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骄

更新时间:2021-04-08 12:05:15

将骄 连载中

将骄

来源:落初 作者:一把水壶 分类:言情 主角:霍清然霍青岚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一把水壶原创的言情小说《将骄》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霍清然霍青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东黎王朝骠骑大将军“次子”霍清然是一个传奇,十岁观战,十一岁入战场,十三岁首次领兵大捷,十四岁获封宣威将军,十八岁入宫成了……一名默默无闻的宫女。这是一部女将军的成长史!斗争朝堂,杀伐天下!霍清然:“从那一刻起,复仇,是我余生的全部意义。”萧玴:“我从来是黑暗中的人,唯有看着她的时候,才踏入光明。”萧晗:“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自由,但奈何生为公主,既享金车玉缳,万民叩拜,就注定要付出一些东西,自由,一个公主,最不能也最不该有的就是自由。”陆临:“早就应该死去的人却还活着,就总有他必须活下去的理由。”赫连昀:“我们之间,就只有交易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千聆偷溜出去教完萧晗武功后刚回到杜衡殿没多久,杜昭容就从御书房回来了,脸色似乎不是很好,看到秦千聆就喝道:“千聆你给我过来!”

秦千聆欠身行礼,神色平静:“昭容何事?”

“你不是说皇上一定会来吗,这都几日了,皇上还是没来,你该当何罪!”杜昭容厉色质问。

“奴婢说过,此计不是轻易便见效的,眼下不过五日,昭容还需耐心等候。”秦千聆声音依旧平静无波。

“哼!”杜昭容冷笑:“皇上要是一直不来我是不是就得一直等下去?你这么说我还没法儿处置你了?”

“昭容可问过李公公,皇上是否尝过这汤?”秦千聆问。

杜昭容想了想道:“李公公说皇上每日都喝,只是对此只字未评。”

秦千聆笑了笑:“昭容,奴婢保证,三日之内皇上一定驾临杜衡殿。”

杜昭容面色一凝,道:“若是陛下不来呢?”

“奴婢任凭昭容处置。”秦千聆敛眉道。

“好!”杜昭容唇角一斜,冷笑一声,狠狠盯了秦千聆一眼,转身进了正殿。

绿盈待杜昭容进殿后才凑到秦千聆跟前低声道:“你不必说得如此死的。”

“劳绿盈姐姐关心,我有分寸。”

绿盈叹了口气,摇摇头,进屋伺候杜昭容去了。

两日后,皇上依旧没来杜衡殿。

杜衡殿众人看霍清然的眼色都不自觉的带上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同情,绿盈也不再说什么了,因为她知道此时再说什么也无用了,愿上天保佑这个丫头吧。

第三日,秦千聆把熬汤的时间推后了一个时辰,并告诉杜昭容,一个时辰之内陛下若是没来,昭容再送去御书房。

一个时辰后,杜昭容正欲对秦千聆发脾气,一名小太监突然兴冲冲地跑进来,语带惊喜地说道:“昭容,皇上来了!”

“你说什么?”杜昭容一怔,似乎有点恍惚。

那太监兴奋地回道:“皇上来了,眼下都快到殿门口了。”

杜昭容脸上霎时绽开一个极欢喜的笑,甚至有点要喜极而泣的样子,皇上已经一年多未再踏入杜衡殿一步了,今日竟真的来了,杜昭容是真的高兴得有些恍然了,当下赶紧摸摸自己的脸和发髻,紧张地问:“绿盈,我的妆容怎么样?头发呢,乱不乱?”

绿盈笑答:“昭容,您今日很美,陛下定会喜欢的,赶紧出去迎接陛下吧。”

“对,快去迎接陛下。”杜昭容点点头,正欲转身往外走,突然想起秦千聆还在,想到秦千聆生得是极美,万万不能被陛下瞧见,遂正色道:“你赶紧去后院,无论如何绝不要出来。”

秦千聆欠身:“是,昭容。”

说罢,自行退到小厨房,守着那罐温着的定神汤,隐隐听得前屋传来男人的话语声和朗笑声,原本她内力不错,只要提气凝神,前殿的话定能听清,只是想着不过是些男女的虚伪调笑,听了也是污了耳朵,倒不如不听,她也从来不需要听那人的声音。

不多时,绿盈过来盛了一碗定神汤端去前殿。

秦千聆看着那满满一碗汤,嘴角翘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

一切都要慢慢来,放心,现在的她什么也没有,除了耐心。

那日之后皇上一连三日宿在杜衡殿,杜昭容重获圣宠的消息长了翅膀一般火速传遍整个宫闱,这后宫之中,左右不过这种事情传得最快。

各宫的人都上赶着巴结,昔日冷落的门庭现在已经成了整个后宫最热闹的所在,各宫后妃,内官奴才都卯着劲往杜衡殿道贺送礼。

秦千聆因此大受杜昭容宠爱,分了她杜衡殿上好的一间屋子给她住,之前给她安排的活全都撤了,每日只让秦千聆负责熬汤一事,又捡了不少皇上新赐的东西赏给她,只是还是防着秦千聆,从不让她到陛下跟前伺候。

秦千聆一下子就闲了下来,如此一来倒让萧晗大为受益,好像她从早到晚地守在杜衡殿门口似的,只要秦千聆一出去就缠着她教自己功夫,导致秦千聆一度不敢出门,总觉得门口来来往的一个二个都像萧晗。

这日晚上,秦千聆和林绘锦约在冷宫旁的巷子里见面。

日子刚过十五,这几日天气正好,月色还很明亮,只是偶尔隐入云层,透出点点暗光,仿佛藏在暗处悄悄窥伺整个人间的一只眼。

冷宫里尚未有一人居住,是以连个守卫都不见,附近也是半个人影也无,只有夜风偶尔吹过,触及肌肤凉凉的,裙角微微摇曳,拂过久未有人途经的朱红宫墙。

林绘锦提着一盏八角宫灯出现时,秦千聆已经等她良久了。

一月未见,两人都有些担心对方。

“阿锦,你最近可还好?”秦千聆迎上去笑问道。

林绘锦柔柔展笑:“杜昭容得宠后的这些日子皇上都没来珠镜殿了,徐婕妤虽然心情不好,但对我倒还好,皇上不来我心里也宽松许多。”

“那就好,徐婕妤可有什么新的动作?”

林绘锦摇摇头:“这倒没有,只是徐婕妤恐怕这几日就会宣布怀孕的消息了,阿聆,要是婕妤趁陛下来看她就把我献出去可如何是好?”

秦千聆微微蹙眉:“她应当不会立时就推你出来,毕竟她要是自己还受宠就定然不会想让她人取而代之,你最近还在学凌波舞吗?”

“还学着呢,只是我故意表现得笨手笨脚的,好多次惹得徐婕妤生气了呢,可是,只怕这样也不是个长久的办法,徐婕妤一旦公布怀孕的消息,皇上定是要来探望她的,等时日一久,我又该如何是好?”

“放心,我不会让他有这个机会的。”秦千聆双眸微眯,目色迷蒙,状似温言抚慰林绘锦,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语气里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一丝狠厉。

“不让谁有机会?”林绘锦对秦千聆突然的变化有些疑惑,正打算细问,却见秦千聆忽然抬手制止了她的话。

“有人过来了。”秦千聆低声道。

林绘锦屏气凝神,却是什么也没听见,她不会武功,只有普通人的耳力,自然是听不见的。但看着秦千聆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只好跟着她一起默不作声。

少顷,突然听得巷子外传来一阵特属于少年的爽朗笑声。

人未现,声已至。

“竟然被发现了,七哥你瞧,这就是我同你讲过的那个有趣的宫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