很理智地沉默了下来。

随后,皇帝又展开了太子的试卷:“这卷策论写得倒是不错,可惜太过想当然了,以为这是圣人倡导的大同社会吗?真是幼稚!”

“皇上,功儿纵然有些异想天开,那也是心怀天下。”陈皇后赶紧说道。

“慈母多败儿。”皇帝轻轻地哼了一声,将卷子放在桌上,用镇纸给压住了。

“若无其他事,微臣便先告退了。”说罢,田恬就退了出来。

屋内,陈皇后对皇帝说道:“皇上,依臣妾所见,御儿确实是个聪明的孩子,能当大用。”

皇帝叹了口气,拨动着手中的佛珠,一脸无奈地说道:“皇后,朕知道你宅心仁厚,可是朕不能拿整个皇族的Xing命冒险啊。”

“皇上,命相之说虚无缥缈,望皇上明鉴啊!”皇后苦口婆心地说道。

“朕留他一条Xing命,已是看在与刘淑妃往日的情分上,再多的权力,朕是绝对不会给的。若不是当日目睹了刘淑妃失心疯,朕纵然不杀了他,也会将他贬为庶民,何以会让他依旧享受着王爷的称号?要知道,宫中的这些个皇子,可都没有封王的。”皇帝不以为意地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