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惊世女皇:摄政王,约吗?

更新时间:2021-09-11 05:02:35

惊世女皇:摄政王,约吗? 已完结

惊世女皇:摄政王,约吗?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月染 分类:言情 主角:沈长歌 人气:

主角叫沈长歌的小说是《惊世女皇:摄政王,约吗?》,它的作者是月染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长歌从未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穿越了! 虽拥有着高高在上的地位,却是众人眼中的草包太子。 她倒要让这些人看看,她沈长歌到底是不是废物。 谁知,一不小心惹上个腹黑冷酷的男人,从此被他宠得无法无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11章:是不是转性了?

在春兰的搀扶下,沈雨薇有些虚弱地朝着寝宫走去。

路上,春兰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公主,您以后可千万别这样了,刚才差点没把奴婢给吓死,还好太子殿下及时出现。”

沈雨薇的表情有些严肃,声音却轻轻柔柔:“这次真的多亏了太子皇兄,我欠了他一个很大的人情。”

“是啊。”春兰点头附和道,“太子殿下当时二话没说,直接就跳进水里把公主救了起来,奴婢在岸边全看见了。”

沈雨薇抬眼看向前方,喃喃地开口:“总觉得,现在的太子皇兄,比以前更亲切了。”

她的话音落下,春兰想要接话,却被突然响起的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三皇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衣服都打湿了?”

听见声音,沈雨薇抬头望去,看见沈娉婷和沈青璃迎面走来。

于是,她赶忙快步上前,朝二人欠了欠身:“见过两位皇姐。”

沈娉婷托着她的手臂将她扶起来:“三皇妹,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沈雨薇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示意了春兰一眼。

春兰授意,出声道:“三公主刚才不小心掉进水里了。”

“掉水里了?!”

沈娉婷和沈青璃均是一惊,诧异又担心地看着她。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掉水里?有没有伤着哪里?”沈娉婷不停地追问,扶着沈雨薇的双臂,上下打量着她。

沈雨薇轻轻扬了扬唇角,说道:“多谢大皇姐关心,我没事,是太子皇兄及时出现救了我。”

“太子皇兄?”沈娉婷有些讶异,“你说是太子皇兄救了你?”

沈雨薇重重地点了点头:“若非太子皇兄,我只怕就要淹死在水里了。”

沈娉婷微微皱眉,暗想着,这太子居然会不顾自身安危去就三皇妹,还真是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毕竟,她们三人和太子的关系,向来都是很疏远的。

但转瞬,她便收起思绪,面上恢复一贯的温婉笑容:“那你可得好好感谢太子皇兄,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回寝宫换身衣服,别着凉了。”

沈雨薇轻轻颔首:“多谢大皇姐,皇妹先行告辞了。”

“去吧。”沈娉婷轻轻捏了捏她的小脸,笑着目送她离开。

待到沈雨薇走后,沈青璃走到沈娉婷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着沈雨薇那纤瘦的背影。

“皇姐,你说,这太子是不是转性了?”沈青璃喃喃地开口。

“或许吧。”

太子若真是转性,不再是以往那只懂吃喝玩乐的草包,这对于她的亲兄长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

翌日。

沈长歌虽身为太子,但奈何她草包形象深入人心,以至于,皇帝连每日的早朝都给她免了。

不过,这倒是让她乐得自在。

反正她也不懂那些治国之道。

于是,一早她便让薛炎陪她在院子里练拳。

一个时辰后,她已是大汗淋漓,但却丝毫不觉得疲倦。

“累了?”抬手擦去额头上的细汗,她瞥了薛炎一眼,笑道,“累了就歇会儿。”

“是,殿下。”薛炎应了一声,直接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

“殿下,喝口茶吧。”小顺子端着一盏茶来到沈长歌的面前。

沈长歌瞥了眼,左手叉腰,右手一伸便端起了茶盏,仰头便喝。

“殿下——”

“噗!怎么这么烫?”沈长歌皱紧了眉头,满脸的痛苦表情,伸长了舌头用手扇风。

小顺子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下:“殿下息怒,奴才本想提醒殿下的,都是奴才的错,还请殿下恕罪。”

沈长歌缓了缓劲儿,垂眸看着小顺子:“你这是作何?赶紧起来。”

而在她抬起头时,却瞥见宫殿大门处站着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正面色平静地看着她。

沈奕卿的神情太过平静,平静得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以至于沈长歌猜不透他此时在想什么。

“皇叔。”将茶盏递给小顺子,她朝沈奕卿迈近了两步,道,“皇叔既然来了,为何站在那里不进来?”

沈奕卿闻言,这才背负双手,迈步踱到她的面前:“见太子在练拳,不想打扰太子。”

沈长歌稍稍愣了愣:“皇叔来了很久了?”

“约莫有一刻钟。”

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沈长歌顿时有些无语。

他都来了一刻钟,她居然到现在才发现他。

是他藏匿的本事太好,还是她太过大意粗心?

“皇叔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收起思绪,她问道。

沈奕卿将背在身后的右手伸到她的面前,而在他的掌心里,安静地躺着一块碎银子。

“皇叔这是作何?”

“有人拜托本王还给太子。”

沈长歌猛然想起来,恍然大悟道:“是那个叫墨初的男子,拜托皇叔的吧?”

说着,她从他的掌心里拿起那块碎银子,忍不住笑了笑:“看来,这个墨初倒是信守承诺,这么快就还来了。”

“墨初?”沈奕卿微挑英挺的眉头,问道,“此人是何人?”

“诶?”沈长歌扭头看着他,眨了眨勾人的桃花眼,“我也不知道,就昨日出宫去皇叔府上,在路上认识的。”

谁知,沈奕卿闻言,眉头瞬间拧成一团,严肃地说道:“太子,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贵为太子,怎能什么人都能接触?”

瞧着他那一脸严肃的说教模样,沈长歌不以为然地摆摆手。

“知道了,皇叔不去当老师真是太屈才了。”

她的话,却是让沈奕卿的脸色陡然间阴沉了几分。

那深邃的凤眸中也藏着一抹不悦,周身更是涌现出一股摄人的寒意。

是他最近对太子太过和蔼了,以至于太子敢在他面前,这般没大没小,口无遮拦?

可不知为何,他却又觉得现如今的太子,比以前那个见到他就害怕的太子,更让他想要接触。

在他暗自沉思间,沈长歌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皇叔,你想什么呢?”

回过神来,沈奕卿微微撇开头,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本王今日前来,除了还钱,还是为了告诉太子。太子的身体既已痊愈,也该回太学院继续学习。”

哈?

沈长歌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回太学院继续学习是几个意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