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青坞妖奇谈

更新时间:2020-05-22 13:44:12

青坞妖奇谈 连载中

青坞妖奇谈

来源:落初 作者:清舞霓音 分类:言情 主角:尹玉麟狄望春 人气:

清舞霓音新书《青坞妖奇谈》由清舞霓音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尹玉麟狄望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乱世当道,群妖横行。青坞城里六姓世家身怀绝技,斩妖除魔。《青坞妖奇谈》以单元故事为主,分别为《山中行尸》《老宅井底的新娘》《妾魂》《画中女》《骨灯》《幽冥渡》等,每单元各自独立,也串联主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官人你好比天上月,我为妻可比是月边星,那月若亮来......”

琼音阁中,狄望春舞着戏服,将才一曲《官人好比天上月》刚刚开了头,在堂中一些喝彩声里,一眼就看到了从琼音阁外走进来人,当时脸色就沉了下来。

旁边奏乐的人忽闻他停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慢慢停了下来。

禹桀本是坐在台下,觉察到狄望春的异样后站起身来,回过头,看到了不速之客。

宋宇臣一脸鄙夷地走进这琼音阁,瞧了瞧四周围,脸上连一分掩饰都懒得做了。

狄望春招招手,这旁边奏乐的,看热闹的,陪着练曲儿的就都散了,偌大的厅堂之中只剩下他们三人。“呦,这不是那个素以洁身自好自立的宋家大公子吗?今儿怎么有这闲心踏我琼音阁的大门儿听曲儿来了?不怕脏了你那高贵的鞋吗?”

禹桀低头偷笑,眼见狄望春和宋宇臣僵持在了那儿,也只得出面当个白脸儿。“小春,过门是客,宇臣怎么说都和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你不能对他有偏见啊。”

“是我对他有偏见啊,还是他对我有偏见啊?”狄望春自打瞧见宋宇臣可就没了好脸色,宋宇臣瞧不起他,他也瞧不起宋宇臣的假正经。

“我今日来,只是找你的。”宋宇臣完全不理会狄望春说了什么,径自转过身去向着禹桀说道,“我想见见你们在城外抓的那只狼人。”

“只是这样的话,你可以直接去禹家,我大哥他......”禹桀说。

“才不给他见!”狄望春又跳了出来,把禹桀挡在了身后,“宋家公子,你这算盘打得不错啊。那遇害妇人的家人你一早就接到宋家去了,也没给我们留下点线索,这听说我们抓了只狼人,就带着五伯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烧死它......”

“小春!”禹桀还是顾大局的,怕狄望春把几家的关系彻底弄僵了。

“怎么呀?我说错了?哼......就他这点小心思,以为谁不明白吗,怕咱们先找到线索,所以挑唆五伯伯这么一个老人家跑去闹一场,非要烧死狼人断了咱们的线索不可。可他没想到,四哥一己之力就能保下狼人,才变着法的想见狼人!”狄望春最是瞧不起宋宇臣这些故弄玄虚的把戏了,他可不像其他兄弟们,能纵容宋宇臣,给他留分面子,那些面上客套的他可学不会。

禹桀侧过身去,打量了宋宇臣一眼,“这......”

“哼,不必了,我自有办法。”宋宇臣冷傲地说,“狄望春,你以为没有我,你四哥就能破了这妖秽杀人的案子吗?”

“我四哥就是比你厉害!”狄望春一脸的大浓妆,一身戏服身姿婀娜,这硬是和宋宇臣呛起来,画面也是挺滑稽的。

宋宇臣可不想继续争执下去了,转身就离开了琼音阁。

“你就那么相信,你四哥能够捉住这次案子的真凶?”禹桀望着宋宇臣离开的背影,拍了拍狄望春。

“这还用问吗?”狄望春理所当然地回了句,扭过身去,摘了头上的发饰。“好好的心情都让那宋宇臣给毁了。”

“别这样。”禹桀过去哄他,“青坞城里开了家新酒楼,听说盐酥鸡做得不错,我陪你去尝尝?”

“真的?”狄望春一听,两只眼睛放光。

“真的,走吧。”禹桀推攘他去换衣服,语气宠溺,像是在哄一个被气坏了的小孩子。

......

“你还好吧?”尹玉麟把端来的饭菜放到地牢里。

狼人很警惕。

尹玉麟把饭菜往里面又推了推,然后起身退了几步。狼人见状,立刻冲上前去,将尹玉麟带来的饭菜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不时极有戒备地看着他,很小心。

“你,会说话吗?”尹玉麟一直都站在一个,可以令狼人感觉到安心的地方。“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成为狼人。”

狼人只顾吃着东西,如同狂风卷落叶一般,动作粗鲁,神态小心。也不知他听到尹玉麟的话没有,一点反应也没有。

尹玉麟认为眼前的这个狼人好像......有些奇怪。

这个狼人和他们之前抓过的妖秽不同,他身上还保留着些人的气息,所以他不是生来就是狼人......按照这个方向推理的话,他有可能是被狼群收养的,可为何他能够化身巨狼却让人琢磨不透。

见他吃的狼吞虎咽,尹玉麟觉着这一时半会儿他也不会停下来,就准备离开去陈家看看,能不能在那几具尸体上找到新的线索。

“你......小......心。”

三个字,一个一个地从嘴里蹦出来。

尹玉麟转过身,甚至有些不确定这三个字是不是从身后这个狼人口中说出来的,只是默然地看着他,狼人停下了动作正在望着他。

尹玉麟指了指自己,意思是询问狼人,刚才那三个字是说给他听的吗。

可关在地牢里的狼人却再也没有其他的反应。

你小心......他能够说话,但显然说话并不熟练,再加上,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狼人在提醒他小心?

“谢谢。”尹玉麟向着那狼人道谢,谢谢他的提醒。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狼人一定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样的妖秽躲在城外的山里,伺机准备着要杀人吸血。为何狼人会提醒他小心呢?

回到禹家的厅里,禹策和陈金枝都在。禹策问,“又白费了吧,那头狼人嘴硬的很,想要撬开他的嘴得到线索,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

“怎么,陈兄还没回来吗?”尹玉麟没有告诉禹策,关于狼人提醒他小心的事。

“我哥他被我们一个表舅请去了怀远城,表舅家里好像招惹了东西,所以把我哥请过去看看。”陈金枝是代替她哥哥陈子游负责这一次七具尸体勘验工作的,一身仵作的打扮,让她看起来并没有千金小姐那么娇气。“不过怀远城那边好像真的挺严重的,你们放心,我哥临走前已经把这边的事都交给我了,我的医术可未必比我哥哥差到哪儿去。”

“那是,那还用说吗?金枝你可一点都不比子游兄差的。”禹策大笑,“既然如此,那来看看,金枝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线索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