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医妙手公子

更新时间:2021-09-11 04:57:54

神医妙手公子 连载中

神医妙手公子

来源:落初 作者:素年景时 分类:言情 主角:袁琉王朝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医妙手公子》的小说,是作者素年景时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落月王朝数百年来主宰天下,表面国富兵强雄霸天下,实际上政权腐朽民不聊生,一代豪杰为国捐躯却被奸人诬陷,妙手公子横空出世,素手搅动风云,为忠良平反,为百姓谋生,为世人上演了一出无法复制的旷世英豪大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月城的西南郊,有一座怪石嶙峋的入云孤峰。

整座山上被繁茂的紫藤树覆盖着,山顶矗立着一颗千年紫藤树,盘根错节的枝丫上挂着一串串紫得发亮的碎花,远远看去如紫色瀑布般倾泻而下,煞是壮观。

这座山上的紫藤花常年盛开,四季不败,因此被大家称作紫藤山。

紫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向来都是江湖门派争夺的宝地。

据说三百年前落月山庄的庄主一人剑挑天下豪杰,技压群雄后夺得紫藤山,在山上建立了落月山庄。

经过数百年沉淀,落月山庄至今已成为天下第一庄,落月山庄不仅财力富可敌国,而且武力上也是称霸江湖。

江湖传言,落月山庄掌握着落月王朝的经济命脉,因此落月王朝历代掌权者对落月山庄都采取恩威并施的策略,使得落月王朝的经济发展与王权发展相互制衡,最终形成了两虎并行的局面。

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落月王朝的历代掌权者费劲心力想将落月山庄取而代之,怎奈落月山庄的历代庄主千方百计保全自己。

他们虽无不臣之心,但也不想任皇权倾轧碾压覆灭。

落月皇室与落月山庄明争暗斗至今,已到了彼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落月王朝表面上看上去国富兵强,但实际上赋税繁重,百姓生活艰难,皇权统治风雨飘摇。

为此皇上想借妙手公子之手倾斜了落月王朝与落月山庄的天平。

此时,皇上尚不知道他的谋略为落月王朝带来了怎样的动荡。

紫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山下只有一条被阵法掩盖的暗道直通落月山庄,若擅自闯入则非死即残,真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堑之地。

慕容浅川带着妙手公子到达紫藤山下时已是卯时四刻了。

他停下脚步对大家说:“我们现在到了紫藤山下,大家先下马原地少时休憩,也看看我们的紫藤山美景,一刻钟以后启程进山。”

妙手公子听到慕容浅川的话,用手里的折扇挑开马车车窗的帘子向外看望去,只见紫藤花如繁星般缀在细长的树枝上,远远望去如紫色瀑布一般一顷而下,煞是美丽。

他莫名就想起了玉山,想起了玉山的凤凰林。

慕容浅川看妙手公子望着紫藤山发呆,走过来朗笑着道:“哈哈哈哈,妙手公子被我们紫藤山的美景迷住了?”

妙手公子看着慕容浅川那得意的样子,忍不住腹诽道:多大人了,还这样小孩子气!

他微微一笑对慕容浅川道:“我没被紫藤山迷住,倒是被你的笑声迷住了。”

慕容浅川呆了一下,耳朵尖悄悄红了起来。

转身用手捂着嘴假装咳嗽了两声,然后对妙手公子说:“公子见谅!浅川是个粗人,没有那些雅致的小女儿情怀,看到公子颇为欣赏紫藤山,一时高兴失礼了。”

妙手公子尚未回话,就听得他马车里传来了一声类似小孩子的微笑的嘻嘻声。

慕容浅川心下怀疑,是不是妙手公子车里暗藏了女眷,正准备上前打探一番,怎知还未迈开步子,迎面飞来了一个类似包裹的东西,他下意识的就想挥开它,却见飞来的东西倏忽一下飞进了他怀里。

慕容浅川低头一看,手里抱着的是一个滚成一团球的漂亮小男孩,慌乱间他将小男孩扔到了地上。

妙手公子马车旁的红衣少年微笑着道:“袁琉,你还不赶紧起来,躺在地上等主子给你来把天雨散花呢?”

小男孩一个骨碌翻起来,边拍打衣服边委屈地大声喊道:“公子,你又欺负我,我不过是觉着少庄主说的有理,笑了一声而已!”

妙手公子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慕容浅川见小男孩纯真可爱,笑嘻嘻地问到:“你叫袁琉?你家公子不要你了,那你跟哥哥我骑马可好?”

袁琉歪着头看了他一眼道:“我还是跟着明月哥哥好了,少庄主的马看着没那么好骑,我怕半路上把我扔进绝天阵里去。”

慕容浅川轻咦了一声道:“你懂阵法?”

袁琉伸手摸摸鼻子道:“呃……懂一丁点儿。”

慕容浅川无语地道:“你都认出了这是绝天阵,这是懂一点儿的样子么?”

袁琉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妙手公子说:“少庄主别介意,这小家伙没谦虚,他确实是懂一点儿而已。时候不早了,咱尽快入山吧!”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踏入进山的暗道。

慕容浅川一早就将从二皇子手里截到了妙手公子,并带着他们即将入山的消息传给了庄主慕容云靖。

此时的落月山庄里,庄主慕容云靖正在与夫人霍茹雪指挥着下人为妙手公子收拾住处。

落月山庄依山势建立而成,山庄朱红大门前矗立着两尊威风凛凛的雄狮,一进门是一座假山,绕过假山是花红柳绿,水榭楼阁,雕梁画栋,莫不彰显着落月山庄的财力与地位。

落月山庄分为东苑、西苑、南苑、北苑四大苑。

东苑是武林盟各堂安置处和慕容庄主处理江湖事宜的地方,非武林盟之人不得进入。

西苑是庄主和庄主夫人居住的地方。

南苑孩子们居住的地方。

北苑的接待贵客的地方。

落月山庄风景最美的地方在南苑,而最清净的地方在北苑。

慕容庄主接到少庄主传来的信息后,就开始与夫人研究将妙手公子安排在哪里居住的事儿。

慕容庄主对夫人说:“十年了,他终于要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些年在蓬莱过得怎样!”

庄主夫人叹息道:“是呀!一晃就十年了,这些年杳无音信,要不是当年我们想方设法送走的他,我都觉着他真的不在了。”

慕容庄主沉重地叹了口气道:“无论如何,总算是回来了。依着他如今的本事,只怕这落月王朝,要掀起大风浪了。”

庄主夫人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当年那些人,总要为自己的过去负责。”

慕容庄主看着夫人周身泛起的杀意,抬手摸了摸她的秀发,轻声道:“先别想那么多,等他到了,看看他有什么计划,咱全力协助他就是了。先给他安排住处吧!你觉着让他住在哪里好?”

庄主夫人想了想道:“让他还住在璃园吧!那里他小时候住过,这些年也一直为他保留着。他小时候喜静,虽然十年未见,想来在外这些年应该变化也不大。”

慕容庄主赞同地点点头。

庄主夫人安排了人去收拾布置璃园。

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庄主和夫人检查了一番。

刚回到大厅坐下,管家匆匆来报,说少庄主带着妙手公子一行进山了。

慕容庄主对管家道:“去南苑,将大小姐、二小姐和二少爷叫到大厅来,待会大家一起去山庄门口接迎接他们。”

南苑内部按照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分为梅园、兰园、竹园和菊园。

梅园由大小姐慕容素锦居住。

兰园由二小姐慕容浅浅居住。

竹园由二公子慕容浅熙居住。

菊园由少庄主慕容浅川居住。

慕容浅浅一大早听说大哥前往落月城接妙手公子了,兴奋地跑到梅园拉着姐姐素锦问道:“姐,你说哥哥能接到妙手公子吗?”

素景无语地看着她道:“接到了怎样?接不到又怎样呢?”

浅浅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道:“如果接到了,当然是我们就可以见到传说中龙章凤姿、器宇轩昂的妙手公子了呀!”

素景抬手点着她如玉的额头道:“小丫头不见羞,你刚11岁,就知道看男人长啥样了,也不怕别人听见了笑话。”

浅浅笑嘻嘻地道:“呀,姐姐,我这不就跟你说嘛,又没告诉别人。再说了,我们是落月山庄的人,江湖儿女只要行的端,做的正是不惧流言蜚语的。”

素景好笑地看着她道:“小机灵鬼,就会狡辩,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浅浅抱着素景的胳膊,边摇晃边撒娇道:“姐姐,你说说嘛!哥哥能不能接到妙手公子呢?”

素景颇为无奈地看着她,语气略带迟疑的道:“应该能接到吧!”

浅浅一脸好奇的道:“你怎么知道呀?”

素景翻了个白眼道:“当然是猜的啦!”

浅浅嘟着嘴说:“讨厌,又忽悠我。”

素景抬手点着她的额头说:“你呀,脑子尽想着玩了,如果将玩的心思用在想事情上,指不定现在早知道结果了。你也不想想,皇上派二皇子在城门口等着,就是打定主意要拉拢他为己用,而妙手公子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屈居人下呢!想来他一定会想法子推了二皇子。如果他真推了二皇子,那哥哥肯定会想方设法请他来山庄的。”

浅浅眨巴着一双星星眼,满目崇拜地看着素景道:“姐姐,你真厉害,分析得头头是道啊!”

素景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她道:“这,好多人都能想到,除了你!”

管家到南苑时,刚好浅浅拽着素景俩人笑着闹成一团。

管家见状好笑的摇摇头,心想也就二小姐能让素来沉稳的大小姐展现着活泼的一面。

浅浅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管家走了进来,她娇笑着道:“管家伯伯,什么风把您吹到南苑来了啊!”

管家哈哈大笑着道:“二小姐,庄主让老奴通知两位小姐及二公子去前厅,碰巧两位小姐在一起,看来老奴不用去兰园了。”

庄主素来很少要求两个女儿到前厅。

素景听说爹爹找他们去前厅,想来是比较重要的事儿,于是问管家到:“管家伯伯可知爹爹找我们何事?”

管家笑着道:“庄主不曾细说,不过老奴刚听山下守卫回报,妙手公子随着少庄主进山了,想来和这有关吧!”

浅浅一听妙手公子进山了,噌地站起来拽着素锦的衣袖就要去前厅。

素景连忙拉住她,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静。

而后笑着对管家道:“管家伯伯,请您告诉爹爹,我们整理一下稍后就到。”

管家拱手答道:“好的,那老奴先去通知二少爷,然后再回禀庄主。”说完快步走出了梅园。

管家走后,素景对浅浅道:“估计爹爹要咱们一起去迎接妙手公子,你不准备换件漂亮的衣服再过去么?”

浅浅闻言扭头冲出了梅园,边跑边喊道:“姐姐,我马上回来啊,你等待我,咱一起过去。”

浅浅的随身婢女小兰跟在她身后喊道:“二小姐,您慢点跑啊!奴婢快追不上您了。”

素景见状摇了摇头。

转身对自己的随身婢女诗画道:“帮我把衣柜里那套紫色衣衫拿过来,让琴书打盆水给我净面。”

诗画边去拿衣服边说道:“大小姐,您已经很美了,再穿上那身紫色蛟人锦服,妙手公子一定会被您迷住的。”

素景嗤笑道:“如果他那么容易被人迷住,也就不会被天下人觊觎了。”

琴书正端了一盆水进来。闻言接过素景的话道:“就是,妙手公子那么俗气的话,小姐怎么会相中他呢!”

素景挥手弹出一颗珠子打在琴书身上,将她定在了门口。

自己接过她手上的水说道:“原本想带着你和诗画一起去看看妙手公子的,听你这么说,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和诗画出去,你带着大家好好守着梅园吧!”

琴书定在门口,一脸愕然地看着诗画替小姐梳洗更衣。

琴书见素景真的不再搭理她,顿时委委屈屈地对素景告饶道:“大小姐,您放了奴婢吧!奴婢给您梳一个跟您的衣服最相配的发型,保证让您看着既美丽又庄重,绝对让女人羡慕您、男人爱慕您,下人崇拜您……”

素景受不了二货琴书的唠叨,收拾妥当后,伸手点了她的哑穴。冷着脸说了句:“好好守着梅园。”而后带着诗画出了门。

素景在梅园门口遇到了收拾妥当的浅浅。

她梳着双平髻,穿着粉色碧蝉锦衣,白里透红的苹果脸上一双大眼睛分外明亮,忽闪忽闪的长睫毛好像刷在人的心上,令人心痒难耐。

素景看着娇俏的妹妹,忍不住笑道:“浅浅,你打扮这么美,让爹娘都看花了眼,还怎么迎接妙手公子啊!”

浅浅嘿嘿一笑,凑过来对素景轻声说:“姐,我主要想晃花妙手公子的眼,不是说他有一手活死人、肉白骨的绝技吗?看他能不能看在我美丽可爱的份上,收了我做徒弟。”

素景无语的摸摸她的发髻道:“小坏蛋,各种歪道理和小心思,赶紧走吧,爹娘等着呢!”

浅浅边走边歪着头对素景说:“大姐,你说二哥会不会盛装出现呢?”

素景努努嘴道:“自己看不就知道了么!”

浅浅顺着素景的目光望去,只见二公子慕容浅熙一袭浅蓝色素锦直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兰花宽腰带,上面挂了一块成色绝佳的墨玉,做工精良却又隐约有旷古神秘气息传出,脚上穿着白色靴子,靴子周围用金线描着祥云图案。

浅浅看到浅熙手持折扇缓步前来,嘴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个花蝴蝶,臭不要脸的又来抢风头。”

素景听到浅浅的话,低头闷笑了一下,立马用手帕捂着嘴佯装咳嗽。

浅熙虽然年龄不大但武功却在江湖排名很高,以他的耳目自然听到了浅浅的话。

他脚步一顿,微微闭眼瞅了浅浅一眼,拿着折扇的手微动,浅浅头上挨了一记闷敲。

浅浅顿时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一脸狗腿地对浅熙道:“呀,二哥,你武功又精进了不少呀!”

浅浅的狗腿和语调里的崇拜,熨帖了浅熙那颗蠢蠢欲动的好胜心。

他颇为傲娇地扭头,对两位妹妹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浅浅配合地点着头,一幅自家二哥理当如此厉害的模样。

素景笑着摇摇头,不再搭理俩幼稚鬼,自行向前厅去了。

浅熙和浅浅一看素景扔下他们径直走了,两人生怕去晚了被爹爹批,快步跟了上去。

三人到了前厅,还没来得及给庄主和夫人见礼,浅浅就跑上前去,抱着慕容庄主的胳膊撒娇道:“爹爹,好久不见,浅浅可想您了!”

庄主夫人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放下道:“我记得昨晚吃饭的时候你也这么对我说的。”

浅浅扭头看了一眼庄主夫人,笑嘻嘻地道:“娘,我也很想您的。”

庄主夫人笑骂道:“皮猴子,一点都没学到哥哥、姐姐们的稳重。”

浅熙道:“娘,小妹这会儿,心早都飞到紫藤林外去了,哪里还记得稳重二字啊!”

浅浅看看爹娘,看看哥哥姐姐,跺跺脚道:“二哥,你太讨厌了,不理你了。”说完把脸埋在了庄主胳膊里。

慕容庄主爱怜地摸摸她的头,笑着道:“小丫头,难道你二哥说的不对么!”说完与夫人相视一笑。

而后,慕容庄主对着孩子们道:“叫你们来,是因为刚才山下守卫回报,说妙手公子已经进山了,这会儿估计差不多要到了,咱们都去山庄门口迎接他们。”

慕容浅熙道:“爹爹,我带人出去迎接就好,您和娘亲还有妹妹们在大厅等候吧!”

庄主闻言摇头道:“若是别人,你去迎接足够了。但妙手公子来,我和你娘必须前去迎接。他是故人之子,十年前,是我联系蓬莱仙主带走他的,如今他学成归来,我理当亲自迎他进门。”

浅浅听爹爹这么说,一脸新奇地想插嘴问话。

浅熙见状嗤笑道:“小妹,你躁动的心又从紫藤林回来了?”

浅浅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花蝴蝶……”

浅熙俊脸微黑,伸手用折扇去敲浅浅的头,中途遭到了庄主夫人的拦截。

庄主和夫人对视一眼,无声的笑了笑,齐齐看着内讧的兄妹俩摇了摇头。

庄主夫人对二公子道:“浅熙,你是哥哥,让着点妹妹,别老欺负她。”

浅熙一脸委屈的想辩解啥,就听慕容庄主沉声道:“都别说了,我们去山庄门口,他们马上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