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色宫女是王妃

更新时间:2021-04-22 13:52:26

绝色宫女是王妃 已完结

绝色宫女是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上官珑月 分类:言情 主角:安辰逸祖宗 人气:

主角是安辰逸祖宗的小说《绝色宫女是王妃》此文是上官珑月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半路相识,被弃洞房之夜的王妃;目的不寻常,貌美如花的宫女;江湖新人,神秘宫主,原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三个人,竟是同一个人。看她游走不同男人之间的本事,看她的真实目的,看她如何让皇叔侄对立,看她最终情落谁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哈,你也怕死?”

“谁都怕死,何况是秋儿一个小小宫女。”

“说得对啊。再勇敢的英雄也有怕死的时候。”

“殿下,您是不是想到什么了?”秋儿的敏锐观察从未减弱,只有装作不知道。安路涛若有所思的表情在秋儿眼里是那么一览无遗。安路涛觉得,秋儿不但有点身手,头脑也非常灵活。如若好好培养,定是“东宫”的好帮手。

“秋儿……”槿奚暗示秋儿不要乱猜测主子的想法。

“没关系。”安路涛没有生气,反而甚是欣赏。“你的一句话让我想到一个人。”

“谁呀?”

“说了你也不认识,那时候你应该也就十岁左右。我也是听父皇提起的。他是前朝的一个将军,是前朝皇帝的无敌大将军,为前朝皇帝打下江山,出生入死,战功无数,他是敌国的克星,前朝皇帝的福星,而就在我安国进攻的时候,因为怕死,投靠安国。”

“你是说前朝是被这个将军出卖的?”秋儿今天获取了一个惊天秘密,难怪安国就像前朝肚里的蛔虫般,知道它的下一步计划,知道它所有的秘密,原来罪魁祸首竟是前朝皇帝最信任的将军。

“是,安国取前朝而代之,这位将军就被父皇封候拜相,成为安国的开国功臣。”

“运气还真好,不但从死神手里逃出,还被封候。”秋儿看似看玩笑,实则是讽刺,前朝灭亡竟然是家贼难防。“殿下,现在这位将军被封了什么候啊?”

“定远候。父皇怕他像出卖前朝皇帝般出卖安国,定远候也只是个头衔而已,并无实权。”

“皇上真是胆大,这种人应该杀之,以绝后患。”

“这你算说对了,胆子不大如何做得了皇上,一国储君。”

“就不怕养虎为患?”秋儿意有所指,安路涛只当作一场简单的对话,闲聊而已。

“人心都是肉长的,早晚他会被安国感动,完完全全臣服于安国膝下。”

“是吗?”秋儿嘲笑安路涛的自信,也许定远候会臣服,她永远不会因所谓的“感动”而放弃报仇,如今,在她心里,仇人又多了一个。

定远候?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你的好日子不远矣。

槿奚站在一旁,不舍得离去。听着安路涛和秋儿的对话,她觉得自己也长了不少知识,也从来没见过除了安辰逸,还有哪个人会和太子长聊这么久,而且对答如流,尽管太子为人和善,下人终归是下人,哪有不分主仆之理。然,看似柔柔弱弱的秋儿,骨子里却很强大,她能让太子凯凯而谈,不觉得厌烦。槿奚不能小看这个宫女。甚至怀疑,她真的只是一个镖头的女儿吗?

“东宫”大堂内,安路涛和秋儿聊了许久,不知不觉已到午后。他们从前朝聊到安国,从江湖聊到皇宫大内,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安路涛想找到一个秋儿不知道的东西都难。从谈话过程中,安路涛决定培养秋儿成为像飞儿一样的忠仆,这辈子对自己的主子忠心耿耿。当然,想培养一个心腹谈何容易,看来,他日后必定要花一番苦心才行。

“秋儿,太子那儿来客人了,你去斟两杯茶送过去。”

“是,姑姑。”秋儿放下手中不算重要的活,去为“东宫”的客人准备茶水。

秋儿的脚步很轻,正打算进屋,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这个男人的声音听的次数不是很多,却记忆犹新。直到安路涛称呼其为“皇叔”。秋儿的大脑像是被炸开般,她开始混乱了。

怎么会是他?安辰逸什么时候回来的?那他肯定知道我不在王府。不行,不能让他看到我在这儿。

秋儿端着茶转身往回走了几步,眼前一个宫女迎面走来。灵机一动,拦住她的去路。

“姐姐。”秋儿皱着脸,表情甚是痛苦。“我突然肚子好痛,可不可以麻烦你把这个送去太子那儿?”不仅脸色难看,还痛得直跺脚。要想脸色苍白还不容易,只要让真气逆流就可。不过时间长了也会有危险。对于欺骗小宫女,倒没什么危险可言。

“好吧,那你快去解决一下吧。”好心宫女接过秋儿手里的茶水,秋儿道一声谢,一溜烟的跑掉了。

“太子殿下,王爷。”宫女端着茶分别放在他们手边的桌子上。

“怎么是你?”安路涛问。他明明特意嘱咐槿奚,让秋儿送过来,顺便介绍她和安辰逸认识,秋儿的博学不在安辰逸之下,如此难得的女子,安路涛怎会独自知晓?

“回太子,秋儿突然肚子痛,不方便过来。”

“那你告诉秋儿,让她好好休息。下去吧。”

“是,殿下。”

宫女退下,秋儿在墙角打探着,直到周围没有其他人,她纵身一跃,上了屋顶。“东宫”侍卫少更便于她行动。

屋顶上,秋儿动作轻盈,手法熟练,拿掉一片瓦砖,仔细观察着屋顶下的一举一动。

“殿下对宫女还是这么关心?”

“习惯了。宫女也是人,我对她们好,她们也会忠于我。对了,这个秋儿还真是难得一见的才女,本想着介绍给皇叔认识,真是不凑巧。要不皇叔留下,晚点再让秋儿来见见你。我包你会喜欢上这丫头。”

“殿下可别忘了,本王是有家室的人。对其他女子没什么兴趣,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在我这儿还装什么呀?我只是说你们会聊得来,可没说要把她赐给你王府。”

“知道你舍不得。开个玩笑。”

“说起王妃还真有意思。明明答应帮你的忙,现在居然逃之夭夭?皇叔打算怎么做?”

“能怎么做?是我先对不起她,她逃走也是应该的。”

“也有可能她不是逃走,真如书信所说,是去找你了呢?”

安辰逸打开纸扇,叹气一声。“上官珑月,一个弱女子,我们只见过一面,根本没有感情可言,我的躲避对她是莫大的帮助。她对我的承诺也算做到了,帮我瞒过了皇兄,解决了我的婚姻问题。王爷不在王府,王妃最大,只要她想走,谁敢拦她?这种获得自由的最好时机谁会错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