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楼之黛玉

更新时间:2020-10-20 15:20:29

红楼之黛玉 已完结

红楼之黛玉

来源:落初 作者:古井捞月 分类:言情 主角:林瑶贾敏 人气:

《红楼之黛玉》作者:古井捞月,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林瑶贾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现代女装设计师林瑶意外在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人家穿越她也穿越,人家成仙成魔,她却是肉体凡胎。人家有金手指作弊器,她穿成林妹妹却什么也没有……且看她如何扭转乾坤为自己保住金饭碗!小小的人儿如何为每一次命运之轮的转动而欣喜,又如何因每一次命运的出现而彷徨……新书《花开锦乡》欢迎入坑O(∩_∩)O~愿意与古井交流的朋友可以加群:89292995古井随时恭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一月十七黛玉早早就起来梳洗了一番,换上了一件鹅黄满绣百蝶衣配一条葱绿烟罗裙,头梳垂挂髻用两根碧玺攒花簪子固定。外罩杏黄镶雪貂毛边儿披风。整个人看上去粉雕玉琢精致乖巧。黛玉自己对着铜镜也是瞧了又瞧很是满意。匆匆吃过早餐拜别林如海夫妇带上六色拜师礼便出了门子。

因着贾敏很是不放心黛玉自己出门,便让自己的陪嫁孙嬷嬷跟着一道前去,在二门处正待上车黛玉才发现后头跟了浩浩荡荡一群人,不由得皱了眉头,很是不悦的停了下来。

“浩浩荡荡一群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去闹事儿的呢!都快回去,该干嘛干嘛去,别耽误了我时辰。”黛玉这话一说可把孙嬷嬷吓了一跳:“我的姑娘哎!可不兴这样的啊。姑娘出门怎么能少了人伺候,万一再出个差错……姑娘就当对太太尽孝了,为着太太着想了好不?”孙嬷嬷说的婉转,反正就是你一定要带着,不带就是不孝部位贾敏着想,一时也是气结,如今只是出个门就这许多人,将来要是还打算做点什么……不敢往下想,于是抬头坚定的看着孙嬷嬷道:“嬷嬷知道我今儿是上门拜师去的。外头肯定还有小厮,现如今光咱里边儿就这许多人,加上外边儿的,到罗姑姑家可往那里站了?没得挤在门边儿上堵了门道,不知道的岂不说我这是在仗势欺人?”说罢见孙嬷嬷脸色有多松动便又接着道:“莫不如嬷嬷去回了母亲,我只带了锦儿姐姐并芷萱,留含笑众人守屋子,由嬷嬷陪着,外边儿再叫上几个小厮可行?”孙嬷嬷见黛玉说去回了贾敏犹豫了一下就真个儿跑去了上房,还好路程不远不一会儿孙嬷嬷便又带着绮罗赶了回来:“太太说了,既如此芷萱也一并守家里便好,让老奴带了绮罗并锦儿陪姑娘去,再带上个赶车的粗使婆子,叫林大管家陪着同去便好,就不叫丫头小厮跟着了。”黛玉想想由原来的二十几号人精简到如今四五个人跟着已是极限,若再少是不可能了,便也点头应了。

罗姑姑家住在城东头靠着城墙边儿上,往日里很是清净,今儿却是一早就迎来了三辆马车,车内都是姑苏城内十几年前有名的绣娘:一位已经嫁了人,做了绣庄老板娘;一位继承了自家的绣坊带着学徒;还有一位虽独身前来,车却是巡抚家的。总之都是这姑苏城内于刺绣一行上有头有脸的举足轻重人。原来这罗姑姑并不是打小进宫学的刺绣,而是在姑苏因刺绣出名被延请进宫专门伺候先皇太后的。前年太后崩后恩典出宫,辗转数月去年才回到老家姑苏。回来后发现爹娘已逝,兄嫂不知迁居何处,便独自定居下来,后由于往日姐妹相互往来。

马车刚到门口停下,便有一灰衣婆子迎了上来。绮罗和锦儿先行下车,刚安上踏凳孙嬷嬷便钻了出来,下了车才左右看了一下才掀开车帘子将黛玉抱了下来。黛玉见着灰衣婆子知道是罗姑姑的府上之人,以眼神示意了一下锦儿,锦儿立时上前将一个荷包塞在了婆子手里,婆子轻轻用手捏了一下见识一小圆环,知是戒指之类,很是开心的接了黛玉进去。

来到正堂罗姑姑已于三位妇人坐于堂上饮茶,见黛玉进来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头看了过来,罗姑姑脸上更是带上了明显的笑意。黛玉亲手接过带来的六色拜师礼,步如正堂,行至中间双手举高手中礼物双膝跪地,脆声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林氏黛玉一拜。”说完便是双手抵额伏地拜下。罗姑姑虽不叫起,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说道:“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才道:“今日周夫人,李老板,红师傅一同见证你拜我为师,我便也说上两句。我知道你是不会进入这个行当的,我收你为徒只是希望将先师技艺传承下去。望你今后勤学不缀。”说完便示意边儿上的小丫鬟上前扶起黛玉。黛玉来到罗姑姑身前再次跪下,接过小丫鬟送来的茶,递给罗姑姑,轻声叫了:“师傅”罗姑姑接过茶抿了一口放下,在托盘内放入一只芙蓉玉镯子笑道:“好玉儿起来吧,这镯子原是我师傅当年赠予我的,还有一只随她老人家去了,今儿我就传给了你。”黛玉低头见镯子晶莹剔透,通体粉嫩,还有冰花点点甚是好看,知道价值不菲。便小心的腕上套去,谁知太大,正为难之际,罗姑姑笑道:“收起来吧,这镯子认识的人不少,将来或许你还能用上。”眼里很是慈爱。黛玉无法便命锦儿好生收着。

然后又在罗姑姑的介绍下分别拜见了大雅绣庄的周夫人,十八绣坊的李老板,还有在巡抚家做刺绣师傅的红师傅。三人也分别给了表里不提。

时至正午在罗姑姑花厅早已摆上一桌精致的小宴,席间黛玉搬来条登站在上面为罗姑姑添酒布菜,让红师傅很是眼热,罗姑姑也更是欢愉慈爱。饭后不久黛玉代罗姑姑送三人离去后才得以松散。

转回后堂黛玉见罗姑姑已在暖炕上坐下,便捧了茶送来。罗姑姑接过茶看着小小人儿忙前忙后额际发间均已见汗便拉了黛玉在自己边儿上坐下,又吩咐小丫鬟打了水来为黛玉梳洗。觉得自己只要好好教导后半生亦是有所依靠了,心中很是满足。

黛玉梳洗后复又坐下:“府里已经为师傅备下院子,师傅是今儿就和玉儿回府里呢?还是明儿一早玉儿再来接师傅?虽然归元寺主持算了是明日搬迁更好,但今日只师傅随玉儿回去,明儿一早咱再来搬东西就是,所以今儿并不算是搬迁”停了一下不等罗姑姑说话又接着道:“知道师傅喜欢清静,玉儿为师傅选了荷花塘边儿上的院子,这时院子里的菊花开的正好。等开了Chun,荷塘边儿上的柳树就能发新芽看着可精神了,夏天满塘的荷花也甚是漂亮,虽冬日里稍显冷清了些,到时看师傅喜欢些什么,玉儿在去寻来便是。”罗姑姑听她说话条理分明很是惊讶,毕竟四岁多的年纪很是不容易,就是在宫里这些年也没见过这么利索条理分明的孩子,心中更是雀跃。想了想笑道:“明儿吧,今儿天色也晚了师傅再收拾一下,两个婆子也好打发了他们家去,为师只带了绣儿进府便罢。”黛玉想了想问道:“那婆子可以本地的?绣儿的爹娘可有安排?”罗姑姑听她如此问,便也认真答道:“那两个婆子是附近庄子上的农户,不过是来帮工,放了他们自己家去便是,只是绣儿是为师从京城回来的路上捡的,并不知道自己爹娘在何方,所以只能跟着为师了。”黛玉听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又继续道:“府上给师傅安排了个大丫鬟,原是我母亲房里的,后来又给了我弟弟,弟弟虽去了,她却是个忠心的,府里上上下下的也熟悉,师傅到了府上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遣了她去办就是,另有两个小丫头帮衬着也算是让绣儿有个伴儿。还有两个洒扫的婆子,师傅到时候瞧着要是中意就让他们跟着师傅要是不中意玉儿再帮师傅挑好的。”罗姑姑见黛玉安排得很是周全,心中满意的同时也很是讶然。小小年纪即便这些话都是大人们教导的,能说得如此全乎还条理分明都很不易,见她神色又不像是背下的,这是个如何灵慧的孩子啊!

没等罗姑姑感叹完,便见黛玉有些支支吾吾的好像在犹豫着什么,还不住的那眼神打量自己,便笑道:“玉儿有什么为难的事儿,尽管跟为师讲便是,若为师帮得上忙为师定是帮你的,即便帮不上也能给你出出主意不是?”黛玉想了想便小声的说了自己下月将要拜黄季云为师的事儿,说完有些忐忑的看着罗姑姑,谁知罗姑姑听后便是一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这事儿这几日早已传遍,为师知道,再者玉儿能跟着他多学些东西自是好的,为师有什么不乐意的呢?况且他与为师所授又不相同相通,玉儿大不必多思多想。”见黛玉处处想着自己,罗姑姑对自己这个学生就更是满意了。

回到府里已是申末黛玉不及洗漱便直接去了上房见贾敏,见门口站着的是白姨娘心中很是好奇,自己穿来好些日子,除了前些天见过一次白姨娘这是第二次见着,据说比林如海还大三岁看着却只有不到四十,料想是保养极好的,但不是说基本不出院子吗?怎么又到上房来了?还有那个柳姨娘也很是奇怪,自己到这儿已经近月,还未曾见过。来不及细想白姨娘就挑开了门帘让黛玉进去,脸上虽无什么表情却很是祥和。

黛玉还未二门贾敏就收到黛玉回来的消息,这会儿见黛玉进来便连忙拉了过来东瞧瞧西瞧瞧,上下打量一番见并无不妥才松了一口气。拉着黛玉坐下细细问了今日之事,虽知道晚点孙嬷嬷自会来回了自己,但黛玉亲口说出的更让她放心。黛玉也不隐瞒事无巨细的跟贾敏说了一遍,贾敏仿佛才真正的安了心,使黛玉心中感动无比。

第二日天刚亮,黛玉便又领着十几个丫鬟仆妇带了十来个小厮到了罗姑姑府上。见昨日那婆子迎了上来便叫来孙嬷嬷将准备好的封红给了她,这可不比昨日的小荷包,里面正正二十两银子,乐得婆子咧着嘴笑,更显恭谨的迎了黛玉进去。进到院子里见已堆放了七八口大箱子具已上锁,绣儿怀中还抱着一口紫檀贴金花的小箱子,罗姑姑就坐在一边儿鼓墩上,正跟另一婆子说着什么。黛玉走过去行了礼便又让孙嬷嬷送上一个封红给这婆子,里面也是二十两银子,罗姑姑也不多说,站起来点了点头,那婆子与之前的婆子便取过边儿上的俩包袱走了出去。

黛玉让人将箱子装车,又扶了罗姑姑出门。还想扶着罗姑姑上车,罗姑姑见她自己还上不了车就想着扶自己一下子就乐出了声:“好了玉儿,为师知道你孝顺,为师还没老呢,自己能上。”说完掩口笑了笑便自己上了车,也不进去就伸了手来牵被孙嬷嬷抱着的黛玉。随后锦儿带着绣儿也上了车,孙嬷嬷自带了绮罗在后面的车上,一行浩浩荡荡的就往府里去了。

回到府上,黛玉先引着罗姑姑去见了贾敏,又传来织儿拜见了罗姑姑,寒暄了几句便往问秋行去。问秋无院墙圈围只一排敞亮开阔的明间左右两边儿各有一间耳房院子左边儿耳房后有两颗银杏长得高大笔直,看上去有些年份。屋前屋后四下种植着菊花,如今开得正好,好些还是珍品便是宫里也是难得的。走进了才发现明间儿后面倒座了五间,往后织儿绣儿住着也是便宜。

黛玉见罗姑姑四下打量并无言语,便轻声问道:“师傅可还满意?若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告诉玉儿便是。”罗姑姑点点头笑道:“如此已经很好,且进屋看看吧。”走进堂屋罗姑姑便是一愣,正堂墙上挂着的竟是自己入宫之前绣的《荣华什锦图》那或浓或淡或深或浅,层层叠叠的花叶,让罗姑姑一下子仿佛回到了当年,心中很是感慨,黛玉显然并不知道这些,见罗姑姑脸色有些恍惚便问道:“师傅可是不喜这绣品?玉儿着人换下就是。”说罢便吩咐锦儿叫人进来取下,不想罗姑姑正巧回过神来连忙阻止了:“这是为师年轻时候的绣品,当初很是得意了一番,如今再见不免心生感慨而已,玉儿代为师谢谢太太,太太费心了。”黛玉听到这里看看墙上的绣品再看看罗姑姑方恍然大悟,嘴里满口答应心中也很是欣喜。

绣品两边儿并无对联等物,只在下方条案上摆了一对白胎青釉广口瓶。下面八仙桌上放着一只珐琅香炉,东西不多却甚是用心,也空余了足够的位置让罗姑姑按自己喜好摆设,堂屋并无退间,东边是楠木雕花屏,转过去南边儿是一排明亮的窗户,东边儿墙角上时高脚花架,一盆开的正好的唐宇怀玉更是难得的珍品花架下便是一张贵妃椅,很是休闲惬意。北边一雕花月亮门,门上挂了绣百福锦帘,撩开门帘门内亦不繁杂,两只柜子,一台妆案,外加拔步床,一水的黑酸枝木包浆极好,可见是老物。

黛玉见罗姑姑并无不满之处,让织儿好生伺候,便告辞离去,自回院子梳洗一番,绮罗便来传话贾敏已经置办了一桌席面为罗姑姑接风,于是又匆匆赶往问秋院,行至半途远远的就看见木棉织儿引着罗姑姑过来,忙上前行礼相见。罗姑姑见黛玉对自己处处恭谨心中越发的满意。

一行人来到正堂贾敏已经在等着了,与罗姑姑客气寒暄几句步入花厅,一应菜色自然是色香味俱全十分精致,罗姑姑也不让黛玉在旁伺候拉了她同坐三人吃得可谓宾主尽欢。

黛玉的内里虽换了芯,但这具身体毕竟年幼再加自由体弱,这两日忙碌下来竟有些吃不消,罗姑姑与贾敏在正堂闲聊之时便不住的点头瞌睡,贾敏并罗姑姑具是心疼不已,忙让人送了黛玉回去午睡。

一觉方醒已是万籁俱寂之时,黛玉转了个身子不待说话便见含笑撩了帐子探了头进来。见黛玉已是清醒便转身倒来温水,黛玉就着含笑的手狠喝了两口觉得嗓子舒服多了才开口问道:“如今什么时辰了?”

“已过亥初,姑娘可是饿了?”不待黛玉回答又道:“给姑娘温着粥,太晚了吃多了怕积食。”

原本不说还不觉得,含笑如此一问黛玉也觉得有些饿了,便点头应了。含笑又唤了铃兰,石楠进来伺候姑娘梳洗,自去取粥。

一碗鸡汁粥配着四碟子小菜很快就端了进来,连锦儿也随后跟了进来,见屋里人多,黛玉便打发了铃兰石楠二人自去休息才坐下喝粥。喝完粥黛玉也是不困了,便想着打发她二人也去休息,自己左右无事也好理理思路,最近事儿多,还没有好好想过下一步该如何。

谁知含笑笑道:“这两日姑娘忙,奴婢倒是偷懒了,很是不困,锦儿姐姐纵是辛苦了,这会子刚起估计也睡不着,不若奴婢们陪着姑娘说会子话,累了再歇息吧。”这话大概是合了锦儿的心思,锦儿也是点头赞同,黛玉便不再多说。

三人在小圆桌坐下,锦儿想了想问道:“那罗姑姑不过就是一绣娘,姑娘将来既不用以此为生,便是不会也没甚要紧的,可奴婢见姑娘对她很是看重,不知为何?”月余相处下来,他们这些亲近之人都是知道黛玉是个有主意的,也甚好说话了,便也不随便猜度,直接问了出来。

黛玉对着罗姑姑当然看重啊,这可是第一个出现在自己身边儿的“意外”,曹公笔下不曾提到的人物,说不得就是黛玉转变命运的契机如何能不看重?再者黛玉前世最喜欢的便是中国传统服饰,对刺绣那是相当的热衷,遇上这样一位大家,又怎会不看重呢?但这话不能说出来,想了想便道:“师傅瞧着不过三十多岁,但是能从宫里全身而退,可见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无儿无女我若真心待她,她比全心为我。再者师傅为人看着冷清却是个温和的人,我也很喜欢她。”黛玉知道能点到这里已不能再往下说便又转了个话题:“师傅答应我可以带上两个人一同去学习,你们且说说都谁跟我去吧。我想着咱们院儿里去两个跟着我学刺绣,往后就在这方面专精一些,等将来黄师傅那边儿开始上课再来两个跟着我,这四个人选你们自去商量,早日定下来我也好早作打算。”

锦儿想了想道:“姑娘既有心栽培,莫不如等明儿日里我询问过大家伙再来回了姑娘。不过说到这刺绣,咱院儿里是没人比得过含笑的。”说完转头看着含笑,含笑似乎也在思考,好一会子才抬头发现黛玉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便道:“奴婢自是希望能跟罗姑姑学习的,但……或是奴婢贪心,若能跟着姑娘学几个大字不做那睁眼瞎子也是好的。”说完很是忐忑的望着黛玉,见黛玉一时不答便又地下了头看着桌面。黛玉见她如此神情便知道她多想了忙道:“你这什么表情?难不成你想上进我还阻了你不成?”说完便见含笑已经双颊飞霞甚是好玩儿,接着又道:“莫不如你跟芷萱俩人都跟着我。锦儿姐姐也陪着咱们,咱四个一同学,学得到多少算多少,回来咱在相互的查漏补缺。下面的小丫头瞧着好的,你们再来教导也就是了,权当自己个儿巩固复习了一遍岂不是好?”二人听黛玉如此说很是惊讶的抬起都望着黛玉,眼中满是惊喜与忐忑:“这行吗?先生们不会有意见吧?”黛玉想了想道:“师傅应该不会什么意见的,毕竟都是我身边儿的人,自己努力些,师傅看得到。至于黄师傅那边儿,”黛玉想了想不太确定的接着说:“到时候再看情况吧,总之我身边儿也是需要人的。”

又说了一会子话闲话,黛玉便有了些困意,复又躺下,糊糊摸摸不一会儿竟也呼吸平稳的睡着。

锦儿并含笑也悄悄的退到外间心中对于黛玉的决定很是激荡,却也只能按捺。转眼天边终于泛起了一丝光亮,锦儿便将黛玉房中所有的大小丫鬟都聚集到了院里,这时才发现自从王嬷嬷被赶出去之后,贾敏竟也忘记再给黛玉房里添个嬷嬷,如今若真按黛玉的意思自己带着芷萱含笑陪黛玉去上学,那这院子谁来看管啊?最大的也就不到八岁。一瞬间锦儿心中很是踌躇沮丧,看了看含笑并芷萱,定了心神正要说出往后含笑并芷萱跟着黛玉去上学的事儿,屋里传出了黛玉的声音。也只好打住,赶紧让人打水又忙着给黛玉梳洗,好一顿忙乱之后,黛玉才来到外间,第一次把自己院子里的人看了个遍。

只见锦儿为首带着两个二等丫鬟芷萱含笑,然后是两个更小的石楠铃兰,剩余三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丫头,并两个外间洒扫的婆子,也很是无语。想了想便屏退了那俩洒扫的婆子,将剩余的大小七只叫到了堂内,外边还是很冷的,坐下来喝了碗茶才开口说道:“以后如何咱暂时不说,既然都是我屋里的人,我也没把你们当外人,自是拿你们当姐妹的。”说道这里停了一下,看了看众人的表情。锦儿表情很是淡定,但眼中的喜悦却是藏也藏不住,芷萱含笑眼中满是欣喜感激。这些都不出黛玉意料,只寄Chun眼中也是满满的感激倒是让黛玉多少有些欣慰,余下众人竟皆是一片懵懂,这让黛玉多少有些泄气,都太小了,还一片懵懂无知呢。也不解释直奔主题道:“如今咱院儿里人少,锦儿姐姐自是要随身跟着我的,余下芷萱,含笑,铃兰,石楠四人便轮流着跟我到罗师傅那里学习刺绣,只一点你们学完回来第二天要将所学教导给其余姐妹,不可藏私,锦儿姐姐随时抽查,若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锦儿姐姐或是问我也是可以的。留在院子中的人便要好好的守好院子,切不可轻忽了。”说完黛玉便见锦儿芷萱等众人都是一脸的惊喜,唯有含笑有这淡淡的失望之色,黛玉便明白不给希望就不会失望,昨儿夜里给了含笑希望,如今又有所改变怕是多少有点失望了,却也不点破,又道:“现今儿暂时就这么安排着,日后行了拜师礼之后会有什么变动谁也不知道,现今儿我也说不准,但有一点,往后肯定是会分类学习的,我自会想办法给你们安排适合你们学习你们所擅长的技能。”说完也不等她们反应便挥挥手让众人退下。又进屋裹了披风,抱上汤婆子往正院前去请安,今天是第一次上学,黛玉还是很郑重的。

来到正院见林如海正欲出门,便蹲身行了一礼,然后又上前牵了林如海的手,见很是温暖,便道:“如今儿天越发的冷了,爹爹可要主意保暖,刚从屋里出来不显,但外面风大一会子身上的热乎气儿就会吹没了。”说完便吩咐锦儿去给寻个暖手炉来。林如海见黛玉小大人似的关心着自己,心中很是烫贴,便也由着她。不一会儿木棉便抱着暖手炉赶了出来,嘴里笑道:“还是姑娘细心体贴。”

黛玉接过暖手炉交与林如海,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见林如海穿的还算厚实,便仰着头说道:“天冷,爹爹早些回来。路上当心些。”便退了一步让开路。林如海见黛玉一番做派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玉儿快些进去吧,不是说冷吗?你母亲等着你呢,今儿上学去,可不兴淘气。”说完慈爱的抚摸了一下黛玉的头,转身离去。

黛玉其实是很不喜欢人揉她脑袋的,但林如海掌心传来的温暖却让她很是依恋。

进入正堂见贾敏已经在等候,拉着她又是一顿的嘘寒问暖才放她去问秋院。

到问秋院的时候罗姑姑已经吃过早饭等着她了,见她小小的人儿跑得汗盈盈的过来,眼里就止不住的溢满笑意。一番见礼之后忙拉了她过来,又让织儿去打水给黛玉梳洗,好一番忙乎之后才带着黛玉往西厅而去,原本西厅就是专门准备来上课所用,所以内里清爽明快,只有几个绣架及一些装裱或装裱好,或为装裱的绣品,显然罗姑姑是个很有经验的老师,并未一开始就上课,而是拿出各色面料,让黛玉一一分辨,然后又拿出各类绣品,为黛玉细细讲解,如此一番便已经时至晌午,留了黛玉一同用餐,黛玉言明往后都晌午之后过来,早晌要跟贾敏学理家,罗姑姑也点头同意。

第二天罗姑姑开始教黛玉认识针法,第三天开始学习基础平针,第四天……

如此黛玉每天早晌跟着贾敏学习理家,下午跟着罗姑姑学习刺绣,晚上陪着贾敏散步,或偶尔一家三口一起闲聊逛园子,日子也过得很是充实轻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