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侯门悍妻

更新时间:2021-04-22 13:52:39

侯门悍妻 已完结

侯门悍妻

来源:落初 作者:兰朵朵 分类:言情 主角:梁义博梁 人气:

主角是梁义博梁的小说《侯门悍妻》此文是兰朵朵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惠周侯府唯一的嫡女,上无兄,下无弟。要财,她坐拥天下三分之一财富,要貌,她万里挑一。  作为家族唯一继承人,梁芜菁表示毫无压力,就等着招赘完美夫君守着偌大家业混吃等死,然而,她却屡次遭退婚,成了天下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本以为此生和出嫁无缘了,一道圣旨却把她赐给了永安王,一个半年之内死了三个老婆智商不及五岁稚童的傻子。难不成要她去冲喜?不不不,这只会跟在她背后流口水喊,“娘子,我饿。”的男人还有个身份,那就是废帝,曾经英武盖世,被世人誉为明君的皇帝。  某女表示,她要发飙了……这傻子害她失去三个完美夫君,若是不能以一敌三,她跟他没完!【新书《邪王娇宠:萌物王妃》已发布,求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李氏虽是她的生母,但她却是大夫人养大的,和李氏从小到大只是逢年过节才能见到,两人之间的情分并不深,她也看不上李氏这幅不成器的样子,可母女血肉亲情也是断不了的,她也知道李氏心疼自己,否则也不会常常节省月例银子买了补品炖了派丫鬟偷偷送给自己吃。

当初,她也是念着骨肉亲情,才冒险恳求皇帝给她三品诰命夫人的封号,须知那次过后,皇帝对自己便不如从前了啊。

大夫人倒是没有料到梁贵妃会生如此大的气,还教训了李氏,不过转念一想,宫中的日子最是难熬,梁贵妃虽然备受宠爱,地位仅次皇后,但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娇,皇帝登基不久便将从前在王府里的姬妾们都册为后宫了,足足有七八人,平日里也少不得让她心中不爽,按照大周朝的规矩,三年便要选秀,现已是冬日里了,翻了年皇帝也登基三年了,二三月份便要选秀了,恐怕这也成了她的心病吧。

“娘娘,李姨娘见娘娘过得好,心中高兴才说了些不妥的话,娘娘可别和她置气。”大夫人握着梁贵妃的手,柔声说道。

“母亲说的是。”梁贵妃笑着点了点头,李氏毕竟是她的生母,她哪里会真的和她生气,于是对李氏道:“姨娘也坐吧,姨娘做喜爱吃藕粉茉莉糖糕,本宫已让人备下了。”

“多谢娘娘。”二夫人李氏闻言立即眉开眼笑,坐到了罗汉榻上吃着女儿给她准备的糖糕,心中别提多高兴了,却也不敢再插嘴,只是在一旁听着大夫人和女儿闲话家常。

就在她快要将一盘糖糕吃完时,却见一个丫鬟递上了一杯热茶,她抬起头来,便见大夫人和贵妃女儿都看着她,顿觉尴尬,其实这糖糕在府里她常常吃,倒不是贪嘴,只是……这是女儿给她的东西,她无比珍贵罢了。

大夫人张氏倒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冲着她使了个眼色,李氏顿时想起来时大夫人交代自己的事儿,加之此刻又听梁贵妃又道:“萍儿,既然二夫人喜欢吃这糖糕,你便吩咐小厨房多备下一些,一会放在食盒里让二夫人带回去。”李氏的胆子又大了起来,于是借此机会握住了梁贵妃的手笑道:“多谢娘娘,妾身也斗胆求娘娘给二小姐赐下一门婚事,二小姐再有两月便年满十七了,再不出嫁家中就要遭祸事了。”

梁贵妃闻言眼前一亮,心道,这正合本宫心意,昨儿个本宫已休书回府给父亲了,如今父亲便让母亲和李姨娘进宫,怕就是来问此事的,想到此,梁贵妃便欲顺水推舟,给妹妹芜菁和废帝陈夙做媒。

大夫人张氏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见梁贵妃似乎要开口了,随即抢先笑着说道:“倒是不必娘娘赐婚了,芜菁她和定南侯刘成的长子刘建业情投意合,前几日便定下了婚事,昨儿个又合了好日子,就在下月,这会子……刘家的聘礼应该都送入咱们侯府了吧,按理说此刻妾身也应该在侯府之中才是,只是……妾身多日未见娘娘了,你父亲和李姨娘也念着娘娘,而且……家中难得有喜事,你父亲特意让我入宫告知娘娘一声。”

二夫人李氏闻言有些发愣,她可没听说二小姐已经定下人家了啊,而且……大夫人可是吩咐过她在娘娘面前提赐婚一事的,二夫人有些糊涂了,但一想着二小姐要嫁人了,心中还是很欢喜的,毕竟这些年来,二小姐对她这个庶母是不错的,于是笑道:“阿弥陀佛,真是佛祖保佑,刘家大公子妾身见过,和二小姐真是一对金童玉女,这次婚事一定能成,侯爷和姐姐该放心了,妾身也放心了。”

梁贵妃闻言却觉得一股子怒气蹭的冒了起来,险些就发作了,特别是听着自个的生母李氏说出这样的话来,脸色都气白了。

“母亲,昨儿个本宫让人送入府中给父亲的书信,父亲可收到了?”深吸一口气,梁贵妃强压住心中的愤怒和烦躁,低声问道,但语气就不似之前那般温和热切了,而是带着冷意。

大夫人自然听出来了,却按照女儿所交代的,装傻道:“书信……,妾身想起来了,昨儿个侯爷的确收到了娘娘送的书信,可那该死的奴才将书信送入书房时却不小心落入火盆之中化为灰烬了,妾身今儿个入宫,一来是给娘娘请安,向娘娘报芜菁的喜事,二来也是受侯爷之托,请问娘娘有何事吩咐侯爷办?”

梁贵妃闻言双拳猛的一握,长长的指甲都嵌入了皮肉之中,但她丝毫感觉不到痛,只感觉到愤怒,事到如今,她若还不知道这是父亲和大夫人的托词,是他们故意敷衍自己的,那倒真是蠢了。

她送入府中的书信,奴才们自然小心翼翼的护着,丢了Xing命也不敢让书信毁了啊,大夫人却口口声声说信烧毁了,简直满口胡言,但她偏偏不能发作。

“娘娘……。”大夫人看着梁贵妃,眼中满是疑惑,似乎在等着她吩咐。

梁贵妃慢慢张开紧握的双拳,深吸一口气笑道:“只不过是问候之语,哪里谈得上吩咐,做女儿的问候父亲也是理所应当的,母亲转告父亲,并无大事,请他老人家不必担心。”

“是。”大夫人见梁贵妃如此说,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又坐了片刻,才笑道:“对了,三皇子呢?许久未见倒是想的紧。”

三皇子乃梁贵妃所出,今年四岁了,深的皇帝喜爱,大夫人也算三皇子名义上的外祖母,入宫给贵妃请安免不得要问问孩子。

“妾身前些日子还给三皇子做了衣帽鞋袜,娘娘快让他来瞧瞧可合身?”说起三皇子,二夫人李氏眼中猛的一亮,满心都是欢喜,那可是她的外孙啊。

“永辉在皇太后宫中,母亲和姨娘今日怕是见不到了。”说起宝贝儿子,梁贵妃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但心中的愤怒和怨恨却没有丝毫消散,甚至还想着早些打发了大夫人和二夫人。

大夫人闻言轻轻颔首,二夫人脸上的失望之色倒是十分明显,她盼着见外孙整整盼了两年了,本想着今日能见上一面,却未能如愿。

“娘娘,这是你父亲让妾身带入宫给娘娘的。”大夫人对着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从她手中拿过了一个朱漆的雕花木盒放到了桌上,又拿了一个紫檀木雕花木盒,笑道:“这是你父亲给三皇子殿下的。”

“万万不可。”梁贵妃闻言心中一颤,立即拒绝了,柔声道:“女儿如今身为贵妃,执掌六宫,并不缺银子,还请母亲转告父亲,应该女儿孝敬他老人家才是。”

大夫人摇摇头道:“娘娘在宫中处处都需要银子,既然是你父亲一番心意,便收下吧,而且……这木盒之中也不是银子,只不过是一些稀罕的玩意,供娘娘和三皇子赏玩罢了,至于银子……你父亲说了,娘娘只需吩咐一声,他便会让人送来,宫中不比宫外,娘娘虽然地位高贵,但银钱也是断然不能少的。”

“那女儿就不推辞了,还请母亲回府后替女儿向父亲道谢。”梁贵妃没有再推辞,让萍儿将两个锦盒收了起来,又和大夫人说了一会话,才亲自将人送到了朝霞宫门口,吩咐太监王进送出宫去。

“该死……。”看着大夫人远去的背影,梁贵妃死死的拉扯着手里的锦帕,满心都是愤怒,跺了跺脚回到了自个的寝殿之中。

萍儿正在替她收拾方才大夫人留下的锦盒,看着锦盒里的奇珍异宝,双眼冒光,见梁贵妃回来了,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打量主子的脸色,便笑道:“主子快看,这七彩琉璃珠子好大,比皇后那颗整整大上一倍,一会奴婢就把这珠子送到内务府去,让那些奴才给娘娘做一个步摇,上头再镶嵌各色宝石准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看皇后还敢不敢在娘娘面前显摆……娘娘再看这颗红宝石,红的比人身上的血还艳,个头真大,比鸽子蛋还大,等娘娘日后做了皇后,镶嵌在桂冠之上,那是再好不过了,咱们大周朝也找不出第二颗来……。”

萍儿每拿起一样东西,没说一句话,梁贵妃的脸上便黑上三分,她真恨不得冲上去把这盒子抢过来狠狠的摔到地上,把这些琉璃珠子、红宝石、东珠……统统都碾成粉末,然而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都是她从未见过的,都是奇珍异宝,她又舍不得。

她恨……恨自己不争气,舍不下这些荣华富贵,但更恨自己的父亲太偏心。

打从当初她嫁给还是王爷的皇帝陈衡为妾起,父亲就再也没有搭理过她,任由她自生自灭,还是妹妹偷偷往王府里送银票,送首饰,如今她成了贵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父亲对她还是没有好脸色,入宫也躲着她,从未给她送任何东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