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桑田娇女:亲亲相公怀里来

更新时间:2021-04-22 13:55:42

桑田娇女:亲亲相公怀里来 连载中

桑田娇女:亲亲相公怀里来

来源:落初 作者:十里画郎 分类:言情 主角:岳夏郭氏 人气:

《桑田娇女:亲亲相公怀里来》是十里画郎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桑田娇女:亲亲相公怀里来》精彩章节节选:他睡觉时:“小相公,来,给娘子亲一个!”  他看书时:“小相公,你这是在研究‘妖精打架’吗?羞羞脸哦!”  谁能告诉他,这疯丫头为何如此不要脸!  穿成古代农家富户女一枚,她每日必做:调戏小相公。每日所想:如何成功调戏小相公。每晚所思:该不该扑倒小相公?  只是,小相公也会有变成大相公的一天:“娘子,不过是亲亲而已,你脸红什么!”  某女内心抓狂,那叫只是亲亲而已吗?“你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娘子曾说为夫研究‘妖精打架’,还嫌为夫小,今晚夜色正浓,不如娘子与我亲身体验一番……”撩夫上瘾,却被反驳,这可如何是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梅氏说到一半,眼泪就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若兰,你瞎说什么。”花大山轻轻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我们的蒨姐儿又不差,再说如今有了岳夏,这俩孩子今后还能不照顾我们么?”

“可是娘……”梅氏最担心的还是郭氏,她要是闹起来,事情就不好办了。

花大山也想到了自己的老娘,内心十分的纠结矛盾。

站在外间听了一会的花蒨,这时候端着一杯参茶走了进来,“娘,你喝茶。”

梅氏接过茶杯一喝,吓了一跳,“蒨儿,你怎么把你奶奶平日喝的参茶拿来了?”

花蒨佯装瑟缩了一下,说道:“可这茶对娘的身体好啊。你快喝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此时的花大山内心却一点都不平静。这参茶他明明托人送回来给梅氏养身子的……难道他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娘和大嫂又欺负她们母女了!

想到此,花大山怒由心生,又怕梅氏和花蒨瞧出端倪,便极力忍着。

喝过参茶后,梅氏的脸色好了许多。花大山却不放心,非要她在床榻上休息。

待梅氏睡着后,花大山从里间走出来,发现花蒨还在外间坐着,于是上前说道:“蒨儿,爹爹问你一些事可好?”

花蒨笑着,上前依偎在花大山的身边,“爹爹,你问吧,我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的。”

瞧着花蒨比之先前圆润的脸颊,花大山笑着抚摸她的脑袋,说道:“蒨儿,爹爹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奶奶和大伯母还欺负你们么?”

花蒨娥眉微蹙,眼眸闪烁的看向别处,说道:“爹爹放心,奶奶和大伯母没有欺负我和娘亲。”

看着花蒨的表情,花大山还有什么不明白,只当是花蒨长大懂事了,不像之前一样,见到他就说郭氏和王氏的不好。

“蒨儿,去玩吧,爹爹回来了就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们母女的。”花大山抚摸着花蒨的脑袋,一脸自责的说道。

对上花大山自责的模样,花蒨内心暗笑:目地达到!

旁晚时候,大房的三人和郭氏终于回来了。

看着马车停在家门前,花蒨正想转身离开,却被刚下马车的花秋红叫住了。

这花秋红是王氏的长女,前一段时间到出嫁的大姑家里作客,今天才回来。

“花蒨!”花秋红的语气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看到奶奶回来,也不知道过来扶一下。”

从马车里钻出来的郭氏听了花秋红的话,对花蒨越发的不满,“老婆子我可不敢叫她扶!”

花大山从院子里走出来,恰好听见郭氏这话,眉头蹙了起来,心想:看来蒨儿与若兰这些日子在家里,定是没少被娘欺负的。

花蒨看到她爹来了,佯装胆怯的躲到他的身后,一双手紧紧的握着花大山的衣袖。

看到花蒨的反应,花大山心疼的说道:“蒨儿,回屋去找岳夏玩吧。”

花蒨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让老爹对郭氏越发的不满,心满意足的转身走了。

回到屋里,花蒨开心的跑到岳夏的身边,不由分说的搂住他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正在看书的岳夏被这突如其来的‘调戏’弄得面红耳赤,没好气的啐道:“疯丫头,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花蒨搂着岳夏的脖子不放,笑嘻嘻的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笑道:“你是我的童养胥,亲一下你怎么了?哼!”

花蒨说完傲娇的仰起头,那姿态把岳夏气的不轻。

“不知廉耻!”岳夏每次被花蒨厚颜无耻的行为弄得无话可说的时候,就会冒出这四个字。

花蒨依旧笑嘻嘻的搂着岳夏的脖子不放,盯着他越来越红的脸蛋和脖子,心情十分愉悦。

晚饭的时候,一大家子人都围坐在一起。

饭后,花大山正想起身扶梅氏回屋休息,却被郭氏叫住了,“大山啊,今儿中午说的事情你可是想好了?”

花蒨知道郭氏和大房一家一直打着主意,想要逼迫她老爹过继花文宝,好霸占她老爹赚来的钱财。

“娘,你看大哥也就文书和文宝两个儿子,我过继一个过来不太好吧。何况文宝念书很有天分,以后考上秀才举人不在话下,过继给我大哥到时候岂不是说我欺负人。”花大山循循善诱的说道。

听了这话,郭氏有些犹豫了。

王氏的心里却和郭氏想的不一样,于是站出来笑道:“二弟,没关系的,文宝过继给你和我们养着也是没差别的。”

既然没差别还过继干嘛!花蒨内心冷笑不止,这郭氏和大房一家子的嘴脸真是越来越丑陋了。

花大山面色阴沉了下来,说道:“大嫂也说了没差别,那还过继做什么?”

这话堵得王氏一时半会找不到说辞,便推了推她身边的花富贵,示意他说话。

这花富贵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是花蒨一直以来的想法。

此人对谁都笑呵呵的,看似很和善的人,可花蒨却从他的神态中看到了一丝意味不明的阴狠和算计。

“二弟,娘和大嫂也是怕你后继无人,这才希望过继文宝给你的,若是你不想,那就算了。”花富贵说的情真意切,花大山有些动容了。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花大山不愿把他想的太坏,只当是他想太多了。

想到此,花大山看了一下梅氏和花蒨,随后说道:“大哥,这事容我回去和若兰商量一下。”

待花蒨一家离开后,郭氏不满的说道:“富贵,文宝以后若是真的高中,那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花富贵和王氏对视了一眼,随后王氏走到郭氏的身边,轻抚着她的背部说道:“娘啊,这次你可想错了,考秀才和举人不都需要钱么?再说,文宝都这么大了,谁和他亲他还能不知道?”

郭氏一听,这话确实在理。

“对对对!叫大山那傻子出钱给我们文宝念书,以后考上大官了,再把他们一家子踢了。”郭氏一脸得意的笑道。

趴在屋顶上偷听的刘赟眉头微微蹙起,随后隐身离去。

岳夏待花蒨睡着后,才把刘赟叫了出来,听他说起郭氏和大房一家的计划,心里气闷不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