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深爱晚承

更新时间:2020-05-24 17:27:44

深爱晚承 已完结

深爱晚承

来源:落初 作者:燚煖 分类:言情 主角:松姐肖邦 人气:

主角是松姐肖邦的小说《深爱晚承》此文是燚煖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带着希望般光芒的名字,不用奋斗,不用努力,因为前路都被铺好了。计划好的人生里,出现的唯一的意外,就是这个女孩。让他心生怜爱,让他动心动情,让他执念难放。而她,天才音感,她的努力练习,终于爬到这个万众瞩目的顶点。这样的两人又是否能擦出火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有她看到一只用笑容鼓励自己的松姐终于没有笑的时候,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

应该结束也必须结束了。

如果松姐开不了口,就由我来好了。

“伶囹……”松姐知道自己隐瞒不了,拿出准备好的文件,准备跟她解释一下缘由,“其实社长的意思是……”

“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的。”莫伶囹摇摇头,接过厚厚的文件,“我会搬走,这里的一切都不会碰。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是墨伶囹呢。”

松姐那个时候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孩说的墨字已经不是那个莫,而是另一个字。还只以为她是在告诉自己莫伶囹到底还是个名人不会活不下去的。

干脆地签好字,没有看一行其中的各种补偿条款。

莫伶囹如和松姐初见时一样,微微笑着,缓缓着了起来,对着松姐深深地鞠了一躬:“长时间以来,谢谢你的照顾了。”

半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她不能再这样放任自己毫无目的地犹疑下去。

“房子不用这么急着推掉,房租已经交到了月底,你在那之前搬走就好了。如果需要找房子,我也可以帮忙的。”松姐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如果定好了搬家时间,记得通知我来帮忙。算是我作为你的经纪人最后的一次工作吧。”

“好的。”莫伶囹没有拒绝,虽然自己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到松姐了。

两个人和往常一样一起吃了晚饭。松姐的手艺一直都很好,这一天也和平时一样按照莫伶囹的口味做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粤菜。虽然一直都知道莫伶囹的资料写的是她是广东人,却从来没有听她说过粤语,反而是一口标准地有些过分的普通话。

“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你是广东人却说得这么标准的普通话?”松姐突然状似不经意地问。

莫伶囹突然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松姐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勾起嘴角说:“因为我在北方生活了很多年。”

“噢,原来是这样。”

两个人又继续沉默地吃饭。各怀心思。然后松姐麻利地收拾好餐桌,离开之前有些犹豫地说:“明天开始,我就要继续工作了……”

“嗯。我一个人没问题的。”莫伶囹点点头,“不过是一只手,生活还没有问题。”

“那么,再见。”

“再见。”

平静地有些过分的告别。

一年半的时间,不短不长。就这样画上了休止符。

莫伶囹看着松姐离开的背影,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或许从来都没有好好正视过这个经纪人也说不定。她以为松姐对自己的责任感,仔细想想其实已经早已超过了一个经纪人的本职工作。特别是这半年。为了自己这个没有价值的“钢琴家”放弃了自己正常可以继续的工作,还一直想要治好这支废手。

不过莫伶囹一直一头热地想着萨兰,根本没有顾忌过周围的人和事。

五年的时间,她虽然是为了一个没有结果的念想努力着,可是却是实实在在地活了一次自己的人生。

不知道当家,会不会再愿意接回她这个叛逆的孩子呢?

在公寓里只剩下自己的瞬间,莫伶囹突然很怀念自己在那个大宅院里的日子。穿着简简单单的汉服,几乎不和外界有任何交集,每天只要考虑怎么逃过老师的课和对付当家每天必然会出现的脾气教训。

其实仔细想想,那样的日子反而更单纯。

“我后悔了。可以回去吗?”喃喃的自语飘散在夜空里,莫伶囹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突然生出了一丝乡愁来。

原来所谓的家乡,不一定是自己生自己长的地方,而是自己心的归处。

莫伶囹消失了。

这是在松姐一周之后一直联系不到她,回到公寓找人的时候才发现的。

公寓里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她并没有离开一样。可是,柜子里的书和莫伶囹的箱子不见了。那些东西是唯一仅属于她的,和公司无关的所有物。

没有信。没有短信和电话。

她以这样极端的方式,干干净净地离开了。

松姐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结局,可是当真的面对这样的公寓的时候,才知道这种别离的滋味有多么酸痛。不是浓重的哀伤,却是长时间里一直隐隐作痛的毒瘤一般。

不断地折磨着自己。

提醒着她,这是她的罪孽。

莫伶囹犹豫了没多久,就选择了坐火车离开。一来自己的行李也不多,二来她也想要自己静一静。这半年来,松姐的过分关心让她的心从未平静过。终于能够毫无束缚地走一走,似乎也是不错的决定。

只是,她显然低估了当家的势力。

买票窗口,售票员告诉她这一天出发的所有车次都已经卖完了。

莫伶囹皱了皱眉,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并没有说话。

果不其然,自己刚刚拖着行李走出拥挤的队列,后面排队的人就顺利买到了票,自己身边也出现了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跟着自己的男人,一人死死抓着她的一只胳膊,压低声音说:“大小姐,得罪了。”

瘪了瘪嘴,莫伶囹没有挣扎,乖乖按照他们的指示离开了火车站,坐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你们要把我带去哪里?”莫伶囹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却还是有些不甘心地期待着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然而事实显然没有那么幸运。其中一个男人回头语气平稳地说:“回老宅。”

莫伶囹认命地耸耸肩,没有任何抱怨地乖乖接受安排了。

外面走了一圈知道了没有墨家身份的自己是多么艰难才能得到认可。所有现在突然变得心安理得接受这份别人为自己计划好的路线了。

至少能够挡去不少麻烦不是么。

“大小姐?”没有预料之中的挣扎和反抗,来“带”她回去的保镖们似乎也是有些不习惯。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曾经被莫伶囹折腾过多年的人,记忆中这个所谓的“大小姐”一直都是整个家族里最难对付的存在。从小就鬼灵精怪的,整人的招数绝对不带重样的。不过几年不见突然就这么听话了,着实有一种狮子突然改吃素的错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