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戏精总裁的养成方法

更新时间:2021-04-22 13:53:01

戏精总裁的养成方法 连载中

戏精总裁的养成方法

来源:落初 作者:岑三水 分类:言情 主角:魏妍辛奇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戏精总裁的养成方法》的小说,是作者岑三水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魏妍诗觉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先是父亲离世,接着,是董事会的人对自己步步紧逼。好不容易找到的公司救星,居然是自己的死对头!不仅如此,这家伙居然还要自己扮演霸道女总裁?“你不是挺会演的么?那就演给大家看吧!”原本戏剧社台柱子就这么变成了人前唱双簧的一份子。每天胆战心惊,如履薄冰,跟那个讨厌的家伙日常斗嘴撕逼,伪装霸道女总裁的生活就像是踩在钢丝上摇摇欲坠。不过这样的日子,到了后来,竟然成了一种奢望……像是幕后有一只黑手,将所有人推向漩涡,陷入危险当中。当靠近危险漩涡的中心,魏妍诗发现,父亲的死居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魏妍诗静静地看着眼前正在餐桌前狼吞虎咽的夏楠尔,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嫌弃地看着她:“你慢点,就不能稍稍斯文一点吗?”

夏楠尔正忘我地吃着招牌大闸蟹,听得魏妍诗这话,赶紧把口中的蟹肉吞进肚子里,一脸正经地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面对美食还要故作矜持,那是对美食的不尊重!”

魏妍诗忍不住拍了拍夏楠尔的头:“就你歪理最多!我都懒得说你了。”

夏楠尔嘿嘿地笑了两声:“我这次给你立了这么大的功,你不说我是应该的。”

对此,魏妍诗倒是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又往夏楠尔碗里夹了个小龙虾。

夏楠尔拿起小龙虾,一边剥壳一边说道:“我跟你说,那个田岚就是个纸老虎。我刚把电话打过去说明来意的时候,他可凶了,就要挂我的电话。等我说我知道他把情妇养在哪个地方以后,隔着电话都知道他肯定脸色都变了!哈哈哈,听说他很怕老婆的样子,没想到居然有胆子养小三?”

“物极必反,被逼急以后,有这种行为也就不奇怪了。不过就算这样,他本质上还是个妻管严,不然也就不会受我们威胁。”

夏楠尔点头。魏妍诗回想着田岚在董事会上的表现,看他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就知道以陈康那毒辣的眼光,一定会猜到什么。

“还有那个什么彭烨和岳秦,挪用公款。小诗诗,你真的不打算追究他们挪用公款的责任吗?只是用这个来要挟他们?”夏楠尔又提起公司另外两位董事的名字。魏妍诗无奈地摇头:“现在还动不得,也动不了他们。毕竟我才刚坐上董事长的位置,根基不稳,除了华叔叔,还有因为慕容叔叔对我格外照顾的楚叔叔以外,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站在我这边的。而且要是扳倒了这两人,暂时也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可以替代。只能暂时用这种方法让他们为我所用了。”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就算是父亲管理公司,咱们魏氏集团居然也不是铁板一块啊……内部实在是有太多问题了。”

夏楠尔若有所思,然后继续往嘴里塞了口大虾。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苏磊董事居然会投票给我。毕竟当初楠楠你去拉拢苏磊的时候,被他臭骂了一顿来着。”看着夏楠尔吃的这么香,魏妍诗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也有些饿了,不过看着眼前一盘又一盘红彤彤的海鲜料理,魏妍诗这种不喜欢吃辛辣食物的人实在有些下不去口,于是准备把服务员叫过来重新叫几个菜。

听到魏妍诗提到苏磊这个人的名字,夏楠尔顿时就不开心了:“哇!说到这个人我就来气。我刚把电话打过去,话还没说,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知道我是你这边的说客,劈头就是一顿大骂,吓得我还以为我犯了什么罪。”

看见服务员抱着菜单走了过来,夏楠尔赶紧起身,在魏妍诗拿到菜单之前截胡:“所以为了补偿我,你得让我再点一个菜。”

“好好好,补偿你。“魏妍诗觉得好气又好笑,“你说你好歹也算是个有钱人吧,怎么还一副没钱吃饭的样子?”

“这你就不懂了吧,就好比是月亮总是外边的圆一些,饭菜总是别人请的好吃些。”夏楠尔嘴上在答话,手却飞快地点好了菜,已经把菜单递回给服务员了。魏妍诗看在这次她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的份上暂时不同她计较,只不过照她这种吃法,即使已经是魏氏集团的董事长了,也忍不住心里有点发慌。默默地调出薛不饿的号码来,准备让他来付款。

“如今这种做法,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特别是现在给了陈康他们一个月的机会,说不定一个月以后,又是一顿凶猛的反扑。”魏妍诗仔细琢磨着陈康当时在董事会上的反应,也终于明白了陈康的用意,不由得有些头疼,“楠楠,邓迪思查的怎么样了?”

说到邓迪思,夏楠尔也终于变回了一本正经谈工作的状态:“你还真是问对时候了。”

赶紧擦了擦手,从背包里麻溜地拿出平板,从相册里调出一张照片递给魏妍诗看。魏妍诗接过平板,上面是一个男人的一张背影照。

“这是什么?”魏妍诗不解。

“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吗?邓迪思是一个在商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不过很奇怪的是,在那么多人竞相参加采访,上电视节目访谈的情况下,邓迪思甚至连公司活动都不怎么出席,所以真正见过他的人是少之又少,更别说照片了。还有很多人在私底下说邓迪思说不定是一个丑的见不得人的丑八怪。”夏楠尔道。

魏妍诗仿佛明白了什么:“所以,这张照片上的人,就是邓迪思?”

“没错。”夏楠尔得意地挺直了腰板,“你可别因为这只是一张背影照就小看它,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拿到的照片。对了,我还没找你报销呢。”

说完,夏楠尔从手机里调出交易记录让魏妍诗瞅了两眼。魏妍诗叹了口气,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假的富二代:“好的吧,回头让薛管家打给你。”

“还查到其他线索没有?”

“暂时没有了……“夏楠尔抬头望着天花板想了想,确定没有线索了,忽然,夏楠尔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魏妍诗,”小诗诗,你们戏剧社的那个指导老师辛奇天……你了解多少啊?“

“辛奇天?“对于夏楠尔突然提起辛奇天,魏妍诗感到十分诧异,”你问他干嘛?“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上次辛奇天来参加魏叔叔的葬礼,开来了一辆银色的兰博基尼来着。”夏楠尔努力地想让魏妍诗注意到这点不对劲的地方,“按照你的说法,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戏剧社指导老师罢了,也不是我贬低教师这个职业,只是如果只是用他当老师那点收入,哪来的钱去买兰博基尼啊?”

“兰博基尼……很贵吗?”然而魏妍诗的重点竟然完全放错地方了。夏楠尔听了魏妍诗这句话,差点没气背过去。她的提示有这么不明显吗?

“是是是,我魏大小姐家是最有钱了……我永远记得上次你偷偷开出来魏叔叔的法拉利蒂诺,那骚气的红色车身简直要把我的眼睛给闪瞎了。”夏楠尔一脸敷衍相。不过,对于连法拉利蒂诺206GT型车款都有收藏的魏家来说,一辆普通的兰博基尼,倒也确实算不上什么。

“关于辛奇天这个人的家庭背景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魏妍诗回想起昨天在董事会结束以后,自己匆匆赶到学校戏剧社参加练习的场景。

等到董事会结束,自己逃出公司里那些所谓粉丝的魔爪以后再赶往学校时,戏剧社的社团活动已经结束了。魏妍诗推开活动室的门,发现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看来还是来迟了些,唉,明天再来看看吧。”魏妍诗把门合上,转身准备离开。突然撞上一个人的身体,吓得魏妍诗差点大叫起来。

抬头一看,居然是辛奇天这个混蛋。

“你故意的吧?你想吓死我?”实在是被吓得有些魂不附体,魏妍诗根本没什么心情摆出好脸色给辛奇天看。

“你迟到了。”辛奇天冷眼看向魏妍诗。

“我知道……我这不是来了吗?家里有事确实走不开,能来的话我早就来了。”懒得解释太多,魏妍诗说完这话,想绕过辛奇天,没想到居然被辛奇天拦了下来,被他握住肩膀,死死地摁在了墙壁上。

“喂!你干嘛呢!松开!”被摁的肩膀一阵剧痛,魏妍诗抬起脚来打算一脚踩在辛奇天的绿鳄鱼皮上,发现辛奇天一个凌厉的眼神扫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害怕,停下了脚步。

“我说过的,三天不来,就算你自动离开戏剧社。看来你总是习惯性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啊!嗯?”辛奇天慢慢凑近魏妍诗的耳朵,惹得魏妍诗满脸燥热,她忍不住把辛奇天推开了些:“说话就说话,凑那么近干嘛?我又不是聋子。”

“既然你不是聋子,那你就听好了,现在,如果你还想继续参加戏剧社,并且在接下来的戏剧节上表演的话,你就得好好听我的话,别老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懂吗?“

稍稍放松了一点握住她肩膀的手,深邃的瞳孔凝视着魏妍诗琥珀色的眼睛,魏妍诗不知为何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眼神到处躲闪,嘴上却仍旧不服输地说道:“我干嘛要听你的?“

“现在,绕操场跑50圈,我就让你继续待在戏剧社。你爱去不去。“

松开了手,辛奇天慢悠悠地往大楼门口走去:“赶紧的!过时不候!”

身后的魏妍诗狠狠地瞪着辛奇天的背影,咬了咬牙:“好,算你狠!跑就跑!”

于是身为魏氏集团董事长的魏妍诗同学,在一个小小的指导老师的威胁下,在开完董事会以后,还特意在学校跑了50圈锻炼身体。

想起这些,魏妍诗就气的牙痒痒。

“我只知道辛奇天是个混账家伙,我看见他就忍不住扒了他的皮!”

夏楠尔好奇地看着眼前已经气成蒸汽机的魏妍诗,不由得觉得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心里对辛奇天这号人物,也越发的好奇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