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炮灰药别停

更新时间:2021-04-08 12:16:46

炮灰药别停 已完结

炮灰药别停

来源:落初 作者:油爆香菇 分类:言情 主角:沈子曦宛若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油爆香菇的原创小说《炮灰药别停》,主角沈子曦宛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沈子曦(咬牙切齿):穿越之后才发现男神丈夫是女主的忠犬,为女主生,为女主死,为女主干掉炮灰原配,顺利爬墙……尼玛,这个男人竟然敢给老娘戴绿帽,看咱不整死这对狗男狗女!  谢逸棠(嘴角抽搐):小曦,别闹,咱们回家吃药(*^__^*)  ——————————————————  野心勃勃的白秀丽重生了,上一世虽然享受众多优质男神给予的众星捧月的生活,但心中仍有遗憾。幸运重生,她决定不留遗憾。  以前属于她的男人再度收入囊中,上一世错过的几位男神不能放过!  她要此生过得比上一世更加完美!  但是……  为何大家的身边都有官配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院外的人倚靠在一辆名车旁,一身笔挺的西装,打扮得非常正式成熟。看到屋内走来的谢逸棠,略显白皙阴郁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诮,“自然是我,不然还能是谁?”

谢逸棠开了大门,侧身让他进来,他极其自然地说道,“送外卖的!”

来人一听这话,脚下差点一个踉跄,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之前的姿态,脸上重新挂起讥笑来,“你现在还真是落魄,真不知道你装疯弄傻所图为何?你以为让旁人以为你已经傻了,就能置身事外,看着旁人争斗,然后在最后关头跳出来坐收渔翁之利?”

谢逸棠声音淡淡地说道,“从头到尾我也没说自己痴傻了,这不是你们自以为是的判断?而且若我真的打着坐收渔翁之利的打算,以你的脑子,又怎么会让你看得出来?”

“哼,现在没什么权力本事,嘴巴上的功夫倒是精进了。”

来人被谢逸棠的态度弄得有些火大,不过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正如他说的,谢逸棠现在已经被驱逐出权力之争的中心,就算往后没有一个继承人,也轮不到早已出局的谢逸棠。

“你还没说你来这里做什么……”谢逸棠的余光瞧见窗户旁有一双熟悉的眼睛往这里张望,心下对这个不速之客越发不喜,“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尽快离开,我家不欢迎你。”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谢七少爷,继续嚣张下去,多得是看你不顺眼的人收拾你!”谢逸棠没有被绑架之前,在谢氏中的地位很高,也是呼声最高的继承人,外表文质彬彬,但内里的狠辣可是让很多老一辈的人都发憷的。

谢逸棠很平淡地说了句,“不用别人过来收拾我,我现在就可以将你收拾了……呵呵,想来明年院子里的樱花可以开得漂亮一些,估计小曦会很喜欢的……”

虽然谢逸棠是单纯温和的人,但理智告诉他,该装的时候还是要装!

听出谢逸棠话语里的威胁,来人脸色白了不少。他越发怀疑眼前这个神智清明的谢逸棠并没有痴傻,“是爷爷NaiNai让我过来的,你匆匆结婚,他们在国外没有赶上……”

谢逸棠心思一转,完全没有相信对方的话。根据那段记忆和自己这半年来的观察,谢氏的那两位老人可不是什么善心人,特别是所谓的爷爷谢留霆,人老心不老的典型。

虽然这个老人已经日薄西山,但对权势的渴望却比任何人都强烈,控制欲强得有些变、态。

将“谢逸棠”从小养在身边,看似是对孙子的特别喜爱,但谢逸棠很明白,对方完全没有一丝祖孙情谊,更像是将孙子当成了奴仆。动辄打骂训斥体罚,灌输的理念也是偏激阴暗。

他将“谢逸棠”培养成了另一个“自己”,希望通过“谢逸棠”来控制整个谢氏的生死。

现在自己这个谢逸棠从异世界穿越而来,莫名其妙背负了痴傻的名头,使得那个老人十数年的精心培养,一朝付诸流水。现在要说最恨谢逸棠的人,莫过于那位老人了。

若是那老人不恨,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旁人起哄,将有可能怀有怨恨的沈子曦嫁给已经“痴傻”的谢逸棠。谢逸棠从善如流地说道,“原来是爷爷回来了,我倒是许久没见他了。”

“哼,你小子倒是好运气,爷爷现在虽然不怎么待见你,但怎么说也是亲自养育的孙子,你现在结婚了,他想要见见你。”说到这里,来人话里有些酸溜溜的。

谢留霆一生有很多孩子,婚生的和私生的加起来共有九男六女,孙子辈的孩子就更多了。谢逸棠是谢留霆第五子的长子,孙辈之中排行第七。而来人则是谢留霆第三子的次子,排行第十,和谢逸棠的年纪相差无几,自小就被人拿来和对方比较。

谢氏虽然家大业大,但不可能将家产平均分给这么多人,自然只有一人继承,其余人用些小钱打发。可以说,哪个人更得那位老人的喜欢,谁就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那么多孙子中,唯独谢逸棠是亲自抚养的,旁人不可能不眼红。

说实话,谢逸棠不大喜欢看到那个爷爷,不仅仅是因为那段记忆的缘故,还有就是这个谢留霆看“他”的眼神,总带了些莫名的味道……谢逸棠虽然是久居世外的机关术大师,对凡俗之间的事情不甚了解,但天Xing告诉他,那个谢留霆不是好对付的。

不过,既然顶替了“谢逸棠”的身份,有些事情总是身不由己,再不想去看,也要过去点个卯。他想了想答道,“我明白了,爷爷从国外归来,一路旅途劳顿,现在恐怕不宜打搅。我想着,若是哪天爷爷有空,我自会去本家一趟。”

来人更加气闷,内心暗暗吐槽,这个谢七自从上次从鬼门关回来,说话一直古里古怪的,那腔调让人听着真不爽,“不用等,今天就过去,还要带着你那个刚结婚的老婆。”

谢逸棠指尖一顿,有些惊讶,旋即收起这份情绪,冷冷道,“我明白了,这就去准备。”

说是准备,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小夫妻两人只是换了套更加休闲的秋装。现在虽然是九月初旬,但因为地理之故,已经带着几分秋意萧瑟,再过些日子,说不定都能看到纷纷白雪。

“爷爷那个人脾气有些古怪,小曦待在我身边就好,旁人的话不需要过多理会。”谢逸棠出门前当着那位堂弟的面亲昵地整理沈子曦的领子,秀恩爱的动作神态闪瞎人眼!

“哼,看来你的脑子当真是有问题,竟然将这个玩笑似的婚姻……”那位堂弟正想说什么讥诮的话,正好看到谢逸棠投过来的冷到彻骨的眼神,瞬间不甘地熄了声,愤愤道,“你果然是装疯卖傻……不过现在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都没有竞争资格了。”

“谁在乎那东西。”谢逸棠虚按沈子曦攥起的拳头,示意她别开口,“我们上车吧。”

被当成司机的堂弟:“……”

谢逸棠自然有自己的车,而且还不少,不过会开车的是“谢逸棠”,驾照也是他考取的。

作为后来者的谢逸棠,虽然对这种和机关车一样神奇的交通工具很好奇,脑海中也有驾驶的办法,但他没有真正开过,生怕一个不好闹出车祸。还是交给专业人员吧……

只是过来通知一声顺便嘲笑一番的“专业人员”——谢逸棠的堂弟郁闷地开着车,看到一个障碍就想直接冲过去进行**式作死,可一想到自己也在车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谢氏本宅距离这个地方相当遥远,谢逸棠趁机和沈子曦讲了一些人员关系以及注意事项。通过这些,沈子曦对这个谢氏家族才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脑中那段记忆的疑点也有了解释。

那位堂弟驾驶着车子驶入郊外群山,正当沈子曦迷惑不解之时,她隐约在山上看到大片建筑群,样式古老带着岁月的遗韵,有着厚重的感觉。路上通过层层关卡,这才进入本宅。

“十少爷,七少爷,老太爷等待二位有些时间了。”一名上了年纪的古装男子上前帮忙打开车门,脊背微曲,态度看似恭敬而谦卑。当然,沈子曦完全没从他的话语中感到任何低下之感,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发布命令的错觉,看着亲昵谄媚,实则疏远俯视。

后来经过谢逸棠讲述才知道,这名管家在谢家的地位不低,年轻之时就跟随谢老太爷,几次为对方挡下致命的暗杀,是这座老宅中地位超然的人,很多晚辈都不敢放肆。

那位堂弟,也就是谢逸林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吴爷爷,爷爷现在可是在大厅?”

相较于谢逸林有些谄媚的态度,谢逸棠的话和态度就疏远冷淡多了,好像例行公事一般。

吴管家倒是没有在意这两人的话,只是落在谢逸棠身上的目光带着两分审视和探寻,“老太爷年事已高,午睡长了些,方才醒来就念叨着两位少爷了,现在正在大厅会见老友。”

“这个吴管家……我不是很喜欢……”沈子曦上辈子也是大家族中滚过来的人,虽然一心跟着教学系统学习而忽略那些斗争,置身事外,但有时候也会被恶意牵连。

她虽然没有宅斗的七巧玲珑心,但天生趋利避害的感觉还是有的。这个吴管家之前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就像是看死人一样,让沈子曦有着说不出的厌恶和不悦。

“小曦不喜欢便是对了,喜欢我一个男的就够了,还想看着别人?”谢逸棠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略带羞意的声音和她一样低垂,前头的人完全听不到,“旁的人,都不需要在意。”

沈子曦:“……”一不小心就被调、戏了肿么破?

走过重重长廊,周围的景致古朴中带着低调的奢华,让沈子曦有一瞬间产生幻觉,以为自己是走在沈氏的宅邸。虽然有人气,但上百年的老宅还是沉淀着说不出的庄重和压抑,让身处其中的人感觉些微的压力。

走过一个拐角,旁边突然冒出来一个长相甜美的少女,想要抱住途经的谢逸棠。不过这个家伙鬼得很,错身闪过,顺带拉了一把自己的妻子,让对方扑了个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