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家有狼夫之我的上神大人

更新时间:2020-10-17 15:54:56

家有狼夫之我的上神大人 连载中

家有狼夫之我的上神大人

来源:落初 作者:骁尧 分类:言情 主角:安玉秀胡同 人气:

《家有狼夫之我的上神大人》由网络作家骁尧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安玉秀胡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傲娇上神遇到心大贫穷女,主动上门逗比妖王外加二十四孝老树妖。  她二十三岁掏心掏肺,以为遇到优质男,却不想是纯金镶钻渣男一枚。  她大年初三在雪地里抱着给男友煲的汤,最后哭着回家,晚上家里还被某位大吨位的上神砸塌了房子。  屋漏偏逢连夜雨原以为自己会穷到死,不曾想砸下来的是个大金疙瘩,还是上神级别的。  从此成为白富美,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不是梦!  他,优质上神,所有神女梦寐以求的对象,配一个傻女人绰绰有余,却不想总是被嫌弃。  【日常对话】  “女人,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在别的男人面前也是这么的没形象吗?”  “不啊!”  “那你为何在本尊面前从来不注重形象?”  “在你面前没必要啊!咱们都这么熟了,再说了,你是神又不是人,男人的前提是人,你不是!”  【本文故事纯属个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与现实生活挂钩,暖宠风格,求宠爱,求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富卓花园的时候安玉秀的羽绒服肩膀上已经积了一层雪,帽子上也是,脚都冻僵了,一般这种天气的时候安玉秀是最不爱动换的,她血循环慢,天一冷她这身子骨就不舒服。

进了楼安玉雪才觉着活过来,这又刮风又下雪的,说大就大,真要命!就着电梯间墙板的反光安玉秀收拾了一下自己,看了看觉着自己穿的就像那大雪地里的黑熊,十分没形象,不禁又笑了。身上的雪有的都化了,她赶紧拍了拍,要是渗到衣服里就麻烦了。

到叶晨家门口安玉秀按了下门铃,万一屋里有人呢!其实半年前叶晨就把家里的钥匙给了安玉秀,但是每次安玉秀来叶晨这儿都按门铃,如果没人给开她才用钥匙,她觉得这也算是一种礼貌。

安玉秀等了一会儿没人给开门,就自己拿钥匙进去了,这大过年的叶晨去哪了?

开开门安玉秀有些傻眼了,衣服鞋子脱了一地,餐桌上放着吃剩的饭菜,桌腿旁边还躺着几个酒瓶子,红的啤的都有,好像还有半瓶白的躺在那儿。

如果只是男人的衣服在地上躺着她不介意,但是谁能告诉她,那黑色蕾丝的女士内衣是谁的!还有那双酒红色的反绒高跟皮靴!

屋子里里外外显示着有另一个女人进来了,把这个她过年前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子现在糟践的乱七八糟。安玉秀觉得她现在脑子有点不够用,转不过来。

“亲爱的,你去看看,有人按门铃!”

是个女人的声音,从旁边的卧室传过来的!

叶晨抓着脑袋披着睡袍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安玉秀,怀里不知抱着什么!

看见安玉秀叶晨也有点不知所措!

“你怎么来了?”

叶晨拉着安玉秀的胳膊往门口拽,安玉秀没动,叶晨也就不再拽了,杨琳在这儿,他怕安玉秀闹的。

安玉秀紧了紧怀里的保温桶,里面是她熬了一上午的汤,看了看屋里的餐桌,又看了看面前的男人一脸神色紧张。

他在怕什么?怕自己不管不顾的在这里闹,吵到那个女人?还是怕那个女人知道自己?

安玉秀的脚有些刺疼,一直在外面走着要么就是站着,脚早就冻僵了,这会儿屋里暖和,脚上的血液缓过劲来了。看了看自己雪地靴上的雪,不止脚上的血缓过来了连这鞋上的雪也缓过来了化了一地。

“问你话呢!”叶晨又拽了一下安玉秀。

叶晨大敞着胸怀,一些红色的斑点夹带着几道红痕,在白净的皮肤上显得有些碍眼。不得不提的是叶晨的身材不错,起码这两块胸肌看着还是挺有料的。

注意到了安玉秀的目光,叶晨掩饰的咳嗽了一下把睡袍紧了紧,挡住了那些暧昧的痕迹。

安玉秀不是小孩子了,虽然她是个姑娘,但在现如今网络这么发达的社会,她也是有过好奇心的,那些小片片和小钙片她也是看过的。她都懂,这时候才想起来遮掩不觉得有些晚吗!

“我中午的时候去你公司找你,想……”想给你送汤,安玉秀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眼睛也难受,涩涩的,可这屋里也没风啊!估计是外面太冷屋里暖和闹的。

“亲爱的,谁啊!还没说完吗?”

安玉秀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

“马上,马上!是打扫的钟点工阿姨。”

安玉秀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晨,钟点工阿姨?

“那正好,你让她把客厅和餐桌收拾了吧!”

“好,好!”

“你先回去吧!我改天再和你说!”叶晨小声的说着,生怕被屋里的女人听见。

安玉秀现在感觉连呼吸都不大舒服了,动了动嘴。

“我……”

“阿晨,这点事怎么半天都没弄完,成不成啊你!”

女人穿着真丝睡衣,身材凹凸有致,一头栗色的卷发,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叶晨伺候的不错,显得气色很好,胸前可谓波涛汹涌,估计男人扎进去就不愿意出来。反正所有的比起来都比穿着大黑羽绒服的自己好看!

“对了,你把客厅和餐桌收拾干净,把衣服也洗了的,内衣不用你管的,门厅一会儿擦干净的,都是雪水,脏死了!”

说完女人也不管在门厅的两人,扭身走到沙发点燃一支香烟坐着。

“怎么还不动换啊!还得我请是怎么着!”

见安玉秀没有动换,杨琳有些不开心,抽到一半的烟直接按在玻璃茶几上熄灭。明明旁边就是烟灰缸,她知不知道自己擦茶几的时候有多累!不过以后也和自己没关系了!

“这位女士怎么称呼?”

杨琳眉毛一挑,叶晨心里也咯噔一下!怕安玉秀出幺蛾子。

“杨琳,不过这好像和你的工作没有关系吧!”

杨琳吐出最后一口烟,走到安玉秀面前,那个摇曳生姿的,估计自己是男的也会选择这样的女人,而不会要自己这样的。

安玉秀眉间微皱,她不喜欢烟味,不管你抽多好的烟,抽没问题,但是不要把烟味带到自己面前。

“杨女士,不好意思,我之前已经和叶先生说过了,过完年不干了。叶先生,我今天是过来还钥匙的,打扰了!”

安玉秀把钥匙拍在门厅的鞋柜上,啪的一声,声音有些大,扔完钥匙也不看俩人,甩上门就走了,门被关的山响。

渣男贱女,狗男女!哪儿来的贱女人支使到老娘身上了,叶晨,钟点工阿姨,你好样的,当年就应该让你疼死,我怎么就那么手贱!难怪老妈说男人没一个好玩意儿!

安玉秀使劲按着电梯下行键,十分不解气!

“嘿!叶晨,你这哪儿找的打扫阿姨,脾气够大的,哪个家政公司的,我要打电话投诉,什么玩意儿啊!人丑不说脾气还挺大!”杨琳什么时候被这么甩过脸子,在哪儿不是别人捧着她。

“和她见识什么,大过年的,别生气,一会儿我收拾的,你先回屋别冻着!”叶晨好说歹说算是把杨琳哄住了。

安玉秀往回走,越走越生气,连带着怀里装汤的保温桶看着都来气,想扔地上摔了,手都抬起来了,可后来又想凭什么啊!这都是自己花钱买的,摔了也是自己心疼,就又收回来了。

越想越觉着自己委屈,他叶晨凭什么这么对自己,自己对他问心无愧,大过年的也没忘了他。这大下雪天的自己从家走到宣武门外,喝着大风吃着雪的。平常也没花他的,也就吃个饭,她也不会往那贵的跑,隔三差五还给他收拾屋子,自己对他不错,他怎么这样,对得起自己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