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城主攻略

更新时间:2021-05-16 14:15:08

城主攻略 已完结

城主攻略

来源:落初 作者:余桵 分类:言情 主角:靖远荆棘 人气:

《城主攻略》是余桵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城主攻略》精彩章节节选:五百年前我的老祖宗祁累是威风八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驯龙人。深得君王赞赏,赐了封地城池。  奈何好日子不长久,老皇帝驾崩后新登大宝的小皇帝喜欢上吃龙肉。我老祖宗驯养的龙几乎被他吃光了,而一颗龙蛋孵化的时间要足足五年,一条幼龙长成大龙要十五年,哪里供应得起?  于是,我那老祖宗灵光一闪带着整座城池的百姓和几框龙蛋卷铺盖跑路。  这一逃就隐遁到卧龙谷,并在这里建起一座豢龙城自立更生。  为了防止小皇帝的爪牙发现卧龙谷,从谷口开始他们就在树丛间种下了荆棘树。五百年过去,那些小小的荆棘已长成参天大树,别说外面的人进不来,就连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妙言知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吃东西,所以弄了很多糕点小食摆在我面前,美食在前却诱不起我的食欲。

她端了一杯热茶递给我:“姑娘,喝杯龙涎茶提提胃口吧。”

我迅速推开:“不要。”小娘我才不要喝那些大家伙的口水泡的茶呢,想想就受不住!

“姑娘,能成为继任城主是天大的喜事啊,你怎么反倒不开心呢?”妙言不解地看我。我偏过头朝她勾勾手指,妙言会意地将耳朵送到我脸前。

“妙言,如果是有名无实处处受人牵制的城主,你会坐上那个位置吗?”

妙言一怔,随即她放下茶杯认真看我:“姑娘,你可是一城之主又怎么会受别人牵制?城主不是最大的吗?”

我无语看她:“卫家大权在握,哪一代城主不是傀儡?”

妙言似懂非懂地点头,我拈了一块红枣糕放在口中,小心思在肚子里百转千回。

所以,当晚我匆匆收拾了细软借着月色溜到街上,在城门打开的一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

我祁灵玉才不要当什么傀儡城主,我很明智地跑路了。晨光中是我轻盈飞奔的步伐,我只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和长短不一的呼吸。

就算没有龙的帮助,我一样能逃出豢龙城!说不定,还能走出卧龙谷,去看看史书上的繁华世界!

我越想越开心,紧绷的情绪渐渐松缓下来。

只是,我却小看了城外那些已有几百年树龄的荆棘们,那一颗颗拳头粗的尖刺油光蹭亮,当即刺穿了我逃跑的美丽幻想……

我还没想到怎么突破荆棘树这道屏障,就被驭龙而来的卫靖远逮个正着。于是乎,就出现了被他威胁的一幕,憋屈!

抓了我,他旋即驾着应龙朝着豢龙城的中央飞去,冷哼出声:“哼,五百年来都从未有人走出过那片荆棘丛林,你这个连驯龙都够不上的傻子能出去?”

“不是有人进来了吗?这个荆棘也不是那么厉害嘛。”我不服。

“凤青轶?呵。”卫靖远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随即转过头去没了下文。

一看到他这副傲娇的狐狸本性小娘我就想吐血,我满眼怨念地盯着他的后脑勺,恨不能盯出个透明窟窿来!

据说五百年前我的老祖宗祁累是威风八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驯龙人。因为深得君王赞赏,还被赐了封地城池。

奈何好景不长,老皇帝驾崩后新登大宝的小皇帝喜欢上吃龙肉。我老祖宗驯养的龙几乎被他吃光了,而一颗龙蛋孵化的时间要足足五年,一条幼龙长成大龙要十五年,哪里供应得起?

于是,我那老祖宗一拍脑袋决定带着整座城池的百姓和几框龙蛋卷铺盖跑了。随后隐遁在卧龙谷,并建起一座豢龙城自立更生。

为了防止小皇帝的爪牙发现卧龙谷,他们一路采集荆棘树的种子并沿途种下。五百年过去,那些小小的荆棘已长成参天大树,别说外面的人进不来,就连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经过五百多年的风霜洗礼和成长,卧龙谷俨然成为了一个小国。

豢龙城的建设和以后的每一次加固,都遵循能够俯瞰城内、纵览城外、眺望远方、自由配置城内士兵、悉知城内动向、防守之际可自如传达命令、可轻松御敌、可无视射来的箭矢弹丸、可以在特殊情况下自如的调兵遣将等遗训,越修越高。

而当时护送老祖宗的得力功臣卫家则成为大权在握的权臣,反观身为豢龙氏嫡传的祁家却日渐衰微,驯龙术一个使得比一个糟糕,就连往昔服服帖帖的龙也骑到祁家人头上撒野。

偏是如此,武道出身的卫家却精英频出,个个年少有成,单看现任卫家家主卫靖远便可窥其全貌。

卫靖远继承了卫家自古以来的优秀风骨,做事风风火火却又滴水不漏,堪称文能提笔治城邦,武能下地灭众龙。年方双十的他已经接下他爹手上的掌家之位,同时也在我抽中城主为当天受赐“公卿”的大印,成为豢龙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卿大人,并成功刷低历代公卿的年龄线。

此外,这厮竟然在十六岁那年便独自驯服凶猛傲气的应龙,成为驯龙成功的第一个外姓人。

要知道应龙是所有龙中唯一会飞的龙,也是公认的最凶暴难驯,就连我大祁家也只有老祖宗祁累驯服过。而作为堂堂豢龙氏嫡系传人的我大祁家,血脉延续至今竟没有人能办到,真真是丢尽了老祖宗的脸……

祁家旁系人不少,远亲的三姑六婆、七伯八叔的少说也有千百来口人,其中也不乏驯龙术小有成就者。

虽然比不上卫家,但是和我这支嫡系血脉的人相比也强上数倍,可每次抓阄都如同被施了什么妖术一样,那张画着龙的纸片偏偏落在稳坐城主之位的那个人的孩子手中,而且还是驯龙术学得最糟糕的那个……

所以我怀疑每次抓阄都是卫家从暗中搞的鬼,目的就是控制豢龙城的主导大权,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

我正想间,应龙已飞到豢龙城的上空,下面密密麻麻站了许多人。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我不禁心虚起来,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跑路的继任城主,我想我已经成功拉低了祁家人给老祖宗丢脸的底线。

“到了。”卫靖远率先跳下龙背,一双狐狸眼直勾勾看着我。

瞥了他一眼,我在众人的议论中地跳下龙背强端着架子回城。卫靖远跟在我身后,不近不远地走着,我感觉后背冷飕飕的极不舒服,双脚有些发软。

我想我是斗不过卫靖远这只“狐狸”的,我要是真成了继任城主也是一个悲催的城主!

我才走到内城的门口,就看见玉树临风的二哥祁灵宇正一脸忧心地站在那里。

他的身后是一条摆着尾巴的小龙,这厮是负屃的后代,头上长着一对儿珊瑚树似的角。此时正好奇的歪着脑袋看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