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傲娇宫女:皇上的禁宠

更新时间:2020-03-11 23:49:48

傲娇宫女:皇上的禁宠 连载中

傲娇宫女:皇上的禁宠

来源:落初 作者:湮小汐 分类:言情 主角:曹昭仪楚韫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湮小汐的原创小说《傲娇宫女:皇上的禁宠》,主角曹昭仪楚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是身份卑微的宫女,又是受人摆布的细作。一朝入宫,以为是重生之地,却无奈阴冷、残酷更胜从前。隐瞒生女、探听圣意、打击贵妃….成为真正棋子的路上,她失去了尊严、朋友、乃至性命,却在收获着别样的爱情。三足鼎立的王朝,阴谋重重的宫闱,看她一介女子如何步步为营,周旋其间。“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变成我的禁宠,我要变作牢笼囚禁你一辈子!”某男望着远去的身影狠狠的说着,眼底却是铺天盖地的悲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目相对,鼻尖飘荡着浓重的血腥之气。

映着清冷的月光,眼前的男人一袭黑色长袍,面上亦是用了同色的黑布蒙面。入鬓的剑眉拧成了一团,光滑的额角渗着细密的汗珠。

小怜能清楚的感觉到脖颈上的手在颤抖,只是那双冷眸却依旧平静的盯着她。心中不禁一颤,什么人才会有如此的淡定神情?

“你是谁?”不经意间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而面前的男人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淡然的问自己,冰冷的眸子亦是闪过一丝讶异。

“你无需知道!”低沉磁Xing的声音带着些许隐忍,小怜下意识的望向了他的胸口。目光所及之处,有粘稠的黑血正渗湿衣襟向外流着。

“你中毒了?!”不顾眼前人眸中越积越多的肃杀之气,伸手欲要扯开他胸前的衣襟,却被他另一只流着血的手打落,脖颈上的力道瞬间加大。

“你是何人?”似乎从未受过这样的侵犯,眼前的男人眼底一片愠怒。

瞬间失去新鲜空气的小怜,发出声音都困难,更别说回答他的问题了。于是,对于他的质问,小怜只能冲他翻了个白眼。

不过,如此举动在他眼中却有了挑衅之意,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拖着她纤瘦的身子慢慢脱离了地面。小怜拼命的扒着脖颈上的手,却怎么也扒不开,恼怒的眸子里只剩下黑衣人那双不带温度的冷眸。

这一刻,她突然后悔,后悔自己方才轻了敌。原本以她的身手是完全可以抽身的,却没想到自己多余的“关心”,招来的竟是杀身之祸。

不过,好像忘了还有一件秘密武器,挣扎的双手不禁探向腰际,隔着夹袄开始慢慢的摸索。

一瞬,银光忽现,薄如蝉翼的匕首划过男人青筋暴动的手背,渗出一道赤红血珠。

脖颈上的禁锢瞬间全无,“噗通”一声,身子一下落地,眼前的男人亦是捂着手臂退后了几步。

如此的一番折腾,黑衣男人显然牵动了伤口,再加上此时身子中了毒,一口鲜血吐出后,男人虚弱的昏死过去了。

小怜亦是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想要走过去一探究竟,却发现花丛外,有细碎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

迅速闪身出了花丛,借着隐蔽的大树整了整已然凌乱的发丝,深吸了口气后,宛若方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平静如初的走向金华殿。

已然顾不得再探崇启殿的情况了,突发的意外亦是耽搁了些时辰,再加上这个不明身份的男人,若是与他一同被外人发现的话,那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了。回头望了眼身后越来越远的花丛,不禁加快了脚步。

回到金华殿时,已是四更天了,隐隐泛白的天际依旧寻不到黎明的丝毫生气。方跨进院门的小怜,便被心急如焚的阿嫦拖着向皇后寝殿走去。

“小怜姐姐,你方才去哪了?可把阿嫦急坏了!”扯着小怜的阿嫦一脸担心的问着。

“阿嫦我没事,只是方才曹美人让我去找些东西了。”

“姐姐没事就好!”依旧扯着她的阿嫦似乎并未在意她搪塞的话语,只顾闷着头向前走,显然,皇后寝宫应该发生了什么。

“阿嫦,斛律皇后怎么样了?为何所有人都去寝宫呢?”身边三五成群的宫女皆脚步匆匆的向寝殿方向走去。

“姐姐还不知,斛律皇后动了胎气,难产,至今还未诞下麟儿呢,曹美人命我们在金华殿每个方向跪地祈天求福。”祈天求福?曹滟儿也会如此迷信?

心中不禁疑惑,不再言语,加快了脚步。

寝殿外,已然黑压压的跪了一片对天祈福的宫女。透过孱弱烛光的雕花窗棂,传来斛律皇后撕心裂肺的痛吼声。

小怜和阿嫦走向一处空地,委身跪地准备祈福,却听得殿外曹美人的声音,“都去前院祈福吧,此处皇后需要安静。”去前院祈福?曹滟儿这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起身走向门外,却被曹滟儿唤住,“寝殿人手不够,你就留下伺候吧。”

小怜迟疑的停住了脚步,抬头对上了曹滟儿示意的眼神,回头向阿嫦点了点头,应声尾随着她进了内殿。

昏暗的烛光,丝丝蔓蔓的轻纱帐后,斛律皇后目露痛苦、张着嘴粗声的喘息着,凌乱的墨发揉搓着铺满了枕头,苍白的额际满是汗珠,葱白的十指因用力过度,指甲被生生的折断了。

又是一阵痛吼,接生的姑姑心急如焚的呼喊着,“娘娘用力!再用力些!”

“啊!不!我不生。。我不要生了!啊!”斛律皇后哭喊着,身旁伺候的清零姐姐看着自己主子受罪,亦是落泪不止。

“娘娘,你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不。。不行,我快不行了!我不要。。我不要生了!”

“姐姐,你不能不生了!若是今日你不平安诞下皇子的话,那姐姐你只能一辈子受穆贵妃母子欺凌了!”曹滟儿说着已然来到了斛律皇后榻前。

“曹。。曹美人,怎么会是你?你怎么。。怎么在这里?”此番话,让神志有些不清的斛律皇后瞬间清醒过来。

“娘娘,您方才昏倒时,是曹美人及时赶到将您安排好后,又叫来的接生嬷嬷!”接到主子询问眼光的清零解释道。

斛律皇后瞬间放松了一半的警惕,喘着粗气试探的问,“妹妹。可知你姐姐曹昭仪究竟被何人栽赃嫁祸而亡的吗?”

听此话,曹滟儿眸光显然一颤,恨恨的说道,“知道!之前太后已经给我说过,紫棠是受慕贵妃的指使陷害曹昭仪的,又因着曹昭仪死后,太后开始过问此事,慕贵妃便又起了杀心,暗中给紫棠下了毒,才让她在延姑姑训话时毒发身亡的。期间,太后纵然拿出了那日紫棠印了血手印的锦缎给我看过了。”

果然,自己的猜测没错,曹婕妤的死真的是穆肖钰所为!

“没错,一切都是穆肖钰这个贱人所为,只可惜了曹昭仪如此Xing情温婉的可人,竟会落得如此下场!”斛律皇后喘着粗气继续说道。

“这件事,妹妹既已知晓,今日前来便是盼着姐姐早日诞下麟儿的,让她们知道谁才是这个后宫的真正的主子!所以,姐姐,您一定要竭尽全力平安的诞下小皇子呀!”曹滟儿纵然一腔肺腑之言,脸上更是布满了诚挚之情。

“妹。妹妹所言极是!只是。。是儿是女一事。。”斛律皇后秀眉紧蹙,似乎有什么顾虑。

“此事,姐姐大可不必担心!接生的姑姑是妹妹带来的,至于其他人,一个是您的贴身丫鬟,另一个是。。”曹滟儿回头将小怜拉到了斛律皇后面前。

“想必姐姐一定知道她吧,曾是宣光殿的下人。当时姐姐能在她小命不保的时候,接她回宣光殿,必定是有您的打算吧。”简单的一句话,道出了小怜一直没有确认的事实,斛律皇后接她们回来就是为了让她们效命于她,以便打击穆贵妃的。

“妹。。妹妹果然冰雪聪明,懂得。。懂得姐姐的心思。”斛律皇后干涸的唇角扯起一抹儿浅笑。

“那姐姐,就放心的生吧!”曹滟儿满脸的殷切期盼,而小怜却清楚的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得意。

片刻。

“啊!”随着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过后,寝殿内传来一片响亮的孩啼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