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杀手情人之步步危情无弹窗章节目录全文阅读】主角季安豪王蕊

【杀手情人之步步危情无弹窗章节目录全文阅读】主角季安豪王蕊

时间:2020-06-23 04:54:25编辑:坐等 作者:Sumnus_S 人气:

完结小说《杀手情人之步步危情》是Sumnus_S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季安豪王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隔天一大早,白氏内部就炸开了锅,很明显的,白军已经回到了公司,所有人都在议论着‘dreambeauty’配方被竞争对手公司抢先公布了的的新闻

杀手情人之步步危情

推荐指数:10分

《杀手情人之步步危情》 第二章 命运弄人 免费试读

隔天一大早,白氏内部就炸开了锅,很明显的,白军已经回到了公司,所有人都在议论着‘dreambeauty’配方被竞争对手公司抢先公布了的的新闻。毫无疑问,刚从医院回到公司还没摸清情况的季安豪,前脚刚踏进公司大门,后脚就被人‘请’进了总裁办公室。

这么多年来,季安豪都恪守本分,被带进办公室的他心里忐忑极了,“总,总,总裁好!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白军的愤怒显然已经写在了脸上,原本面对着落地窗的他倏地转过了身来,“我问过秘书处的其他人,昨天Gavan是不是亲手把配方交到了你手上?”

虽然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听到这儿,季安豪心里也有了数,这事八成是跟配方有关,所以回答的是小心又小心,“是的,总裁。”

“那为什么今天早晨Wilson公司比我们早一步公布了香氛配方,更巧的是,他们的配方和企划方案都跟我们的一模一样?”

“这不可能,Gavan昨天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才把配方给我,紧接着就被我锁进了抽屉里。一定是Wilson公司的人潜进来偷走了配方,我…..”

“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我一个字都不想再听下去!收拾下东西立马给我滚出白氏,回家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季安豪顿时跪倒在了白军面前,“白总,请您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泄露的配方。我妻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等着做手术,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求求您,再给我次机会!”

“工作?”白军讽刺地瞪了季安豪一眼,“你知不知道我们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来包装这次的dreambeauty系列,现在好了,临近发表,配方被对手盗走了,你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吗?”说完,一脚踢开了跪在自己面前的季安豪,背过了身子,周围的保镖们见势,拽起季安豪往外拖。

“白总,我真的没有出卖公司…..”话没说完,季安豪已经被身强体壮的保镖们扔了出去。本就阴沉沉的天空此时开始下起了大雨,消去了丝丝夏日的暑气。心灰意冷地回办公室收拾了些东西,走到大门口的这段路真是无比的漫长,所有人投给他的都是异样议论的眼光。终于出了公司大楼,目光可及的范围里,一名护士穿着护士服走进了他的视线,身边紧跟着的还有他5岁的女儿心影。

看到季安豪出来,年轻护士赶忙地跑上了前去,“季先生,您太太现在的状况很不稳定,医生说如果再不动手术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季安豪还没来得及反应,心影就哭着抱住了爸爸的手臂,“爸爸爸爸,快去救妈妈!”

顾不得安慰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儿,“护士小姐,你看能不能让医院通融一下,我刚被公司辞退,一时间上哪儿去找那么多钱,算我求你,帮忙跟医院里说说行吗?先做手术,等我筹到了钱立马及给你们送去。”

年轻护士几乎是看着心影长大,他们一家处境的艰难,她怎会不知道,但医院就是医院,不是什么慈善机构,交不上钱,手术就做不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季先生,不是我不帮忙,来之前我就已经跟医院里说过了,可是一点余地都没有,您看…..”

护士话没说完,季安豪就好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似的冲了出去,原来,就在刚刚对话的那会儿功夫里,白军的妻子尹雨晴带着小儿子从车里走了出来。

时间仿佛在那一秒停了下来,那个被打扮的帅气逼人的小男孩,从车里下来的那一瞬间,视线就落在了不远处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女孩儿身上。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相遇。当时的小女孩或许因为太伤心,并没有注意到男孩,可是,他们的命运,却从这一刻起,紧紧地绑到了一起。

尹雨晴原来是要送孩子去学校,去的路上看到新闻得知配方被窃取的消息,于是立马带着孩子来到了白氏企业楼下。

车外,雨下的好大。司机恭敬地给夫人和小少爷撑着伞。不同于其他的阔太太,尹雨晴是个性格极其温婉的女人,看到莫名其妙冲向自己的季安豪,心里不禁有些害怕,紧紧地牵住儿子的手,本能地把孩子往身后拽了拽,生怕有什么闪失。

看到有人冲过来,司机自然也是机警地拦在了尹雨晴面前。

“夫人,请您相信我,这次的配方真的不是我泄露出去的,我妻子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命悬一线,求求您,看在我勤勤恳恳在白氏干了这么多年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吧!”或许是因为太着急的缘故,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对于此时的季安豪来说全部都是空话,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好心肠的总裁夫人是他最后的希望。

听到消息就赶过来的尹雨晴并不十分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看到这个7尺男儿扑通跪地的情形,她心里也已有了几分把握,看来,他那个‘心狠手辣’的老公又开始痛下杀手了。

“妈妈,雨这么大,这位叔叔全身都湿了,你就帮帮他吧!”对于7岁的白昊天来说,商场的尔虞我诈,利益权衡,对他来说还都太遥远,看着这个雨中下跪的叔叔,他只是善良地希望他的妈妈能够伸出援手。

不是尹雨晴心狠不想帮忙,只是她一向不会让自己卷进白军的商场纠纷,眼下事情都还没有整理清楚,她怎么能这么轻易地答应他的请求,但听着他的诉说,她心里又不忍断然拒绝。

没等尹雨晴开口,刚刚还站在公司门口的心影已经跑到了父亲身边,一双稚嫩的小手使劲儿地拽着季安豪的胳膊,“爸爸,你为什么要跪着?快起来。我们回去吧,外面雨这么大,如果感冒了,妈妈会担心的。”

看到雨水打湿了女儿单薄的连衣裙,季安豪心里有多少的不舍,但,他不能就这么放弃最后的救命稻草。

眼前这个稚嫩却比同龄孩子更懂事的小女孩,尹雨晴终于开了口,“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我向来不过问公司的事情,总裁的个性你也了解,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我帮你求情,他也绝对不会心软改变主意。雨这么大,难道你要让孩子也跟着你一起淋雨吗?赶紧起来吧!”

“我知道,以总裁的作风绝对不会听我解释。但我妻子现在正在医院等着做手术,没有这个月的工资,根本交不起手术费。求您跟总裁求个情,让人事处把工资给我行吗?求您了!”

实在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尹雨晴决定先解决燃眉之急,从包里拿出皮夹和笔,草草地开了一张5000块钱的支票,刚想递给季安豪,白军突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原来,门卫看到季安豪纠缠总裁夫人,立马通知了白军。

一把抢过尹雨晴手里的支票,狠狠滴瞪了一眼他这个菩萨心肠的妻子,“这种人也值得你可怜。”

“就算他再罪不可赦,他的妻子和孩子是无辜的。”她看到了白军眼里的愤怒,可她终究还是选择了帮他。

“总裁,不管你要怎么处置我都行,就当是施舍给路边的乞丐,求您把这笔钱给我,我的妻子还在医院等着这笔钱做手术。”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半点的慈悲心可言,但是,为了妻子,为了女儿,就算践踏自己的尊严,他也一定要拿到那笔救命钱。

“哼哼…我可不想落人口舌,说是我害死了你的妻子。你要这笔钱是不是?”话音落地,支票随着白军手臂扬起的弧度飞了出去,夹在了风雨中,“想要,就去捡啊!”

看着支票飘飘荡荡落在了不远处的马路上,季安豪几乎是下意识地冲了出去,风雨里,一阵紧急的刹车声传进了众人的耳里,一股股渗出的鲜血融进了雨水里,浸透了那张支票。

“爸爸,爸爸!你醒醒,你醒醒….”看着父亲在自己眼前被汽车撞飞,心影不顾一切地跑到了季安豪身边,雨越下越大,模糊了小脸上的两行眼泪。一旁的护士也顾不得风雨跑了过去。

没有电闪雷鸣的风雨里,一切都变得那么的寂静。血泊里的男人再也没有睁开眼睛,身旁的小女孩慢慢地哭累了倒在了地上,白色的连衣裙上,浸润的丝丝血迹那么的鲜艳。年轻护士疼惜地抱起小女孩消失在了风雨里,没有人知道后来小女孩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留下她腕上蝴蝶似的白色胎记,深深地烙在了那个7岁男孩的心上。

20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太多东西,当年那个善良的小男孩已经成了帅气多金的年轻总裁,而风雨里的那个瘦小身影也早已出落成了如花似玉的少女。光阴是个好可怕的魔法师,20年前的他们怎么会想到,再邂逅,一个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成了业界闻风丧胆的铁石心肠,一个则被仇恨侵蚀了心灵,成了离经叛道的冷血杀手。