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迷途的尘埃

更新时间:2020-05-22 13:43:58

迷途的尘埃 连载中

迷途的尘埃

来源:落初 作者:陈碧艺 分类:言情 主角:童馨曾庆斌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陈碧艺的原创小说《迷途的尘埃》,主角童馨曾庆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童馨从都市普通上班族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以及她坎坷悲哀的婚姻情感故事,她深爱的男友林皓在她怀了身孕后被妍儿告知患癌消失,她选择成了单身妈妈,生活一波三折、起起落落,偶然的机会顺利创业却因为遇人不淑财色两空落魄不堪,随着孩子的长大现实残酷的生活令她不得不向生活低头,经人介绍进入了婚姻的围城,但这场婚姻却使她陷入了无尽的苦难当中,为了生活无奈堕入夜场,在复杂的夜场里她努力着,自救着,最后获得了新生,赢得了自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金彩出来的童馨欢悦无比,她哼着歌儿走在路上。突然她想到南湾御景去看看,金彩的郭总不惜成本选中做宣传的到底是怎样的小区呢?童馨非常好奇。

金彩旁的公交站几乎每辆公交车都有经过南湾御景站的,童馨随意选了一辆靠站的车走了上去。这时还没到下班高峰期,车上还有些空的座位,她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安静地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高大宽敞的酒店大堂和明亮的便利店,还有飘出诱人奶香味的蛋糕店,以及模型模特儿身上套着的蕾丝长裙都让她感到亢奋,城中村的那些小商店从来没有给过她什么冲动的感觉。

公交车提前播报的“南湾御景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把童馨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她站到后车门的位置准备到站下车。

南湾御景果然有着帝豪之都的贵气,进入小区的两旁仿唐代建筑风格的围墙显得特别大气庄重,不远处的正中央是立着双龙戏珠古铜色雕塑的音乐喷泉,喷泉旁边铺着灰色大理石板的圆形广场就是童馨这周六要主持活动的场地,金彩公司已经提前和物业洽谈好在广场两边最显眼的地方竖起了可移动的宣传栏,这个中央广场是南湾御景房地产可对外开放的公益性广场,左边各种户外健身器材和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右边超大型的儿童游乐场笑声阵阵,一副欢快和谐的景象!

童馨在广场的木椅上坐了下来,此时广场里玉兰花形状的路灯已经亮起,草丛里伪装成石块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了舒缓的音乐声,她轻轻地倚在木椅的靠背上看着偶尔路过的人们,他们显得悠闲而放松,不像马路旁的人们那样形色匆匆,也不像她和刘娟那样每天疲倦得一下班就只想窝在家里哪也不去。

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于是从包里掏出小灵通给刘娟打了个电话:“娟,到家了吗?”

“没呢,公司临时加班了下,现在刚要下楼去。”刘娟把刚做好的报表放进抽屉关了起来提着蓝色的手提包走出公司。

“那你直接坐9路车来南湾御景,我们以后有玩的好地方了,我在中央广场右边一排木椅这等你!”

“好,等我!”

傍晚时分陆陆续续的有家长带孩子下来楼下的小区玩,儿童游乐场的孩子们嬉笑着互相追逐打闹着,在旁边陪同的家长们很熟悉地攀谈他们彼此都感兴趣的事。

刘娟和童馨简单地在旁边吃了碗沙茶面就回到了中央广场,她们悠闲地走在铺满了鹅卵石的小径旁,刚修剪过的小草丛散发着芳香的味道,童馨想起来小时候放牛时最爱看牛嚼草的样子,因为还可以闻到一股这样的草香味。

“哎呦......”远处传来了一声小女孩的尖叫声,一个八九岁左右长得像芭比公主的漂亮女孩儿被一个踩滑板的小男孩碰倒摔在石板上。

“快去看看!”童馨和刘娟跑了过去。

“宝贝有没有怎样?妈妈呢?”童馨蹲在小女孩面前扶住她问道,眼眶里都是泪的小女孩捂着膝盖摇了摇头疼得说不出话,但小小的手却掩不住磕破流血的膝盖。

“你们的爸爸妈妈呢?”刘娟看着吓得目瞪口呆的小男孩安慰着问道。

“妈妈回去楼下帮我拿水壶,等下就下来了。”小男孩轻声回应道。

“多多,怎么没练了?”一个穿着时尚休闲装的短卷发女人提着米奇的水壶走过来问道,她是小男孩的妈妈胡琳,童馨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在一本杂志上看过胡琳的照片。医学博士后的胡琳是A市市医院的外科医生,还是A市晚报养生专栏的知名作家。

多多一把抱住胡琳的腿哭着说:“妈妈,我把小妹妹撞倒受伤了。我不是故意的,妈妈快救妹妹......”

胡琳抱了抱多多,然后蹲下仔细查看小女孩的伤口,她仔细检查发现没伤到骨头只是蹭破了膝盖的皮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心疼地抚摸了下她的头望着童馨她们问道:“你们是她的?”

“我们是路过来这里玩的,小妹妹的伤口不要紧吧?”童馨急切地问道。

“原来是这样,你们真热心!那就麻烦你们帮忙照顾下两个孩子,我去楼上取医药箱帮小妹妹处理伤口,如果妹妹的父母来了你们先帮忙解释下,谢谢了。”胡琳亲了下多多便快步离开了。

靠在童馨怀里的小女孩被惊吓到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她玩着童馨小灵通上的白海豚挂坠开心地笑了,她开始和她们聊了起来,这孩子简直就是个小大人,一点也不生分。她说大家都叫她小丸子,她妈妈车祸腿受伤了刚出院在家修养没办法陪她到楼下玩,爸爸出国还没回来,平常上下学都是她自己打车来回着。

刘娟忍不住捏了捏小女孩的鼻子夸道:“小丸子怎么就这么棒呢?”

“那是当然啦,不然我的小伙伴们怎么都叫丸子哥呢。”小丸子骄傲地笑了,“看吧,她们来了!”

童馨循声望去,只见一群可爱的孩子们正手牵着手一蹦一跳地欢呼着跑了过来。

“呀,丸子哥你怎么受伤了,这样怎么练我们的拉丁舞呀?!”为首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嘟着嘴担心地说道。

“没关系呀,我可以为你们唱歌!”小丸子完全忘记了膝盖上的痛,她笑嘻嘻地和小伙伴们开着玩笑。

“我妈妈来了!”多多喊道,胡琳从家里提来了一个白色的医药急救箱,她温柔地帮小丸子清理着伤口,涂上消毒药水并给她贴上了卡通形状的OK蹦,小丸子坚强地咬着小嘴唇忍着没有叫出声来,童馨竖起大拇指给了她一个大大的赞。

“谢谢阿姨!”小丸子礼貌地向胡琳道谢着。

“真乖,但是今天得先回家休息,明天再下来玩好吗?你指路我们送你回家。”胡琳商量地看着小丸子和她的小伙伴们,小丸子有点不乐意了,晚上可是她和小伙伴们约好要一起玩的。

“小丸子乖哦,要听阿姨话,先回家去。明天好了才能下来广场参加姐姐主持的活动哦,给你们带白海豚来哦。”童馨话音刚落,孩子们便一阵欢呼。她们可喜欢这个白海豚了,在A市的海洋馆里就生活着两只活泼爱唱歌的白海豚。

“姐姐,你们得告诉我名字和电话号码我才准许你们回家哦!”小丸子调皮地拉住童馨和刘娟的手撒娇着。

“好啦,小人精!”童馨从包里拿出便签本郑重地在纸上写了她们俩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给她,“丸子哥需要什么帮助也可以打电话给姐姐哦,明天下午两点半过后姐姐都在广场这里忙。”

小丸子乖巧地点了点头向她的小伙伴们告别,她把写有童馨她们电话号码的小纸张小心翼翼地叠起来放进裙子前面的小布兜里,有点不舍地看着她们。

“小童,小刘,忘记了也得给我们多多留一个电话号码哦。”胡琳假装生气地说道。

“哈哈,还真忘了。多多滑板肯定滑得很帅,我们的朋友里不能没有他!”刘娟摸了摸多多的滑板俏皮地笑了。

“原来你们在宏声传媒上班呀,公司真不错把你们培养得这么好!“胡琳赞赏地看着她们,宏声公司是她舅舅一手创立的,她为舅舅公司有这样善良的员工感到高兴。

“谢谢胡姐,过奖了!那就麻烦您送小丸子回家了。”童馨学着电视里侠女的样子抱拳向胡琳道谢着,小丸子和多多被逗得哈哈笑了起来。

胡琳拿起医药箱和多多身旁的滑板起身说:“多多,帮妈妈扶好小丸子慢点走,我们一起送她回家哦。”

“丸子哥!多多男子汉!再见啦!”

“姐姐明天见!”

童馨和刘娟站在广场旁一直目送着胡琳她们离开,直到她们弯进小区里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夜晚的都市霓虹闪烁,来回穿梭在马路上的车辆看起来舒适耀眼,童馨和刘娟站在公交车上和一样要归家的寄居逐梦者们各有所思,默默地都不想言语。

回到出租屋,童馨坐在小桌子旁忙不迭地一边翻看郭总给她的那些资料,一边打电话给萧雄跟他确定周六的表演时间和请他帮忙订50只白海豚挂坠,这些白海豚是童馨要订来送给活动当天有参加互动的孩子们的,也是她跟小丸子她们的承诺。

“馨,你订那么多公司有报销吗?别又自己掏腰包哦。”刘娟刚洗澡出来,她听到就马上追问道,童馨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之前她还没离职的时候自己吃着几块钱的快餐还要为公司买新扫把扫地,那天穿着红色裙子的童馨扛着扫把滑稽地走进她们公司还引发了同事的哄堂大笑,她们给她取了个绰号“扫把红巫师”。

“自己订的呀,孩子们肯定都特别喜欢这个白海豚。”童馨扮可爱地呵呵一笑道。

“你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刘娟戳了她的脑袋无奈地说。

“好啦,亲爱的娟!”童馨放下文件夹搂了搂刘娟假装妥协。

周六上午到公司报备的童馨准备随同公司的的工作车一起赶往南湾御景和金彩儿童摄影的工作人员一起配合布置活动场地,她猫在办公桌旁对着方形的小镜子细致地补了下妆,涂上稍微有点艳色的那支口红,满意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着抿了抿嘴唇“啵”地一声给自己一个吻。

整理好自己,童馨的心情愉悦得想唱歌,她提起包哼着下午活动尾声要为大家献唱的那首张也的《家和万事兴》,放包里的小灵通叮咛咛地响了起来,童馨边在想到底是谁给她打电话的,她一接通就听出了小丸子的声音。

小丸子在电话里兴高采烈地说道:“童姐姐,我们下午可以在你的活动里表演吗?我妈为我们准备了光碟!”

“可以的,但是你膝盖上的伤不疼了吗?”

“早上胡阿姨有到家里给我换过药了,已经不疼了。我还会唱歌哦,我们学校比赛我第一哦!”小丸子骄傲地说,她妈妈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她。

“哇,丸子哥原来这么棒呀!那帮你们排进节目里,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童姐姐也让多多表演好吗?他说他会和滑板一起跳街舞呢!”

“好的,姐姐同意!”挂掉电话,童馨心里暖暖的,有了这些孩子们为助阵她更有信心了。

“小童,你好了没?我们要出发了!”宏声的音响师阿彬满头大汗地从地下室跑上来喊道,他们已经把活动用的设备都装上车了。

“哦哦,对不起!麻烦你了......”童馨抱歉地说,她紧跟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下行到10楼的时候,电梯门开了,童馨意外地看到一直都没再碰见的林皓居然走了进来,他穿戴得非常规整,手里拿着一小捆画布好像要出去哪里的样子。

“好巧我们又遇见了。”林皓退到童馨旁边站着小声说道。

“是呀,好巧!”童馨心咚咚跳着,林皓是她致命的敏感源,他一出现她的思绪就完全沦陷了。

“这是我名片,有空过来我们画室喝茶,我为你画张油画肖像。”林皓从斜跨包里拿出黑底印着几何图案的名片交给童馨。

“好的。”童馨接过名片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对他莫名的特别有好感。

林皓一走出电梯,阿彬就笑了:“小童,你俩啥时对上号了?”

“阿彬哥又开我玩笑了,才没有呢?”童馨羞涩地低着头说,脸上却甜蜜蜜荡起了笑意,该遇见的人是一定会遇见的,或许这就是缘分。

“还没有?你看你脸红得像秋天的红柿子了。”阿彬哈哈大笑起来,他大大咧咧的性格像邻家大哥哥让童馨一下子没有同事间的隔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